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社科 理论研究

美国高等教育进入寒冬

袁文坤

2023年01月04日 02:52

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当前,美国高等教育机构面临的压力持续增大。相关统计显示,2021—2022学年美国攻读本科学位的学生比前一年减少约80万人。劳动力市场对学历要求的降低,加上学生接受教育的成本增加,导致美国高校入学率持续下跌,美国高等教育面临困境。围绕美国高等教育困境产生的原因、应对措施等问题,本报记者采访了美国新奥尔良大学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格雷戈里·普莱斯(Gregory Price)。

高等教育需求下降

美国国家学生信息交流研究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2022年秋季本科生入学人数持续萎缩,与2021年相比下降了1.1%。国家学生信息交流研究中心执行理事道格·夏皮洛(Doug Shapiro)认为,本科生入学率已连续两年呈现历史性下跌趋势,虽然下降速度有所放缓,但想要回到新冠肺炎疫情前的入学水平似乎遥不可及。

普莱斯认为,美国入学率下降与美国人口结构有关。美国的学生人口正在萎缩,这种骤降不能完全归咎于疫情。根据美国国家教育统计中心数据,在过去的9年中,美国招生人数一直在下降。普莱斯介绍,20世纪90年代以前,美国入学人数曾达到历史新高,主要取决于两个方面。一是美国退伍军人权利法案为退伍军人提供重回学校接受教育的机会,退伍军人进入大学学习,大大提高了入学人数;二是美国1946—1964年间的“婴儿潮”一代陆续进入生育年龄,新生儿数量的增加也提高了入学率。这两个因素共同将美国入学人数推到高点,也促使美国新建了许多院校,尤其是地方院校。然而,20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生育率持续下降,导致入学人数持续减少。此外,美国高等教育机构数量太多,随着招生人数不断缩减,不少高校最终倒闭。

普莱斯分析了人们接受高等教育的逻辑,即人们越来越倾向于选择劳动力市场回报率高的专业。长期以来,人们上大学是为了铺平未来职业道路,大学学位被视为进入高薪就业市场的唯一法宝。但如今许多人发现,想要获得成功的职业生涯,学位并非必需品。目前美国对熟练技工需求很大,水管工、木匠等蓝领工人不需要大学学位就可以赚取与白领同样的薪资。谷歌、脸书、苹果等知名公司不需要大学学位也可以申请职位。更多企业意识到,即便没有大学学位,也有许多专业人士符合岗位需求,大学学位并不是申请人能力的唯一证明。基于此,很多人便不再一味追求进入大学学习。美国盖洛普民意调查显示,2019年,51%的美国成年人认为大学学位“非常重要”,而在2013年,这一数据高达70%。在所有群体中,18—29岁的成年人对大学学位的正面看法占比下降得最快,从74%下降到41%。

与此同时,美国高等教育成本不断增加。据《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称,近年来,美国公立大学学费上涨幅度惊人。对许多人来说,获得大学学位的成本超出了承受范围,而且就学成本与投资回报日益不平衡,这进一步削弱了公众对高等教育的信心。

高校面临财务危机

疫情席卷全球之初,美国数百所大学被迫停止线下授课,面对入学率下降、州政府资金支持减少等问题,美国高等教育机构财务压力日益加大。为了研究高校如何应对危机,《赫金杰报告》对美国不同的高等教育机构进行了财务压力测试,关键指标包括入学率、学费收入、公共资金和捐赠资金。在每个指标上处于最后20%的学校将会显示警示标记。压力测试结果显示,早在疫情前,美国高校就已显示出财务危机的警告信号。在全美范围内,超过500所高校在两项及以上指标上显示警示标记。

研究人员认为,造成美国高校财务危机的主要原因有三个:一是青少年人数减少,即高中毕业生人数减少,导致入学率降低,学校学费收入骤减;二是美国国家财政支持自2007—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后显著减少;三是许多高校财务管理不善,甚至会在招生人数下降的情况下加大开支,例如新建建筑物等。在此背景下,高校可能会在财务压力下倒闭,即便是有序关闭,学生的教育也会受到严重干扰,无法顺利完成学业。

普莱斯提到,人们普遍追求劳动力市场回报率高的专业,这给人文社会学科带来压力,愿意学习、研究相关课程的学生减少。然而,这一类专业是高等教育院校课程设置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高校必须积极调整课程结构,适应这一趋势,吸引越来越多的学生选择人文社会学科。

重新考虑品牌定位

美国国家教育统计中心数据显示,2014—2020年,美国有607所学院关闭或被合并。2018—2019年是有记录以来学院倒闭数量最多的一年,达到236所。在一片危机中,也有一些学校看到机遇,开始并购别的院校以扩大影响力。例如,美国东北大学成立了专门的并购团队,对美国以及国外几十所陷入困境的大学估值并审查其资产负债表。在一番调查后,东北大学并购了美国米尔斯学院,不仅承担了米尔斯学院的债务,还投入3000万美元建造研究所,以支持其原有学术研究,同时保留了原本计划关闭的学院。学校合并能够扩大招生基础,增加课程多样性,创造规模效应。

针对美国高校如何调整发展策略以避免倒闭,普莱斯提出了以下几点建议。第一,高校可以吸引非传统成人学生入校学习,他们比传统高中毕业生年长,也渴望继续接受教育。第二,高校可以着重吸引国际学生,尤其是那些高等教育供不应求的国家的学生。第三,陷入困境的高校也可以考虑采用远程学习技术,以扩大招生覆盖范围。例如,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和马里兰大学就是两个典型的例子,这两所大学通过积极为本科生和研究生提供攻读在线学位的选择,大大增加了招生人数。第四,在寻求与其他机构进行合并或合作时,高校可以将视野扩大至国外院校,以形成规模效应。

除了高校本身做出努力,普莱斯还建议,美国联邦政府应增加助学金。目前政府提供的助学金没有跟上实际教育成本上升的步伐,联邦佩尔助学金的最高额度约为6000美元,只能覆盖美国高等教育平均费用的17%。

此外,普莱斯认为,美国传统的高等教育院校太多,然而当前公众对传统知识的需求小于对职业教育的需求。职业教育也许能在短期内带来可衡量的高回报,美国高校需要重新考虑自己的品牌定位,成为能够提供职业教育的技术学院。


]]>

2023年01月04日 10:51
890
英国“罢工潮”凸显社会矛盾激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