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研究 理论研究

由川剧《易胆大》看四川的本土文化

钱翥

2017年04月17日 12:00

文·陈逸珂
中国戏剧2017年第3期

由川剧《易胆大》看四川的本土文化
文·陈逸珂

川剧《易胆大》是巴蜀鬼才魏明伦先生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根据川剧传奇人物“铁胆棒子”易胆大的真实故事改编,由四川省川剧院演出后便在中国戏剧界引起巨大轰动,囊括了几乎所有的戏剧大奖。故事讲的是:川剧三和班在龙门阵上演出,当地恶棍麻大胆觊觎三和班当家花旦花想容的美貌,便对花想容的丈夫九龄童百般刁难导致九龄童累毙舞台。为了复仇,易胆大让花想容拜龙门镇上的骆善人为干爹,利用骆善人的势力引麻大胆跳下舍身崖最后装死被麻五娘打死。正当大家为报仇成功而欢喜时,骆善人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欲逼花想容就范。当易胆大设计除掉骆善人时发现花想容已经自尽。

生活中的易胆大父亲是个打更匠。易胆大的本名叫易君义,小名叫小打更、易娃子,江湖人称“铁胆棒子”,他是奇人怪客,会很多功夫,最爱惹事生非,是个小混混,天不怕地不怕,当过兵,后来学戏,再后来当过土匪,他的社会经历丰富,喜好游戏人间,很崇尚关公的义薄云天。讲义气,好打不平,但也有时好坏不分、义气用事,是个性格复杂的人物。

一、《易胆大》中“袍歌”因素

《易胆大》剧中的一些人物身上,有着明显的“袍歌”痕迹。易胆大天不怕地不怕,讲义气,好打抱不平,江湖气质还是很重的。而反派人物麻五爷则是个劣迹昭彰的浑水袍哥形象,这个人物凶狠残暴、欺男霸女、鲁莽愚昧,演员夏昌荣的表演生动地将这一“害人终害己”的有喜剧色彩的悲剧形象发挥地淋漓尽致。麻五爷的一身装扮中,最引人注意的是他头上的戴的一朵红花。如果有人物耳旁戴红花,以示其骄淫好色的本性,这也是川剧中此类角色的一个标志性特征。

“袍哥”是四川地区平民文化中不可不提的重要部分,相传“袍哥”的说法有两种,一种是起自于《诗经》中的:“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之义,另一种源于三国时期的关云长,关云长在降曹之后,曹操对关羽以礼相待,一日见关羽身着的绿色袍服已经破旧不堪,遂命人为关羽制作大红锦袍一件,关羽将原来的旧袍子套在曹操所赠的锦袍之外穿在身上,曹操问他原因,关羽说:“旧袍是我大哥玄德赐的,受了丞相的新袍,不敢忘我大哥的旧袍。”所以由此可见不论“袍哥”发源于哪一种说法,都存在有古时四川的平民阶级对于“忠义”二字的向往和骨子里的硬气,而纵观全国各地各时期类似于“袍哥”的平民文化不在少数,如水陆码头的混混文化、替天行道劫富济贫的响马文化等等,但是笔者认为四川的袍哥文化最具特点。

“袍哥”独特性格的形成与四川历史上政治、经济的发展特点不无关系。自从李冰修好了都江堰两千多年来成都平原旱涝保收,加上自古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闭塞环境,造就了四川地区相对于独立、完善的自给自足的经济与农业体系。地势的偏远也使川人对于皇权的畏惧心远远不及其他地方的人,正是这样一种环境使每一个四川人或多或少具有了袍哥崇尚“忠义”的因子。所以自古才有“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后治”的说法,其根本的原因就是宽松的物质环境造就了川人所独具平民化的浪漫主义精神。这种平民化的浪漫主义精神就是我们所说的袍哥文化,也正是因为这样历朝历代任何一个政权在四川的统治初期都会受到川人很顽强甚至惨烈的抵抗和反击,这就是川人所独有的对于自己闲适生活的强烈的保护欲望。

袍哥文化有一定的历史传承,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也曾经对社会的发展起到过一定的积极作用。但后来沦为江湖帮派,也有很多劣迹。袍哥文化最早起源于明末清初的天地会中的一个分支哥老会,再到清中期的白莲教教徒的加入,之后到清朝末期,以袍哥为骨干的保路同志会,在孙中山同盟会指导下爆发保路运动,为推翻清王朝腐朽的统治打响第一枪,为辛亥革命的全面爆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袍哥既然能够作为辛亥革命的中坚力量,那么便充分说明了袍哥在当时的四川群众基础好,影响力大,能够得到四川农民阶级工商阶级认可。

《易胆大》中的许多人物形象瑰丽多彩,反差强烈,动人心魄,不能不说与袍哥文化有着很大的关系。

二、展示独特的川剧风貌

《易胆大》中的旋律和唱腔高亢有力,复杂多变,丰富多彩,很好地展示了人物的性格,推动了剧情的发展。剧中不但展示了丰富多彩的川剧音乐,也展现了川剧重要发展期的一段历史。如,在茶馆唱围鼓时,麻大胆强逼新寡的花想容唱《吊孝思春》,易胆大和花想容假借唱戏哭诉自己所遭受的冤屈被麻大胆打断,易胆大说了一句:“河道不同,这是弹戏路子” 这里的弹戏便是易胆大对川剧作出的一大贡献。

川剧,有五种声腔,分别为昆、高、胡、弹、灯,昆源于昆山腔,以曲笛伴奏常见剧目有《醉皂》、《花子闹街》、《东窗修本》等;高腔源自于弋阳腔,以无伴奏徒歌的方式演奏,通过和打击乐与帮腔的配合形成川剧所特有的帮、打、唱的演出形式, 常见剧目有《三跑山》、《怀玉惊梦》、《打神》等等;胡琴腔就是源于汉调和徽调用京胡伴奏的皮黄声腔体系,与京剧同宗,常见剧目有《梅龙镇》、《斩黄袍》、《杀奢》等等;弹戏则是以板胡为伴奏乐器的梆子体系常见剧目有《六月雪》、《大盘山》、《铡侄》等等;灯戏是由川北小戏演变而来用“胖筒筒”伴奏常见剧目有《滚灯》、《闹隍会》、《秀才买缸》等登。

川剧能有现在的五大声腔体系,其中的弹戏和登戏的完善与纳入川剧艺术的体系都和易胆大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易胆大被仇家所杀,但被一个采药的老人救活。伤好后,随马帮(广元一代)奔走于秦岭之间的马道。后来,易胆大辗转来到汉中天水。在汉中办起了戏班子,就是陕班子。

陕戏是秦腔的一个分支,它的特点是有秦腔的声腔,也有汉中的民间小调(迷胡又名迷胡子,乐器座子像个碗,亦有人称为碗碗腔。)流传与汉中、天水的民间各地。陕戏的来源是:有个汉口唱楚剧的艺人,流落在汉中,他把陕戏与楚剧的唱腔综合提炼,形成了汉中的独特戏,他把秦腔的板胡改为胡琴跟腔,保留了迷胡的本地特色,所以在汉中称为陕班子。由于其局限性,又是民间小调,连天水都立不住脚。

易胆大到了汉中,走投无路的时候,便找到了发挥他自己长处的地方,就是陕班子。这个民间戏班的生存很困难,易胆大帮他们找出路。易胆大本来就是唱戏的,又有办班的经验,陕班子很快就得到了扩大。易胆大为陕班子做了三件事:

1、他将陕班子由乡村带到了大城市。他很会社交,运用各种手段,将他们带到城市,到戏围子和茶园去唱戏。陕班子从以前到乡民手中讨钱的方式,变成在城市里戏围子买票的生存方式。生活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2、改进剧目的单一性。从死板老道变为新潮流,新戏新演。比如当时的时装戏,或与当地挂购的戏如《天水关》,还有当时满清末年影响极广的冤案如《杨乃武与小白菜》演出,他们还演出当初在当地发生的实时题材的戏如《杀子报》。

3、将陕班子引进四川。天水处于四川与陕西交接,经济不好,易胆大为了让陕班子能够有更好的发展,易胆大决定将陕班子带入四川,沿路有马帮帮忙,第一站就是广元。

陕班子所演唱的就是我们现在所能看到的川剧中的弹戏,唱腔高亢而不失委婉,既有汉中的粗狂,也有四川的精灵,粗中有细,虚字垫字较多,而虚字垫字的唱法不会落在实处经常是以喉音、鼻音、齿音一带而过,非常灵巧,指爪等小身法灵巧而有力,形成了一种独树一帜的声腔和表演体系。

陕班子进到四川,经过易胆大多方周旋和科学管理,将陕班子的名声打亮。而且在周边演出也很轰动。观众说:“我以为唱戏的都是川剧那样唱,没想到陕班子唱出来也很吸引人。”陕班子在嘉陵江沿线演出,遇到了裕华科社(如周裕祥、刘裕能、胡裕华、秦裕人等都是出自裕华科社)的创始人傅三乾,傅三乾人称“和事老”,他是大名鼎鼎的名丑,表演身段特好,特别是腿上的功夫。于是易胆大将陕班子托付给了傅三乾。傅三乾在带陕班子时既唱川戏也唱陕戏。后来傅三乾离开陕班子,就将陕班子的迷胡带到了川剧的唱腔中,在川剧中就称为“胖筒筒”。这样川剧中的灯调在有了“胖筒筒”的进入之后也逐渐完善成为川剧中一个特有的声腔形式——灯戏。

三、四川本土宗教戏剧的借用

在川剧《易胆大》中易胆大设计舍身崖,吓死麻大胆这一情节其实就是借用了目连戏的手法。目连戏在四川一带称之为《目连传》,有佛经中目犍连尊者影子,但故事的完成性方面来看更多的是承袭了敦煌变文之中的《大目乾连冥间救母变文》演员披头散发,白面黑眼,大红舌头,眼下画血泪演唱时几句一甩发,多用碎步搓步,腰包垂地似幽鬼飘动,唱念间以招军、唢呐等凄厉的乐器辅之。

《目连传》是一出宣扬因果、迷信荒延的神怪戏。表演的技巧多,戏剧造型场面大,如打叉、吃蜡烛、耍牙、吐火、上吊等高难度技巧,而唱词不多,音乐特殊,不管对川剧艺术懂不懂的人都可以接受。自古就有“一地一目连”的说法,目连戏可以称之为中国戏曲的活化石,因为旧时鬼神的表演手法玄幻诡异,在旧时代风靡一时,虽然目连戏源于宗教,最终却形成了一个普通人纵天说地的舞台。
]]>

2017年04月17日 10:27
414
从日本人巴蜀游记看四川教育变革的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