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经济社会发展研究 理论研究

四川科技金融结合的成效与不足

贾玲

2019年01月31日 02:52

余丽霞 郑 洁 佘赛男 吴佳敏
《四川省情》2019年第1期


金融和科技有效结合是助力区域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基石,四川作为国家八个系统全面推进创新改革试验区域之一,其科技与金融结合在创新驱动战略背景下面临新机遇、新挑战。为进一步贯彻落实四川省“十三五”规划中科技金融中长期目标,助力地区经济成功转型升级,有效解决四川省科技金融面临的实际问题显得尤为必要和迫切。

1四川省科技金融结合取得的成效显著

初步形成了科技金融发展的顶层设计

近年来,全省积极响应国家对科技金融的政策部署,建立了全省科技金融工作联席会议制度,形成了上下联动的体制机制。2013 年制定了 《关于加强科技和金融结合加快科技成果转化促进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意见》,强调要统筹各地各部门资源,构建和完善省市县联动的科技金融服务体系,加快形成协同推进新兴产业链;2016 年出台了 《2016 年四川省科技金融工作要点》 和《四川省促进科技和金融结合试点方案》,对四川省科技金融工作进行全面统筹规划。

初步构建了多元化多层次科技金融融资体系充分发挥政策性金融的引导和放大作用,创新政策性资金投入方式,由单一的财政科技拨款创新为综合政策性补助、统借统贷平台、科技金融信贷风险专项资金、科技金融专营机构风险池、创投引导基金等多元化互补互助的政策性金融体系,鼓励更多的社会资金支持科技创新活动。创新金融机构信贷产品,相继推出诸如“科创贷”“创业一站通”“科贷通”“科技宝”“军工项目贷”等系列银行贷款产品,满足科创型企业不同发展阶段的资金需求。资本市场投融资体系逐渐形成,由川藏两省、区政府共建,得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大力支持的全国唯一一家跨省区的区域性股权交易所天府 (四川) 联合股权交易中心已初步运营。

成功搭建科技金融服务平台

一是组建科技金融专营机构,成功实现银行与科技企业对接。目前四川省科技支行已达 8 家,并同省内外400 多家风投机构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截至 2017 年11 月,这 8 家科技支行累计为 909 户科技型企业授信259.84 亿元,发放贷款 192.91 亿元。二是初步搭建了一批为科创型企业量身定制的集政策、产品、信息服务等一体的综合性科技金融服务平台。包括四川科技金融网、四川省科技创新创业综合服务平台、四川省科技成果转化信息服务平台、绵阳科技金融信息服务平台、成都市科技金融服务平台 (科创通) 等。三是借助各地区产业优势打造高新技术园区与孵化载体,成功助力区域科创企业融资。截至 2017 年底,四川国家级高新技术园区达 8 个,创新创业孵化载体已超过 700 家,其中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 29 家、国家级大学科技家园 5 家、国家备案众创空间 64 家、国家示范专业化众创空间 2 家、省级科技企业孵化器 96 家、省级备案众创空间 53 家、省级大学科技园10家。

积极推动科技金融试点

一方面以成都高新区、绵阳科技城为全省科技金融示范区,以此辐射省市县 (区) 联动的科技金融,充分发挥各地区产业优势,形成以产业为支撑的科技创新集聚区。2017 年 3 月全省首批试点了 7 大城市。在 3 年试点中,四川将从财政投入方式、科技金融股权债券融资、科技保险、科技金融服务体系建设等方面开展先行先试,并及时总结经验在全省予以推广。另一方面成都高新区“盈创动力”科技金融服务模式也已分批在全省范围内推广试点,重点在天府新区创新功能区、绵阳科技城、自贡、乐山高新区等地首批示范推广,定点、常态化举办银企对接活动,每月安排专题对接会,以金融服务提速产业发展。

2四川省科技金融结合存在四个方面不足

资本市场支持不足

直接融资潜力未充分发挥。一方面银行仍是四川科技企业融资的首选,沪深交易所市场化融资支持偏弱,这与四川省高新技术企业发展质量在全国的优势地位并不相称。截至 2017 年底,四川 A 股上市企业仅 113 家(其中科技型企业 99 家),远低于浙江、江苏等沿海省份;新三板川内挂牌企业占全国的比重仅为 2.5%,与四川省科技创新能力占全国比重差距较大;另一方面,仅有的上市公司在债券融资上也极为乏力,主要表现为发行的公司债和企业债规模小、数量少、交易不活跃等,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科技资源与金融资源的有效对接。天府 (四川) 联合股权交易中心发展滞后。作为四川省与西藏自治区的原创性股权交易中心成立初衷即是为科技金融服务,尤其是要助力解决科技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融资慢”等问题。但经过几年发展,原创性区域股权交易市场的相关股权交易尚未实现,这与部分沿

海地区股权交易中心发展差距较大,如浙江股权交易中心和齐鲁股权交易中心自身均涉足了众筹平台,贵阳众筹金融交易所甚至得到了国家相关部委的肯定。科技金融风险转移退出机制尚不健全。一方面,作为科创企业主要资金来源的风险投资尚未形成多元化退出渠道,这无疑挫伤了风险投资进入科技金融领域的积极性。另一方面,作为风险转移渠道的保险及担保尚处于起步阶段,作用发挥有限,四川仅有 1 家针对科技企业的担保公司即成都高投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其累计担保企业数 720 家与担保金额 46 亿元与发达地区相比差距明显;此外四川仅有 2 家保险公司初步涉足科技金融领域,提供的产品与服务都不能满足现有科技企业需求。

科技金融基础设施有待完善

一是信用信息基础设施有待进一步完善。全省社会信用体系尙未成熟,信用信息共享困难,金融机构无法凭借相关信用交互平台对科技企业进行筛选、评级和授信,致使科技企业贷款成本高、效率低,互联互通的信息网有待形成。二是科技型中小企业信息公开披露程度不高。信息不对称使投资者难以衡量科技企业未来发展潜力,将直接冲击科技企业贷款规模及数量。

中介和产品创新支撑力不足

全省帮助科技企业获得贷款的中介机构尚未形成有效联动的组织体系,发展的滞后使科技企业贷款得不到专业担保、评估和交易机构的充分保障,潜在的加大了科技企业贷款难度。此外,在金融产品创新方面,作为衡量标杆的科技金融专家评审制度仍未有效建立,抵押质押资产的评估、交易、处置等标准有待统一规范,专利、知识产权、股权等轻资产难以形成独立合格的抵押质押物,且当前采取的无形资产混搭式组合融资也面临定价难、交易难、变现难和处置难等问题。

企业创新和复合人才缺乏

一方面科技金融服务创新意识不强,四川省较少专门针对不同行业、不同类别的科创企业提供定制化金融产品,创新的金融产品多以借鉴、跟随其余省市为主,同时科创企业自身也缺乏主动寻求金融服务的意识,提高自身相关软硬件设施以消除金融机构顾虑的积极性不高。另一方面精通科技和金融的复合型人才极其匮乏,现有从业人员在科技和金融上基本只能兼顾一方,复合型人才的匮乏不仅放缓了科技金融的发展速度,更加大了科技金融运行的风险。

要进一步促进四川科技与金融结合,四川应在以下几个方面着力:充分发挥现有资本市场优势,不断创新融资模式;充分利用四川自贸试验区政策机遇,开拓境外融资试点;助力中介机构发展,规范中介服务体系;转变审贷观念,创新科技金融产品;充分依托大数据、

云计算等平台,培育良好的科技金融融合环境;发挥政府扶持作用,搭建人才支撑平台;引入风险分担机制,完善资本退出渠道。要进一步发挥金融对科技的服务作用,促进四川科技发展,起好四川在全国科技金融工作中的模范带头作用。

(作者单位:四川师范大学 四川经济发展研究院 泸州市发改委)

]]>

2019年01月31日 10:53
1668
四川省田园综合体建设试点示范研究的必要性及研究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