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社科 理论研究

防范数据悲剧 共护数字世界

袁文坤

2020年09月09日 07:06

魏亮
光明网

当经济社会迈入“万物皆数”时代,数据即成为最重要的生产要素之一。此时此刻,保证数据安全已经是关乎人类生存发展的关键。《全球数据安全倡议》的发布恰逢其时,是对中国倡导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和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重要支撑。 

400年前,英格兰的牧民热衷在公共土地上放牧,最终这块土地变成不毛之地,牧羊人也无牧可放。50多年前,美国生态学家加勒特·哈丁将这一历史现象加以升华,创造出“公地悲剧”理论。他指出,有限的资源注定会因任意使用和无度索求而被过度剥削,终将损害所有人的利益。公共的土地如此,全球的数据亦然。根据世界经济论坛估算,2020年全球将产生44泽字节数据。如此海量数据若有序运用、保障安全、促进数字经济发展,将会为人类带来无尽财富;若无序滥用、安全风险丛生,甚至因数据资源引发冲突,则必然导致与“公地悲剧”相仿的“数据悲剧”。在全球分工合作日益密切的背景下,各国加强数据治理、防范“数据悲剧”,携手处理好技术进步、经济发展与保护数据安全、公共利益的关系至关重要。《全球数据安全倡议》为此提供了可行的思路和推进路径。

共商共建共享是全球数据安全的理念基础。数据源于全社会,维护数据安全必然需要全社会的合意与共同努力。政府、国际组织、信息技术企业、技术社群、民间机构和公民个人都是维护数据安全的天然组分,需要共商共建共享全球数据安全,最终在相互尊重基础上,加强沟通交流、深化对话与合作、共同构建和平、安全、开放、合作、有序的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可以想见,以共商共建共享理念为基础的全球数据安全合作必然是利于全人类的伟大构想和实践。

一分构想,九分落实。数据参与人类生产活动的形态万千,事关全球数据安全的倡议也需要条分缕析。总的一条原则是,数据作为重要的生产要素应当鼓励使用。然而关乎一国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经济安全、社会稳定以及公民切身利益的数据更需要受到严格的保护。经济无壁垒、数据有权属。保障全球数据安全归根到底是要促进数字经济发展和全球数字化转型,同时保护国家、企业、社群、组织和公民的核心重大利益。

维护数据安全是经济社会发展之基,需要面向未来、拥抱全球、促进发展。故而以事实为依据,全面客观看待数据安全问题,积极维护全球信息技术产品和服务的供应链开放、安全、稳定是维护数据安全的题中之义。

国家利益高于一切。数据亦不是法外之域。与其他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一样,利用信息技术破坏他国关键基础设施、窃取重要数据,以及利用数据从事危害国家安全和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应当受到各国的一致反对。同理,非法采集公民个人信息、滥用信息技术从事针对他国的大规模监控等行为亦应为各国所不容。

俗语讲,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数据有其主权。在经济全球化、企业跨国经营日益成为常态的背景下,企业更应当遵守当地法律经营,尊重经营所在国的主权、司法管辖权和数据安全管理权,不做越权之事。各国政府则更不应该要求本国企业做违反投资、经营东道国法律的事项。企业或某个国家通过企业擅自将在东道国产生的数据私自转移到国境外、未经允许直接向企业或个人调取位于别国的数据、将企业在境外产生的数据存回境内……凡此种种都应不被允许。

同样,数据亦有其产权,这一属性并不会因为其无形而与有形生产要素的产权有异。维护全球数据安全需兼顾保护数据的所有权或者产权。如此,在产品和服务中设置后门,非法获取用户数据、控制或操纵系统和设备、利用用户对产品依赖性谋取不正当利益等与日常生活中的盗窃、抢劫、诈骗等犯罪行为类似,需要各国政府并通过国际协同合作在网络空间和现实生活中予以规制。

民无信不立,政府一诺重于千金。各国落实《全球数据安全倡议》的最佳方式是以双边或地区协议的形式将承诺固定下来予以执行。当然,全球数据安全将不止于一份协议,更不会只依赖于若干份协议。最关键的还是达成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成为全球通行的行为准则,才能防范无度、无序、越权、越界导致的“数据悲剧”,为人们在数字世界的生存、发展和进步保驾护航。


]]>

2020年09月09日 03:03
197
变废物为能源 满足埃塞人民民生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