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经济社会发展研究 理论研究

川粮:产需平衡仍受制约

宋扬

2022年04月14日 03:15

田骏涛
四川省情 2022年02期

粮食安全是关系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和国家自立的全局性战略性问题。如何保障粮食安全?其前提和基础就是实现粮食产需平衡。四川是中国粮食生产的重要基地,也是粮食消费的大省,实现产需平衡,对全国粮食安全意义重大。

产需现状

粮食生产总体保持稳定

近年来粮食产量总体保持稳定。从改革开放的1978年到2020年,四川粮食生产大致可分为1978年-1984年的改革突破、1985年-1988年的相持徘徊、1989年-1999年的鼎盛发展、2000年-2006年的徘徊下滑、2007年至今的恢复增长5个阶段。十八大以来,党和政府高度重视粮食安全,不断加大对粮食生产的支持力度,四川粮食产量实现恢复性增长。特别是近几年,经过大力实施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粮食生产结构进一步调整优化,高质量发展成效逐步显现。这期间,四川粮食产量总体呈现稳中有增趋势,2020年,四川粮食产量3527.4万吨,达到2001年以来最高水平。

粮食产量在全国的位次后移。2005年,四川粮食产量占全国的7.2%,居全国第3位;2006年四川受退耕还林项目实施和特大干旱等影响,当年粮食减产10.9%,产量在全国排位迅速下降至第8位。其后,由于四川粮食生产徘徊不前,加上其他省份粮食生产持续加快,至2020年四川粮食产量占全国的5.27%,在全国排第9位。

粮食消费总体波动上升

据2014年-2020年的历史数据,2014年四川粮食消费量为5402万吨,2018年上升至5487万吨。由于生猪产业结构性调整及非洲猪瘟影响,在饲料消费减少的情况下,2019年四川粮食消费量下降为5126万吨,比2018年减少361万吨。2020年,随着生猪产能逐渐恢复,四川粮食消费量增加到 5135 万吨。四川粮食消费总体呈现波动上升趋势。

种子用粮基本稳定。种子用粮是指种植粮食作物所发生的粮食消费行为。从2014年-2020年的数据看,由于四川粮食播种面积基本稳定,加上单位面积用种量变化不大,四川种子用粮年际变化较小,基本保持在97万吨左右。

口粮消费稳中趋减。口粮消费主要是指城乡居民直接消费的原粮或仅进行初级加工的粮食,如大米、面粉、小米、玉米等。口粮消费的变化,主要取决于经济发展带来的收入水平和生活水平的变化。根据2014年2020年历史数据测算,四川口粮消费的平均值为1680万吨左右,2020年四川口粮消费为1641万吨,低于平均水平。

饲料用粮明显下降。四川是畜牧业大省,一直以来饲料用粮量都处于较高水平。2014年-2018年,四川饲料用粮年均超过2200万吨,在全省粮食消费中占比最大,保持在40%以上。2019年以来,受生猪产能下降及非洲猪瘟影响,饲料用粮量出现回落,2019年饲料用粮回落至 1938万吨,同比下降15.3%,较2014年下降19.6%。2020年,随着生猪产能恢复,饲料用粮量回升至1958万吨。

工业用粮增加较快。四川粮食工业转换用粮包含范围较广,不仅包括制作非食用品所消费的粮食(如制药等),也包括制作供人类食用或消费的产品(如淀粉、白酒、啤酒、方便食品、调味品等)。四川是产酒大省,其工业用粮量较大,且呈逐年上涨趋势。2020年,四川工业用粮1241万吨,比2014年增加10%左右。

损耗及其他用粮有所减少。据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对全国粮食在收割、存储、流通及加工等生产后环节损耗粮食的测算,2020年四川损耗及其他用粮为197万吨。

制约因素

粮食比较效益低,制约生产

粮食比较效益低是制约粮食生产的根本原因。近年来,粮食生产成本不断攀升,而粮食作物价格一直保持较低水平,虽然国家采取最低收购价对粮价进行兜底,但最低收购价也难以达到农户预期收益。成本与价格的矛盾导致粮食生产比较收益越来越低,农户粮食种植积极性普遍受到影响。2021年10月底,四川调查总队对25县730户种粮主体的问卷调查显示:在问及“您认为秋粮收购价格是否达到心理预期”时,14.8%的种粮主体认为“合理”,28.5% 的种粮主体认为“较合理”,56.7% 的种粮主体认为“低于心理预期”;在问及“今年主要秋粮种植成本较上年增减情况”时,表示“下降”的占2.7%,表示“没有变化”的占2.1%,表示“增加”的占95.2%。

粮食播种面积减少,增产难度较大

近20年来,随着四川耕地面积总体减少,人均耕地面积已明显少于全国。截至2019年末,四川耕地面积只占全国耕地面积的4.09%;人均耕地面积仅0.06公顷,比全国平均水平少31%。据过去15年统计数据分析 :2020年全国粮食播种面积较2006年增加了10.6%,粮食产量增加了33.3%;而四川的粮食播种面积较2006年减少了2.1%,粮食产量只增加了23.3%,粮食播种面积和粮食产量增速明显不及全国平均水平。

农业基础薄弱,束缚生产能力

四川农田水利基础较为薄弱

一是水利设施老化损毁现象较突出。2021年2月,四川调查总队对18县(区)农田水利建设的专项调查显示:18县(区)拥有山平塘工程93757处,但存在渗漏、滑坡、淤积严重、无溢洪道等不同病害的有41804处,占比达44.6%;设计蓄水能力130075万立方米,实际蓄水能力 72358万立方米,实际蓄水能力仅占设计蓄水能力的55.6%。二是高标准农田建设仍存短板。高标准农田建设所需资金原则实行中央财政和省级财政与地方财政按1∶1补助与配套,这对四川部分经济欠发达、县级财政困难的地区地方财政压力大。

四川机械化水平与全国平均水平有较大差距

受地形等因素的制约,截至2019年底,四川每万公顷耕地拥有大中型拖拉机142 ,比全国平均水平低59%;每万公顷耕地拥有小型拖拉机 287台,比全国平均水平低79.4%。

四川粮食单产与全国相比处于较低水平

2020年,四川粮食产量在全国排名第9位,但粮食单产在全国仅排名第19位,在13个主产省中排名第10位,比13个主产省平均单产低465 公斤/公顷,低7.7%。

农村劳动力短缺,生产效率偏低

农村劳动力短缺较为普遍,青壮年劳动力较少,种地农民基本以中老年为主。2021年3月,四川调查总队对41县的174个村民小组的调查显示,174个村民小组总人口57951人,常年外出劳动力占近五成,而在家劳动力中60岁以上的占到近四成;174个村民小组村组干部表示,如果完全满足农业生产还需要7295名劳动力,占现有农业劳动力的37.4%,可见农业生产劳动力缺口较大。粮食生产劳动力短缺,尤其是青壮年劳动力缺乏,已制约了四川粮食生产效率的提高。

趋势预测

粮食生产趋势预测

根据2011年-2020年的数据预测2022年-2025年四川粮食产量,若粮食生产保持现有发展态势,耕地得到保障,扩面增产政策持续发力,粮食补贴力度不断加大,未来几年四川粮食产量总体将呈增长态势,到2025年有望达到3720万吨。

粮食消费趋势预测

根据四川粮食生产现有发展态势,预计四川粮食消费量2022年为5200万吨,2025年达到5400万吨。未来几年,四川粮食消费量将持续增加。

种子消费保持稳定。种子消费主要取决于粮食作物播种面积以及单位面积用种量。由于近年来四川粮食播种面积趋于稳定,因此种子消费也趋于稳定,预计2025年四川种子消费量为97万吨左右。

口粮消费继续减少。随着膳食结构的改变,口粮消费的比重将逐渐减少。根据测算,2022年四川口粮消费将减少到1605万吨,2025年进一步减少为1573万吨。

饲料消费逐渐增加。四川是畜牧业大省,生猪存栏和出栏一直位居全国第一。随着生猪产能逐渐恢复,未来几年四川饲料消费会保持增长态势,仍是全省最大的粮食消费项目。预计2022年四川饲料消费将突破2000万吨,2025年达到2070万吨。

工业用粮消费增势不减。对四川而言,酿酒用粮是工业用粮的主要组成部分。随着白酒、啤酒等产品产量快速增加,预计未来几年四川工业用粮年均将增加25万吨,2022年为1322万吨,2025年达到1396万吨。

产需平衡趋势研判

未来几年,四川粮食产需不平衡的状况将持续存在,但2020年以来,四川生猪产能逐步恢复,饲料用粮随之增加,且很快会恢复至2018年以前的水平,同时随着工业用粮增加,未来一个时期四川粮食需求必将呈刚性增长,加上工业化、城镇化快速推进会继续导致耕地减少,粮食稳定增产难度较大,四川粮食产需实际缺口可能高于预测值。


]]>

2022年04月14日 11:18
742
“五万亿四川”的变化与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