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经济社会发展研究 理论研究

构建返乡发展的命运共同体

——基于共识算法的返乡经济学

贾玲

2018年04月18日 12:00

李后强
川报观察2018.4.18

思想摘要:就本质而言,返乡创业就是一个现实版的“拜占庭将军”问题,而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在最大限度地凝聚返乡创业的共识,才能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形成牢不可破的返乡发展的命运共同体,从而大幅度地降低返乡发展的经济成本,实现多方共赢。

 

2017年,比特币由年初的 1000 美金左右暴涨至 20000 美金,引起世界瞩目。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比特币骤然兴起,为什么人们会信赖一个虚拟货币?

现代经济的核心问题是如何确保信用,从而降低成本,促使交易顺利达成。比特币的底层技术是区块链技术,区块链技术的核心是共识算法。简单的说,区块链就像一个大型数据库账本,记载着所有的交易记录。共识算法是在复杂网络环境,或者社会环境里,取得决策一致性的保障算法。由共识算法保证交易记录的连续、不可更改,从而为交易活动提供信誉保证。区块链具有去中心化、开放性、自治性、信息不可篡改、匿名性的特点,可以最大限度地保证所有的人都可以平等地参与经济生活。真实货币之所以能够用于交换其他一切物品,是因为其公信力背后由政府公信力保障,而数字货币背后的公信力保障就是共识算法。

为了便于理解,我们介绍一个著名的拜占庭将军问题。拜占庭(东罗马帝国的别称)想要进攻一个强大的敌国,派出军队去攻打它。为了协调力量,将军们需要互相传递消息,达成关于进攻时间和步骤的共识。但是由于传递信息的信使中存在叛徒,会干扰共识达成。在这种条件下,如何保证将军们行动一致?拜占庭将军问题的实质是在一个开放的系统中,如何保证个体行动的整体一致性,也就是所谓“分布式一致性”问题。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只有一种,那就是共识算法。共识算法解决的是对某个提案(Proposal),达成一致的过程。根据共识算法,拜占庭问题就转化为了对最大共识的寻找、确认和达成一致的过程。

目前对于区块链、共识算法的应用集中在虚拟货币领域,实际上,其在社会经济生活中的各个领域都有重要的应用价值,能够大大降低交易中的信用成本。对于川商返乡发展这个经济学现象来说也是一样的。返乡发展具有开放性、分布性、自主性、共识性。

首先,川商返乡发展是一个开放的系统,并不存在对参加者的准入限制,所有川商都可以便利地参与进来。其次,川商返乡发展是一个分布式系统,每个川商返乡发展的川商的行为汇总,才形成一种经济现象,具有经济社会意义。再次,川商返乡发展并不存在着一个固定的权威,每个主体都是自主决策的。最后,作为一种经济现象,返乡创业的川商群体内部、川商与四川省之间必须达成发展的共识,返乡创业的川商必须达到一定的规模,才能降低返乡创业成本。

所以,就本质而言,返乡创业就是一个现实版的“拜占庭将军”问题,而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在最大限度地凝聚返乡创业的共识,才能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形成牢不可破的返乡发展的命运共同体,从而大幅度地降低返乡发展的经济成本,实现多方共赢。

一、神奇的四川孕育出不凡的川商

“造化钟神秀”四川是中国最为独特的地区之一。从地理上看,四川处于中国第一阶梯向第二阶梯的过渡地带,边缘山地雄奇险峻,地势多样,青峰竞艳,丹壑争流。从物产上看,由于这种独特的地形,四川物种多样,物产丰饶,许多动植物为四川所独有(川金丝猴、熊猫、矮岩羊)。从气候上看,四川盆地虽然处于内陆腹地,却是海洋性气候,温度的年较差、日较差都低于大连、青岛等滨海城市。(这些城市都是大陆性气候,甚至上海也是大陆性气候,)四川是崇山峻岭围绕之下的“海洋”。从区位上看,四川位于中国位于大陆腹心,地势险峻,盆地面积就有16万平方公里,人口众多,资源丰富,其综合实力与一个中等国家相当,是中国最重要的战略后备地区。“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后治”。从文化上看,巴蜀文化雄奇绚烂、源远流长,在中华文化中独树一帜,蜀中才俊英豪、文人名士灿若星河。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四川这片神奇的土地注定要孕育出不凡的川商。一般认为,人有三性——生物性、社会性、符号性。在生物性上,四川的山川地貌、气候水土、资源风物已经浸入川人川商的骨髓、血液、基因里,人与自然在无意识中其实已经融为一体。在社会性上,四川与川商存在着血肉联系,这种联系是唯一的不可取代的,相隔几千里的亲人间总有某种“心灵感应”,最近取得突破的量子纠缠理论可以解释这一现象,这种远隔千里的即时通讯也只有量子纠缠能够做到、而且不被破坏。在符号性上,所谓“心由境生、心受境改”,环境注定会影响生活在其中的人,人会潜移默化地被环境烙上独特的印记。川人性格、川商精神就是川人川商的“符号”。

二、家乡情结是川商返乡发展的情感共识

(一)四川人有着极高的家乡认同感

2015年“零点指标数据”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四川人民有着全国最高的家乡认同感。在问题您喜欢哪个省/直辖市/自治区?调查显示,仅48%的人回答的是自己所在的省/直辖市,58%的人最喜欢的是外省。其中四川人对本省的认同度最高(82.2%),整体来看,来生还愿做本省人的不足一半(43.7%),56.3%的中国人下辈子都打算换个地方投胎。而四川人最想做本地人(85.7%)。

(二)四川人对家乡文化的依恋仍十分强烈

川人、川商无论走到哪里,都忘不了对故乡的深情,舍不下对亲人的眷恋“悠悠天宇旷,切切故乡情。”许多“少小离家老大还”的长者仍是乡音未改,对麻辣的喜好也使许多人口味不变,人走到哪里,故乡的习惯就流传到哪里,这也是川菜风行天下的原因。

回乡创业可以降低感情成本、旅费成本、生活成本、了结乡愁等。 经济学的“钻石与水悖论”——钻石无使用价值 但价格高,水有巨大使用价值但价格低,前者稀少,后者较多。亲情是钻石,价格更高。与家人一起创业、生活,幸福感、安全感、获得感更强。亲情是不可战胜的,赚钱是第二位的。回乡创业至少降低成本10%左右。

(三)四川人有回报桑梓的朴素情怀

富而思进,富而思源,富而思报,这是川人川商的优良传统。广大川商在开拓自身事业的同时,始终关心、关注家乡的发展和进步,积极投身四川经济社会化建设,为四川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广大川商发挥自身在资金、技术、人才、管理等方面的优势,积极兴办企业,极大地促进了四川经济的发展以及技术和管理水平的提高,推动了对外经济贸易合作的开展。广大川商积极捐资捐款、奉献爱心,特别是在四川汶川、雅安、九寨沟地震发生后,纷纷慷慨解囊、倾力相助,充分体现了人道主义的大爱情怀和血浓于水的同胞深情。

三、川人性格、川商精神是川商返乡发展的价值共识

川商自古以来就是带有独特地域特征的群体,四川独特的地理地貌、风土人情、文化传统,孕育出刚柔并济、智慧包容的川商。川商精神承继了川人性格中的固有因素,四川是历史上曾多次移民,来自天南海北的人们在四川这一宝地的山川河流、阳光雨露的滋养之中,形成了根植于心的川人精神,这是川商与川人、与所有用自己力量支持四川发展的沟通的基础。

川商精神就是水的精神,或者更确切一点是江河精神。水,有液态、固态、气态三态,可以随遇而安,可以坚硬难变,可以飘逸不见。“川”字本意为水,山川连用,分指高山、河流。四川水资源丰富,居全国前列,其中水资源以河川径流最为丰富,境内共有大小河流近1400条,中华民族的两条母亲河长江、黄河流经四川,号称“千河之省”。是四川的水、四川的河流赋予川商万千气象和内在风骨。

川,贯穿通流水也。——《说文· 川部》。按,象水直达之形。

(一)川人川商共有一种吃苦耐劳、百折不回的精神

四川盆地地势复杂,高山深谷纵横,从中冲决而出的滔滔洪水终归大海,川商出于对贫穷落后的抗争,对美好生活的追求,看似往往默默无闻,实则蓄志待发,一旦突破“瓶颈”,冲出“最隘一个峡口”——夔门,便大有一种誓不回头的志向,更有一番惊世骇俗的作为。

(二)川人川商共有一种兼济天下、忠勇牺牲的精神

“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这便是水的力量.在国家统一、人民安居乐业的时代里,四川人大多默默无闻,但在历史紧要关头,川人就会挺胸而出,表现出强烈的“忠勇牺牲”精神。(举例子,抗战)川商亦如是,川商如同深流的静水,在家乡人民召唤时,才真正显现出惊人的力量。2016年,四川省举办了首届川商返乡发展大会,全省共签约川商返乡项目360多个,投资额近1300亿元,掀起一番返乡创业热潮。

(三)川人川商共有一种敢为人先、开拓创新的精神

河道看似万古一律,但在江河诞生之初,谁又曾规定了河流的流向?向前的每一步都是未知,总是改变自己的形态不断寻找出路,或飞流直下,或曲折迂回,朝着目标奔流不息。川商是不缺创新精神的,在殷商时代,古蜀人就开创了以成都为起点的中外交流通道“南方丝绸之路”;世界上最早的纸币——交子诞生在四川;改革开放后,新中国第一家典当商行——华茂典当服务商行在成都开业。

四、新时代的四川机遇是川商返乡发展的利益共识

川商返乡创业是资本、技术、人才等经济要素跨地区转移和溢出的一个重要渠道。返乡创业是川商自身与当地社会有机整合的过程,返乡发展始于情感、和于价值,然而根据理性经济人假设,所有决策最终还是要回归理性,返乡需要报效桑梓的一腔热血,更需要凝聚四川发展的共识,寻找适合自己的发展机会、发展预期才是川商返乡发展的根本动力所在。

(一)川商返乡发展可以共享新时代治蜀兴川生动实践的机遇

十九大以后,四川与全国同步进入新时代,新时代要有新气象,会涌现新机遇。2018年春节来临之际,2月10日至13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四川视察,他深入到凉山州昭觉县、成都市郫都区战旗村、阿坝州汶川县映秀镇、天府新区等视察工作,就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以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央农村工作会议精神进行调研,看望慰问各族干部群众,极大振奋了四川人民团结一心、致富奔康的信心和热情。八千万四川人民期待着与全国全球川商携手奋进,汇聚起拼搏新时代的强大动能,全面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锐意进取,埋头苦干,推动治蜀兴川再上新台阶。这为川商返乡发展提供了新的机遇,具体说来,四川有以下机遇或者是“红利”正等待着川商投资兴业:一是转变生产方式,持续优化经济结构,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由经济大省向经济强省跨越的红利。二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发展现代农业,把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作为新时代做好“三农”工作的总抓手,推进四川由农业大省向农业强省跨越的红利。三是精准脱贫,坚决打赢精准脱贫攻坚战,贫困地区由被“遗忘之地”转变为四川经济发展腹地和动力的红利。四是推进绿色发展,建设美丽四川,把良好的生态优势转变为发展优势的红利。五是多重国家重大发展战略在四川叠加的红利,如西部大开发战略进入深化阶段、全面改革创新试验:军民融合、中国(四川)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天府新区建设等。六是四川布局战略性新兴产业的红利,如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高端装备产业、通用航空业、新材料产业、生物产业、新能源及新能源汽车产业、数字创意产业等。

(二)川商返乡发展可以共享中国区域经济经济格局调整的机遇

我始终认为,中国经济最大的回旋余地在西部,而借助良好的生态优势和交通条件的逐步改善,西南地区可以做到率先崛起。在西南诸省中,四川是当之无愧的龙头,四川是内陆开放的前沿阵地和西部大开发的战略依托,是支撑“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联动发展的战略纽带。

近年来,中国经济中的“西南现象”引起各界普遍关注,在中国经济已步入结构性减速的新阶段,区域分化走势日益凸显。东部沿海省市趋于稳定回升,东北经济遭遇“断崖式”下跌。而西南内陆主要省份则异军突起,不仅经济增速遥遥领先全国平均水平,而且新兴产业发展及产业转型升级方面表现突出、经济腹地成为开放前沿。2017年四川实现地区生产总值(GDP)突破3.6万(36980.2)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8.1%,增速比全国平均水平高1.2个百分点,在全国排名第6。如果把四川当做一个国家,在全世界排名,可以排到22位,超过比利时、挪威,大致与台湾地区差不多。可以预见,随着中国经济深度调整,“西南现象”还将持续很长时间,而四川将成为全国经济的重要“一极”,蕴含着巨大的发展前景。

(三)川商返乡发展可以共享四川破盆而出、连接世界的机遇

四川人从来不乏开放精神,在古代,艰难的道路也没有阻碍四川人冲出盆地,出川成龙。但是,“蜀道难”一直是困扰四川发展的瓶颈。而今,四川交通情况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铁路方面,成渝高铁、西成高铁、以及成贵高铁、成昆复线的即将建成通车。航空方面,定位为“国家级国际航空枢纽”的天府国际机场将于2020年建成,成都即将迈入双机场时代,成为国内大陆地区第三个拥有双机场城市。借助现代交通体系,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长江经济带将在四川完成“最短闭环”。

交通改善,瓶颈破除,四川发展如虎添翼。四川对外开放格局由首位城市单极开放向首位城市引领的全方位、全地域开放转变,许多过去偏僻南行的蔽塞之地将转变为发展的前沿,真正融入全球价值链,借力现代交通方式的便利通达和高压渗透,四川将在产业、人流、物流、信息、观念等各个领域“破盆而出”,各类要素的流入流出将更加便利,创造出前所未有的历史性机遇。

五、返乡发展的经济学原理

从根本上说,返乡发展是资源要素的转移,是利益主体的合作,而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合作必须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进行,是双方乃至多方真实的意识表示,在共识的基础上形成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命运共同体。

(一)返程效应理论

“返程效应”(return trip effect),就是当一个人去一个不熟悉的地方时,虽然距离一样,但返程感觉比去的时候时间更短。——返程效应符合我们的一般感受,而且心理学家已经证明,返程效应确实存在。有一种解释是返程效应与人的心态有关,人总是对不熟悉的地方有一种未知的紧张感,在去程,需要调动大脑的存储功能,飞速地容纳、记忆相关信息,这一种高耗能的心理活动。而返程则是记忆的释放,相对比较轻松,有生物学家统计,返程时,大脑耗能要比去程少17%-22%。将返程效应应用于返乡创业,由于地缘、血缘的相近,返乡发展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沟通障碍,基于乡缘、血缘搭建社会资本网络,实现互信,进而大幅度降低经济活动的成本。

(二)边际效应理论

边际效应是指在经济活动中,投入资源与最终产出的比例呈现递减的趋势,直至投入超过某一水平后,新增的单位投入会换来产出的下降。在消费领域,边际效用是指消费某一类产品所获得的满足感,随着数量的增加而呈现逐步减弱的趋势。心理上同样有边际效应。第一次接触到向往的事情时,情感最为强烈,第二、第三次就会变淡,直至乏味无感。川商早回乡、早得利,回来的早可以占尽各种资源和政策优势,率先在某一领域做出成绩,成为领先者。

(三)需要层次理论

马斯洛所说的人的“五种需要”(生理、安全、情感和归属、尊重、自我实现),几乎都可以在返乡创业的过程中得到满足。从生理需求上说,没有什么比家乡的饮食更能熨帖你的胃,最美不过家乡饭、最甜不过家乡水,在家乡的山水里入眠最踏实。从安全需求说,为了吸引川商回归,政府会出台各种措施,为川商提供健康的经营环境,保证川商的利益。从社会需求说,千百年来,中国都是一个熟人社会,市场经济的进程也没有改变“熟人”交际方式,家乡亲朋好友、知交故旧遍布,关系网络自然存在。从尊重和自我实现需求说,在返乡创业的过程中,川商会从普通商人成长为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社会影响力、社会认可度的公众人物、知名人士,实现自我价值的跃升,获得社会各界的尊重。

(四)人生圆满函数理论

中国人最讲求圆满,事业要做圆满,感情要处圆满,文章要写圆满。只有在感觉圆满时,才有真正的快乐和满足。川商从四川出发,两手空空去创业,在事业有成、腰缠万贯后又衣锦还乡,起点连接了终点,人生画了一个圆,实现了圆满。当然,这个圆中的内容内涵已经大大拓展。按照费马大定理,实际上存在着这样一个人生圆满函数,即Z2=X2+Y2,生命质量Z的平方等于生命长度X的平方加上生命高度Y的平方,或者更进一步Zn=Xn+Yn 。在返乡创业的过程中,川商可以实现生命高度的跨越,把利人利己结合了起来、把回报故乡与自我实现统一了起来,把乡情乡愿与价值创造沟通了起来,返乡创业是实现人生圆满的最好方式。

六、建设返乡发展的命运共同体

由于情感、价值等天然的一致性,川商返乡发展本就具备内在动力,这个驱动力取代了权威的控制力,当合适的机会出现时,这种内在动力就会驱动主体做出返乡选择。在寻找返乡发展的共识中,情感共识是源头、价值共识是基础、利益共识是决定因素。根据共识算法,要在开放参与、主体多元的系统中保持行动的一致性,最佳的选择是将各个主体团结起来建立命运共同体,才能以最小的成本最大限度地减少个体决策的随机性。川商返乡创业符合四川发展的根本利益,川商要树立“早返乡 早得利”的信心,四川要贯彻服务川商,就是发展四川的理念,推动返乡发展项目落地,最终实现川商返乡创业“再次腾飞”,在这个过程中建设川商与四川省、四川人民之间牢不可破的命运共同体,推动返乡川商与四川的共同发展、合作共赢。

(一)共担新时代历史使命

当前,四川正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引下,围绕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奋力谱写中国梦四川篇章。四川要把川商视作推动四川发展的重要力量建立川商返乡发展与治蜀兴川实践的战略连接。广大川商要贯彻新发展理念,在振兴实体经济、强化创新驱动、推进绿色发展、优化经济结构、助力扶贫攻坚上寻找创新创业突破口,投身治蜀兴川的时代潮流,在与全省人民一道创造更加美好生活的奋斗进程中实现自我价值,履行社会责任,践行川商精神。

(二)共建新型政商关系

现代经济是环境经济,哪里环境好,资源就流向哪里。四川要为川商提供更为优越的发展环境,要从整体上建立川商返乡发展规划,密切川商四川各部门、各地区联系,了解四川资源禀赋、产业政策、发展现状,引导川商投资四川急需、技术领先、前景良好的重点领域,实现返乡创业与四川发展优势融合。着眼于建立“清”“亲”新型政商关系,构建政府与交往的正常途径,了解企业核心诉求,建立专业的跟踪服务支持系统和管理系统,为返乡创业提供有效服务。

(三)共享发展利益

川商返乡发展自然会让四川受益,川商的发展壮大是四川的期望,两者在根本利益上是一致的。四川要为川商返乡创业创造尽可能的便利。四川的发展为川商创造着投资兴业的“新蓝海”,在投资四川的过程中,四川与川商共享红利。川商返乡创业可以扩大投资、创造就业、增加税收,可以为四川发展注入新的活力。他们还有技术和理念的优势,他们返乡创业所起到的辐射带动、示范模范效应不可小觑。此外,四川企业还可以以入股、融资等形式直接进行项目合作,开展多种合作。

(四)共建川商品牌

要立足于传承川商文明,共铸川商精神,共推川商品牌。川商返乡创业,在精神层面上,也是川商精神的重温与回归。在强调川商返乡创业中强调项目、资金、技术的同时,也要注重新时代的川商精神的凝结提炼,以川商精神指引川商再出发。川商要把川商精神内化于心,外化于行,做川商精神的践行者。川商协会要建立诚信体系,鼓励川商合法经营。四川省要大力支持川商协会、川商总会的发展壮大,帮助川商设计统一的精神内涵、文化形象,在重大活动中推广推介川商品牌和川商品牌,在中国和世界商业舞台上打响川商品牌。

(李后强,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党委书记、教授、博士生导师)

]]>

2018年04月18日 06:08
1127
四川自贸区发展思路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