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社科 理论研究

新冠疫情对非洲国家粮食安全的影响

袁文坤

2020年07月09日 03:28

安春英
中国非洲研究院

在新冠疫情蔓延和世界各国采取“隔离经济”硬核措施背景下,对非洲而言,粮食安全再度成为国际社会的热点问题。对于非洲大陆的粮食安全问题,既要看近、看当下,也要看远,即一定历史时段的回眸。

一、非洲粮食安全问题的特点

2020年恰好是非洲国家独立60年之际。回顾非洲国家独立以来60年的发展史,可以看到:在非洲国家独立以来10—20年,即20世纪60—70年代,包括农业在内的非洲国家经济获得了较快的增速,像科特迪瓦、喀麦隆、肯尼亚、塞内加尔、加纳等农业国粮食生产达到了自给或基本自给。但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这种形势发生了逆转,农业增速降至1%以下,与此同时人口增长率仍保持在2.6%左右。整个80年代,撒哈拉以南非洲46个国家中有41国需要粮食援助。究其原因,与今年的粮食危机有很大的相似之处:一是自然灾害原因(70年代末非洲之角连年旱灾,今年也是非洲之角遭受蝗虫灾害);二是国际经济环境,也就是贸易条件变差。当然,除了这两个客观原因之外,还有政策失误的主观原因。那么,为什么经过40年的发展,非洲国家的粮食安全问题再度凸显呢?这与非洲粮食安全的两大特点有关。

(一)长期性

在过去几十年,尽管非洲国家始终坚持不懈地进行抗击饥饿的斗争,努力使人们获得充足食物来维持活跃而健康的生活,但从图1可以看出,非洲地区的粮食不足问题长期存在,粮食不足人口比例保持在20%至30%之间,也就是说,非洲地区每4—5人中就有1人处于饥饿状态。

根据粮食安全信息网络2020年初发布的《2020年全球粮食危机报告》,截至2019年年底,全球55个国家和地区的1.35亿人经历了严重粮食不安全,其中超过一半(7300万)生活在非洲地区。因此,新冠疫情下的非洲粮食危机有其历史的惯性因素。

(二)脆弱性

非洲国家粮食安全的脆弱性主要体现在:这些国家抵御各类外部风险的能力较低。一是极端天气旱涝灾害、飓风、蝗虫等自然灾害对农业生产会造成很大威胁。非洲国家小农户在从事粮食生产时,不具备抗击反常气候的能力。例如,2019年3月4日,“伊代”和“肯尼斯”两场飓风使莫桑比亚农业增长率为负增长2.1%;2020年初的非洲之角的蝗虫灾害,至少使东非8个国家农业发展受到影响,其中索马里受蝗灾影响尤甚,东非国家有近500万人面临粮食危机。二是非洲国家粮食自给率低,有相当一部分国家需要从国际市场上采购。国际市场中粮食供应状况的风吹草动都会影响到非洲的粮食安全状况。

二、新冠疫情影响下的非洲粮食安全情势

非洲现正处于新冠疫情的社区蔓延阶段,虽然对各国的影响程度不同,但正是基于非洲大陆粮食安全的长期性和脆弱性,它会加剧非洲各国的粮食供需矛盾。非洲粮食安全状况恶化也因此成为不争的事实。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orld Food Program)首席经济学家阿里夫·侯赛因(Arif Husain)对于新冠疫情下的非洲国家粮食安全状况的判断是:直到2019年底,“全球本就有1.35亿人严重缺粮,再加上新冠疫情,2020年挨饿的人可能会再增加1.3亿,”也就是说,到2020年年底,将有2.65亿人面临饥饿,比去年粮食不足人口会增加一倍。以非洲国家粮食不足人口占全球54%测算,预计2020年非洲大陆至少有1.4亿人口处于粮食不安全状况。

与以往全球粮食危机发生在供给侧或需求侧特点不同,新冠疫情下的粮食危机在供给和需求两方面同时暴发。从供给侧来看,世界主要出口粮食方基于新冠疫情的特殊形势,发布了对一些粮食的出口禁令,如俄罗斯宣布到2020年6月将小麦等农产品的出口量限制在700万吨以下;欧亚经济委员会也发布消息称,在6月30日前禁止从欧亚经济联盟地区出口黑麦、大米、葵花籽等粮食作物;占全球小麦出口3%的哈萨克斯坦已宣布实行出口限制。这些国家采取限制粮食作物出口的措施,产生的影响,推高了全球主要粮食的市场价格,总体增幅在8%—10%左右。而由于非洲国家谷物对国际市场依赖度很高,全球粮价上涨对非洲国家粮价有相当大的传导作用。从图2中可以看出,在南苏丹首都朱巴,玉米和高粱在2020年1至4月价格持续走高。此外, 2月以来小麦和木薯价格也分别上涨了62%和41%。这会大大制约非洲国家粮食进口的支付能力。

从需求侧来看,经济下行会恶化非洲国家的粮食安全形势。进入21世纪以来,在非洲大陆经济良好增速的带动下,非洲国家的粮食不足发生率呈现缓慢下降趋势,但2015年出现了拐点,由最低点20.8%一直升至2018年的22.8%,这与非洲整体经济增速变缓密切相关。2020年,在新冠疫情影响下,打断了非洲国家艰难的恢复性增长态势。据世界银行于2020年6月8日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指出,新兴市场及发展中经济体收缩了2.5%,撒哈拉以南非洲经济增长率将从2019年的2.4%下降到2020年的-2.8%。经济增速萎缩会直接影响和加大非洲国家粮食供应短缺状况。从政府层面看,经济下行使本来财政收支十分困难的非洲国家政府没有更多资金用于从国际市场上购买主粮;从居民个人层面来看,经济放缓和下行往往导致失业率上升和收入机会减少,从而削弱了家庭购买力,加剧了粮食不安全和营养不良状况,其结果只能是“没钱买不起”。

三、后新冠疫情时代解决非洲粮食问题的路径

(一)投入

农业投资规模大、收效慢,且容易受到各种外部因素的影响。非洲国家农业资源待开发潜力巨大。据世界银行估计,目前非洲有一半以上的肥沃土地尚未被开发,如莫桑比克、刚果(金)、马达加斯加、赞比亚、苏丹、南苏丹、坦桑尼亚和安哥拉等国有2/3的可耕地尚未得到开发利用。非洲国家需要持续加大农业投入,像《非洲农业综合发展计划》所提出的,至少10%的政府预算用于农业部门,并努力实现农业国内生产总值6%的增速。农业发展需要有持续的强资金投入,用于改善农田基本水利设施,以增强抗御各种自然灾害的能力。

(二)增产

提高耕作技术,提高主粮单位面积产量。以往非洲国家的农业增长主要靠扩大农业耕地面积来实现。但土地资源开发也是有限度的,若要持续达到高产出,需要综合施策来提高农作物单产。

(三)减损

非洲多国在粮食生产、加工、储运、消费等过程中浪费现象严重。关于减少农作物损耗问题,近年已引起农业专家的关注。2019年联合国粮农组织发布的粮食农业状况年度报告,其主题就是:减少粮食损失和浪费。据估计,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每年粮食损失量超过1亿吨。这一数量可满足约4800万人一年的粮食需求。2010—2017年间,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谷物类粮食损失主要发生在农场收获后的仓储环节,粮食损失和浪费率分别是64%和59%,其他环节如运输(19%)、加工和包装(18%)、批发和零售等也有不同程度的粮食损失。

未来,非洲国家解决粮食安全需要综合施策,既需要自身努力,也需要开展国际合作。


]]>

2020年07月09日 11:27
581
亚洲经济运行的现状、挑战与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