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文明 理论研究

“三农”领域治国理政新思想新实践

——研究阐释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治国理政新思想新实践笔谈——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努力建设美丽乡村

胡小文

2017年09月13日 12:00

李周
《农业经济研究》2017年01期

   英文标题:New Ideas and New Practice of Governing State and Managing Government Affairs in the Field of Agriculture,Rural Areas and Farmers:Study and Interpret the Written Discussion on New Ideas and New Practice of Governing State and Managing Government Affairs of the Party Central Committee Led by Comrade Xi Jinping as General Secretary

  改革开放以来,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发展战略的推进,极大地丰富了商品供给,极大地改善了人民生活,极大地促进了社会发展,极大地提高了国家实力,然而也出现了环境污染和生态恶化等问题。为了纠正这个偏差,党的十八大把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五位一体”总体布局,把“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写入《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作为行动纲领,十八届三中全会确立了加快建立系统完整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的目标,十八届四中全会做出了要用严格的法律制度保护生态环境的规定,十八届五中全会把绿色发展作为“五大发展理念”之一,用以指导“十三五”乃至更长时期的经济社会发展。党和政府把生态文明建设作为国家战略并进行部署,遵循了发展规律,顺应了人民期待,彰显了执政担当。

  一、生态文明和美丽乡村建设的含义

  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政治文明和社会文明都是以人为中心的,只有生态文明强调人与自然融合。必须指出,倡导生态文明建设绝不是否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而是把生态产品的生产和经济产品的生产有机地统一起来,把公共品生产和私有品生产有机地统一起来,把生态建设和经济建设有机地统一起来。党和政府抓住发展机遇,采取有力措施,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是将已确立的资源节约、环境友好、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目标付诸实践的具体举措。

  美丽乡村建设是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同美丽城市建设相比,美丽乡村建设的空间更为广袤,内容更为丰富,任务更为艰巨。美丽乡村建设包括生产、生活和生态三个维度,限于篇幅,本文专门论述生态建设这个新的维度。生态建设不同于生态保护,生态保护旨在维持尚存的生态资产存量,生态建设旨在培育生态资产增量,包括优化耕地、村庄等人工生态系统的配置和促进森林、草地、湿地等自然生态系统的演替。

  美丽乡村建设是绿色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乡村建设的取向由追求食物产出、追求经济效益拓展到追求绿色发展,是乡村建设目标再次提升的标志。三年多来,美丽乡村建设有序推进,范围越来越宽广,目标越来越具体,规范越来越清晰,延伸出越来越多的新的产业形态、新的就业岗位和新的收入来源。广大农民要牢牢抓住美丽乡村建设这个新的机遇,使自己的家园更加绚丽多彩,为中国梦的实现再创奇迹。必须指出,农产品是可以借助市场实现价值但无法共享的私有品,生态产品是难以通过市场实现价值但可以共享的公共品。所以,美丽乡村建设必须要有新的制度作保障。

  二、美丽乡村建设的任务

  美丽乡村建设的主要任务是:普及生态意识,达成思想共识;细化行为规范,确保人与自然和谐共处;完善空间规划,把生态和资源红线落到实处;优化人地关系,提升农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可持续性。

  第一,普及生态意识。生态意识是衡量一个国家或民族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普及融生态科学、生态道德、生态美学于一体的生态意识,旨在将热爱生态的情感,敬畏生态的理性,保护(建设)生态的责任,遵循生态规律的自觉,内化为对真、善、美的追求和协调人与自然关系的理念、责任和行动。

  第二,严守生态约束。美丽乡村建设是同生计行为遵循生态约束密切相连的。例如,为农业生产设定污染排放总量和化肥、农药施用标准,既发挥生态系统降解污染的功能,又把农业生产的冲击控制在不会造成生态系统退化的边界内。从长期看,农村生态约束标准会随着综合国力的增强逐渐提高,美丽乡村建设的要求也会随之变得越来越高。

  第三,加强生态保护。人类将部分自然生态系统转为耕地和村庄,既解决了自然生态系统无法完全满足其食物和居住需求等问题,也解决了让更多的自然生态系统得到休养生息的问题。耕地和村庄的利用效率越高,其占用自然生态系统的面积就越小,可纳入保护范围的生态资产存量就越大,可发挥的生态效能就越强。反过来,生态系统保护得越好,耕地和村庄受到的庇护就越多。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说,保护生态系统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系统就是发展生产力。鉴于我国现有城乡建设用地可以容纳34亿人的事实,今后应在城乡建设用地上推进城镇化,不要轻易占用农地;鉴于我国已进入边际农地退出生产系统(退耕还林、退牧还草、退田还湖)的事实,不要轻易地以占补平衡的方式将另一部分边际土地纳入农业生产系统。为了将这两个要求落到实处,必须科学编制和严格实施国土空间利用和保护规划。

  第四,推进生态建设。粮食等私有品的供需平衡可以借助于两种资源和两个市场来解决,青山绿水等公共品是无法借助于两种资源和两个市场来解决的,这是优先推进生态建设的主要理由。青山绿水是乘数效应最大的公共产品,也是普惠性、公平性最强的公共产品。所以,推进生态建设不仅是建设美丽乡村,实现天更蓝、水更清、山更绿目标的重要举措,也是提高全体国民的福祉公平性,顺应当代人的期待,改善后代人的发展条件的重要举措。

  三、美丽乡村建设的保障体系

  美丽乡村建设的保障体系应由法律法规、规范标准、评估体系和奖惩机制共同组成,它们四位一体,缺一不可。其中,法律法规旨在划定能做的事情和不能做的事情的界限,规范标准旨在约束人的生计行为,评估体系旨在量化个人和群体对美丽乡村建设的影响,奖惩制度旨在补偿(惩罚)美丽乡村建设的贡献者(破坏者)

  第一,法律法规。严格和严明的法治环境是全面推进美丽乡村建设的基本条件。要把国家实施生态文明建设战略,建设美丽中国、美丽乡村等内容写入宪法,要把以人为中心的法律体系拓展为人与自然融为一体的法律体系。强化相关管理部门的责任,从严格执法、科学执法和精准执法入手,将单纯追求经济增长转到经济、社会、生态、环境、资源协调发展上来。生态立法和执法涉及全体国民的生存与发展,必须引入公众参与机制,以保障公民的生态权益,强化公民的生态法律责任。

  第二,规范标准。建立包括国家、地方、行业在内不同层级的美丽乡村建设标准体系和标准信息服务平台,提高标准的协调配套性和可操作性。要制定节能、节水、节地和控肥、控药、控膜的标准,以及可施用的农药名录等,把能源、资源耗用量和化肥、农药、薄膜污染控制在生态系统可承受的范围内,保障人类和动植物的生命和健康。要在做好国内外生态标准对比分析的基础上适时提高标准,使其成为将科学技术转化为生产力的纽带。要以集中培训、分级培训等形式普及规范标准知识,培养懂技术、通标准、重实践的人才。

  第三,评估体系。美丽乡村建设的评估要以主管部门评估、农民群众评估和外部专家评估“三位一体”的做法替代增机构、增编制、增预算的传统做法。其中,管理部门利用统计资料和遥感信息对乡村的变化进行分析和评价;各个村庄的变化由受过培训的农民负责评估;具有评估资质且在竞标中获胜的第三方,负责评估管理部门和农民的评估结果的可靠性和精准性。“三位一体”的评估体系和互联网、大数据平台相结合,可以大大提高评估的完整性和及时性,评估结果对美丽乡村建设的指导性也会大大增强。

  第四,奖惩机制。美丽乡村建设的产出大多是公共品,其贡献者无法借助于市场机制获得应有的回报,需要以非市场的方式对贡献者给予补偿。具体地说,就是根据“三位一体”评估体系的评估结果,对美丽乡村建设的贡献者(破坏者)给予补偿(惩罚);为了激励农民采取集体行动,补偿应以农村社区(自然村)为对象。

  我国已步入向发达国家行列迈进的阶段,具备了向国民提供更多公共品的综合国力。只要持之以恒地做下去,无山不绿,有水皆清,四时花香,万壑鸟鸣,替河山装成锦绣,把国土绘成丹青的美丽乡村就一定能够变为现实。

李周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

]]>

2017年09月13日 09:17
413
生态文明建设垒实中国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