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社科 理论研究

英国经济:近忧远虑并存

袁文坤

2021年03月24日 09:21

《经济》2021年第03期

2020年,在“脱欧倒计时”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双重夹击下,英国经济面临严峻挑战。当年年底,英欧最终围绕“未来关系”达成了协定,给经历了3届首相、4年半时间的脱欧进程画上了并不完美的句号。事实上,脱欧协定只是在部分领域为英欧经贸关系带来了确定性,英国仍然要面对脱欧带来的多方面冲击,其经济前景不容乐观。

遭遇脱欧和疫情双重夹击

2020年年底,英国经济在内外环境恶化下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2020年11月,英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下滑2.6%,结束了此前连续6个月环比增长的态势,主要原因在于英国疫情的严重反弹,以及当时内外对脱欧协议达成抱有严重怀疑态度。事实上,各方均认为2020年英国经济遭遇巨大衰退已成定局。英国财政大臣苏纳克称2020年英国经济将萎缩11.3%,这将是1709年以来最严重的衰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亦预计英国经济2020年将衰退10%还多,其远比欧元区和美国的形势更为严峻。路透社在2021年1月对多名经济学家的调查预计,英国GDP要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至少需要两年时间。

脱欧前,英国本身就是欧盟单一市场的一分子,这种关系紧密无间;脱欧后,前述关系被彻底改写。而双方围绕未来关系的协定,是在诸多领域为英欧经济关系提供了与欧盟外国家比较相对优厚的便利条件,与此前英欧间在商品、资本、人员、服务之间几乎零障碍流通的状况无法同日而语。根据英欧贸易协定,货物贸易需要恢复边检,人员在各自边界内自由长期居留需要签证等手续,金融服务业需要在欧盟设立分支机构才能经营欧盟内的业务。同时,“零关税零配额”以及规则相互认证,并不能改变英吉利海峡与爱尔兰岛重新出现边界与海关的事实,双方贸易与产业链“无缝衔接”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欧盟委员会的文件亦指出,企业会因脱欧而付出不小代价,出口商将面临额外的边境检查与文书工作。

事实上,英国目前已经遭遇了后脱欧时代贸易便利性降低带来的挑战。例如,英国生产的猪肉出口欧盟受阻,无法像从前一样便利地供应欧盟肉食加工商;欧盟生产的葡萄酒等食品进入英国也要面临更多壁垒。有统计指出,一瓶12英镑的红酒会因为脱欧而额外增加1.5英镑成本,这将与英镑贬值一起进一步推高英国物价水平,给民众生活带来更大负担。而在英国向欧盟出口水产品方面,产品获得健康证明要花费5个小时,导致原本运到法国和西班牙仅花费1天的运输时间要延长至3天甚至更长时间。

数据公司马吉特调查显示,英国制造业和服务业企业出现最严重的供应链中断,外界普遍认为“几乎完全与英国退欧中断和严重缺乏国际运输能力有关”。2021年1月份,英国与欧洲其他地区之间的货运量环比下降了38%。人员自由流动受到的边境和疫情防控限制将打击英国向欧盟出口的服务业,物流行业也因为数据混乱而一度暂停英国寄往欧盟的包裹业务。2021年1月,英国综合采购经理人指数为40.8,为8个月以来最低值,也反映出英国经济后脱欧时代活力不足。

同样严重的是,伦敦金融中心的地位很大程度依托于欧元外汇结算和衍生品交易,随着英国脱欧,这一地位也将承受极大的转移效应。安永会计师事务所曾预测,金融服务公司因脱欧将有约1万亿英镑资产和7000个工作岗位从伦敦转移到其他欧洲城市。在投资环境上,过去英国吸引外资的最大卖点是其能高度对接欧洲单一市场,而脱欧后英欧经济关系变化将给英国投资环境带来更多变数,投资者不仅更难增加投入甚至越来越多地考虑撤出英国。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的数据显示,2020年流入英国的外国直接投资甚至是零。

此外,英国疫情的严峻形势实在一言难尽。截至2021年1月30日,英国累计死亡病例数达105571例,是首个死亡人数超过10万例的欧洲国家,也是全球死亡率最高的国家。英国经济本身将因为至少持续到复活节的“封城”措施而遭遇挫折,同时国际人员和商务交流也因疫情以及各国对英国采取出入境管控措施而影响。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欧洲政治和外交事务教授阿南德·梅农指出,英国脱欧带来的许多破坏将被疫情掩盖。

与此同时,英国自身经济结构也在面对疫情时更加脆弱。英国GDP约13%来自娱乐文化、餐饮酒店行业,其比例高于其他七国集团国家。当社交疏离成为常态并且病毒传播迫使上述领域的经营者关闭店铺时,依赖直接与消费者接触的这些企业就受到严峻挑战。

英国的抗疫前景也难说“乐观”。近期有消息显示,欧盟加强对英国(包括北爱尔兰地区在内)各个地方的疫苗出口管控,显示了英国在疫苗获取方面具有严重脆弱性,这也预示着英国通过大规模接种疫苗来扭转疫情形势的方法不容乐观。

“脱欧入亚”或难心想事成

为缓解后脱欧时代经济依赖欧盟的状况,弥补英国在欧盟市场的损失以及在构建“全球英国”概念下对外关系的过程中发挥英国在新兴经济体发展中的作用,英国高度重视与亚太国家的经贸联系,加大了相关的外交投入。

近两年,英国不断推进与亚太国家的自由贸易协定建设。

2019年8月,英国与韩国签署自贸协定并于脱欧后正式生效。

2020年6月,英国与澳大利亚正式启动了自由贸易协定谈判。

2020年10月,英国和日本签署了其脱欧后的首个重大自贸协定。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公开表示,双方从谈判到签署只经历了4个多月的时间。

2020年12月,英国和新加坡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并同意在2021年展开“英国-新加坡数字经济协定”谈判。

2021年1月,英国宣布将正式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英国国际贸易大臣特拉斯称,英国在申请加入CPTPP的国家中排在最前面。由此来看,英国正加紧在亚太地区进行贸易布局,甚至为了“照顾”其经贸利益而在印太方面“抢镜头”或主动贴向美、日、澳、印。

只不过,英国在经济贸易上寻求“脱欧入亚”的前景很可能并不乐观。

“日不落帝国”曾是覆盖全球贸易的大国,如今仍以英联邦与原殖民地国家保持某种特殊联系。在经济全球化和经济区域化浪潮的冲洗下,亚太地区已成为全球发展最为迅速的市场,但其在英国对外贸易格局中却处于边缘地位。欧盟占英国总出口额的比重仍高达43%,而CPTPP国家仅为8%,与CPTPP国家覆盖约5亿人口和全球GDP13.5%的分量并不匹配。这些事实明显反映出,英国在亚太地区的经贸根基并不牢固,仅凭经贸协议的带动也难以改变英国贸易依赖欧盟的现有格局。

英国加入欧盟的40多年来,在统一大市场的基础上,其产业链和供应链已经与欧盟形成深度依赖与融合,而英国与亚太国家在产业链上的密切程度难以与此相比。短时间内,前述生产结构和贸易结构也都难以凭借自由贸易协定来改变。

在亚太经贸格局中,两个特别重要的国家是中国和美国。可是英国同这两个国家间的贸易联系的进展并不顺畅。中国、美国不仅是亚太经济格局中的两大结构性力量,还是英国在欧盟外非常重要的贸易伙伴。近年来,英国对英美贸易协定谈判及相关安排十分热情,却无法得到美方同等程度的回应,而中英间构建贸易协定在短期内尚且无法成为双方贸易日程的优先议题。由此可见,未来,要想实现“全球英国”的愿景,英国需要做的远比签订几份自由贸易协定多得多。


]]>

2021年03月24日 05:02
209
日本制造业强大的原因及镜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