综合要闻 新闻中心

姚乐野:我们为什么要纪念杨慎?

石维丹

2018年04月25日 12:00

美丽泸州,国窖飘香!今天我们四川省社科院和泸州市委、市政府在酒城泸州联合主办“第二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暨四川首届历史名人杨慎高峰论坛”,在世界读书日这个特殊的日子纪念这位明代的天下文宗——杨慎。

 

众所周知,20171月,中办、国办下发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为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实现其创造性转换和创新性发展,四川省委宣传部启动了“四川历史名人文化传承创新工程”,杨慎入选首批四川十大历史名人。那么,我们为什么要纪念杨慎?

 

杨慎(14881559),字用修,初号月溪、升庵,又号逸史氏、博南山人、洞天真逸、滇南戍史等。四川新都人,祖籍庐陵。正德六年(1511),24岁的杨慎状元及第,为翰林院修撰、任经筵讲官等高级职位。嘉靖三年(1524),杨慎36岁,因“大礼议”受廷杖,谪戍于云南永昌卫(今保山市)。其间虽亦往返于川滇,终未还乡,卒于戍所。父亲杨廷和历仕宪宗朱见濡、孝宗朱祐樘、武宗朱厚照、世宗朱厚熜四朝,官至东阁大学士、首辅。杨慎以毕生72岁的人生历程,为四川人文和历史乃至中国文化史,都留下了浓墨重彩的光辉篇章。我主要从以下六个方面谈谈我们今天纪念这位四川历史文化名人的意义:

 

第一、杨慎是有明一代在我国传统文化的创造及研究上,综合成就最高者。杨慎一生的文化贡献是多方位的。据相关统计,杨慎在文学创作上有诗2522首,词361首,曲249首,毫无疑问属于多产的作家;在哲学上,杨慎生于世代奉儒的书香门第之家,熟谙以儒、释、道三家为核心的中国传统文化。他不仅精通理学和心学,而且能够做到批判和纠偏;在学术研究上,其《丹铅总录》、《谭苑醍醐》、《艺林伐山》、《书品》、《画品》、《大书索引》、《金石古文》、《南诏野史》、《云南通志》、《云南山川志》、《滇候记》、《南中志》、《滇载记》、《记古滇说》等等著作,涉及天文、历史、民族、地理、医学、生物、金石、书画、音乐、语言、民俗等几乎一切当时文史哲技艺等学科。古今学者考证其著述甚至高达四百余种,而《升庵外集·序》称:“国初迄于嘉隆,文人学士著述之富,毋逾升庵先生者。”《明史·杨慎传》称他:“明世记诵之博,著作之富,推慎第一。”为此,我们一定要纪念他!

 

第二,杨慎用自己的一生,践行了中国古代知识分子对“立德、立功、立言”的不朽人生追求。在《左传·襄公二十四年》里,我们的祖先认为:“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从此,中国古代的知识分子牢记这三种人生的 “不朽”,在最高的人生境界上追求“立德谓创制垂法,博施济众”;在其次的人生境界中追求“立功谓拯厄除难,功济于时”;在最低层次的人生追求中也要追求“立言谓言得其要,理足可传”。杨慎的一生,奉行“临利不敢先人,见义不敢后身”的优良家风,全面完成了“三不朽”的人生目标:无论是早期切荐武宗朱厚照而不得采纳后的辞官归里,还是后来明世宗朱厚熜时代的“逆鳞廷杖”,还是放逐云南期间的止恶扬善造福一方,都是立功的始终如一的实践;其四百余种的著述和三千多篇文学作品,又是其立言的勤勉践行;而就在其勤勉立功和立言的过程中,最终完美实现了“立德”的最高追求。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情怀,也是非常伟大的功业,只有古代少数最优秀的知识分子才能全部做到,而杨慎就是其中的一位,所以我们一定要纪念他。

 

第三、随遇而安,积极参与滇蜀地方文化建设。“用之则行,舍之则藏”,即使是孔子和颜渊,也以此为合理的人生信条,但对于杨慎而言,竭忠尽智,死而后已,似乎才能概括其性格特征。在杨慎贬谪的时代,云南永昌交通闭塞,文化落后。杨慎以高度的文化责任感和民族平等之心,立足这块文化荒原,“以文章魁天下,以文章教后学”,带动和培养了一大批云南本土作家,甚至是少数民族作家。除了跟随左右从游的“杨门七子”张禺山(张含)、王钝庵(王廷表)、杨弘山(杨士云)、李中溪(李元阳)、唐池南(唐锜)、胡在轩(胡廷禄)、吴高河(吴懋)外,还有董难、李东儒、木土司等等,皆出其门下。杨慎表彰云南作家,将云南作家推向全国。永乐以后,滇人在文学上已有不小成就,但在全国影响甚小。杨慎入滇后,对文学之士,多题咏褒奖,有效地扩大了对云南的宣传。杨慎过宣威,对扶持后学做出成绩的缪良玉,榜其宅为“瑞室”。杨慎居安宁,曾为杨一清立“杨文襄公故里碑”,并题“四朝元老,三边总戎,出入将相,文德武功”。 张含因得杨慎推崇而声名远播,昆明人郭文因杨慎表扬而具有全国性的影响。挚友简绍芳、永昌张含、大理李元阳、开远王廷表、晋宁唐池南、昆明胡廷禄等云南作家的作品还广为《四库全书》或《明史》收录。不仅如此,杨慎的《滇程记》、《滇候记》记载西南地理、气候、民俗等;《滇载记》、《南诏野史》记载云南珍贵的传说和历史;他又深入蛮荒,放歌“桑间濮土”,“上下旁搜,左右采获……复采诸家,择其菁华。”广泛收集当地民间传说、神话、歌谣、谚语,创作极富边地特色的文学作品。他编唱的《二十一史弹词》:“以历代兴亡陈迹,托为街谈巷议之俚词,俾樵夫牧歌,亦得取是词而唱之,真可为雅俗共赏者也。”杨南金在《升庵长短句序》记载有“昔人云:吃井水处皆唱柳词,今也不吃井水处亦唱杨词矣。”

 

杨慎不仅深沉的挚爱和关怀彩云之南的多彩文化,也同样在漫长的困顿岁月里,不忘乡梓,回馈蜀民。他只有几次短暂的回乡机会,却受四川巡抚刘大谟之聘,编撰了《全蜀艺文志》。《全蜀艺文志》收录四川境内作家诗文1873篇,其中有350余篇不见于其前的文献。其中,宋代范成大《益州古寺名画记》、元代费著的《氏族谱》《器物谱》《笺纸谱》《蜀锦谱》《钱币谱》《楮币谱》《岁华纪丽谱》等都是非常特殊的四川地方文化文献。为此,我们一定要纪念他!

 

第四、在中国文化史上,杨慎成为文化史上的一个奇迹。他既是明朝“三大才子”之首,也是中国古代文化史上最有成就贬谪之人;在整个明朝270多年间,共产生了90多名科举状元,而他是唯一的一位四川籍状元。清乾隆年间编修的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部类书《四库全书》,收录杨慎作品的规模最大,位居第一。杨慎的哲学思想也是最具代表性的,他成长在程朱陆王的理学发展鼎盛的时期,王阳明“克服私欲,回复良知”以成圣贤的心学对杨慎影响尤为明显,杨慎冒死“大礼议”事件即可看出。流放云南之后,杨慎的哲学思想开始走向更为博大和包容,对宋明理学进行批判,老庄思想和道家哲学开始成为他的精神支柱,并创作了极具道家宗教意识的《洞天玄记》。在杨慎精神上受到重创之时,佛教思想也得到了他的关注,杨慎常与佛道人士交往唱和,常拜访名寺古刹,编撰有佛教专著《释藻集》六卷。综而论之,杨慎完成了儒释道三教的融汇贯通,是宋元以来中国知识分子对文化传统的集大成者。2017年,经四川省众多专家学者的一致推崇,杨慎与大禹、李冰、扬雄、杜甫、苏东坡等历史名人一道入选首批四川十大历史名人,这是四川人民对这位文坛巨子道德、功业和文化成就的充分肯定。据说云南寺庙里供奉最多的像就是观音菩萨、诸葛亮和杨慎,滇蜀之间至今还有众多关于他的民间传说,这正是他被人民怀念、尊重的生动实例。为此,我们一定要纪念他!

 

第五、哲人日已远,典刑在夙昔。杨慎崇高的品德和渊博的学识,感召着我们对他更为持久和深入的研究。无论是在其生前还是身后,杨慎都赢得同时代以及后人的高度评价。明代简绍芳称他:“凡宇宙名物之广,经史百家之奥,下至稗官小说之微,医卜技能、草木虫鱼之细,靡不究心多识。”王世贞称:“明兴,称博学、饶著述者,盖无如杨用修。”周逊称他为“当代词宗。”李卓吾称他才学卓越,人品俊伟,并预言他:“光彩焕发,流光百世”。他感叹:“岷江不出人则已,一出人则为李谪仙、苏坡仙、杨戍仙,为唐代、宋代并我朝特出,可怪也哉?吁!先生人品如此,道德如此,才望如此,而终身不得一试!故发之于文,无一体不备,亦无备不造,虽游其门者尚不能赞一辞,况后人哉!” 明代另一著述等身的学问巨匠焦竑十分推崇杨慎,不惟专心搜集杨氏著作,校对订正,编辑成《升庵外集》一百卷,刻板传世,还在《升庵外集题识》中盛赞道:“明兴,博雅饶著达者,无如杨慎先生。”顾起元在《升庵外集序》中说:“文人学士著述之富,无逾升庵先生者。至其奇丽奥雅,渔弋四部七略之间,……唐宋以来,吾见罕矣。”袁宏道把他等同于汉刘向、唐王仆射、宋苏子瞻以及明李卓吾一般人物。张燧说:“升庵博洽似张茂先(张华),诗文似庐陵(欧阳修)、眉山(苏东坡)两先生,坎壈过汉之贾长沙(贾谊),而经术解悟直越宋之程(程颐、程颢)、朱(朱熹)而上之。有升庵而当代之人物可与往哲争衡矣!”王夫之称其诗是:“三百年来最上乘。”清代纪昀称其可以位置郑樵、罗泌之间,“在有明时期固铁中铮铮者矣。”又谓“其诗含吐六朝,于明代独立门户。” 清胡薇元《岁寒居词话》评价:“明人词,以杨用修升庵为第一。”今人陈寅恪亦称:“杨用修为人,才高学博,有明一代,罕有其匹。”为此,我们一定要纪念他!

 

时至今日,越来越多的专家和学者正在从不同的角度,对杨慎做出更为全面、细致、深刻的评价。据统计,对杨慎进行专题研究学术论文和学位论文约有1200余篇,这一成果数量,与对李白、杜甫、苏轼的研究成果相比,还是比较少的,还有研究的拓展空间。在研究专著方面,影响较大的有《杨慎学谱》(王文才,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杨慎诗话校笺》(杨文生,四川人民出版社,1990)《杨升庵丛书》(王文才、万光治主编,天地出版社,2002)《杨慎诗学研究》(雷磊,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 2006)《杨慎诗话新笺证》(王大厚,中华书局,2008)《杨慎评传》(丰家骅著,南京大学出版社,1998)《杨慎文学思想研究》(高小慧,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杨慎研究 以文学为中心》(杨钊,巴蜀书社 , 2010)《杨慎与杨门诸子研究》(姜晓霞,复旦大学出版社,2015)等。我们期待分享各位专家学者更多、更好的研究成果。

 

第六、泸州作为杨慎从四川新都到云南永昌之间的必经之地,注定与杨慎的一生有着不解之缘。又因为杨慎的在泸州有诸多亲友,杨慎的姨父韩仓雪是泸州的名门望族,被封为泸州昭勇将军。大表弟韩明袭父职为指挥使;二表弟韩学可是当时的泸州名士。更有好友章后斋、曾玙、张佳胤、熊南沙、简绍芳、薛曲泉等人。杨慎在泸州留下了大量的传世佳作,最广为人知的就有词作《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诗歌《宝山春眺》《南定楼》《东岩礎月》《白塔朝霞》《余甘晚渡》《龙潭潮涨》《玉蟾寺》《会津门观江涨》《江阳病中秋怀》等。杨升庵为泸州城门会津门题写的匾额“凝光门”(惜已不存),泸州北岩寺,至今还可见杨慎亲笔题写的“江山拱秀”大字。杨慎好友简绍芳《升庵年谱》称“往复滇云十四回”,“侨寓江阳者十余年,交游日众” ,晚年更是因为对明世宗的绝望,而考虑在泸州终老,杨慎把泸州当成了第二故乡。今天我们与会专家与泸州人民一起,济济一堂,相聚泸州来讨论他,研究他,正是秉承古人“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的精神而对他做出的最好怀念!

 

最后,我谨代表四川省社科院的全体参会同仁,祝本次“杨慎学术论坛”取得圆满成功!衷心祝福与会专家和同仁身体健康,顺心如意!

 

(本文系我院副院长姚乐野教授于2018423日在“第二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暨天下文宗·四川首届历史名人(杨慎)高峰论坛”上的演讲)

]]>

2018年04月25日 08:08
1195
“藏羌彝走廊民族问题与社会治理协同创新中心”在我院挂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