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观点 理论研究

制造业强国之路 开弓没有回头箭

宋扬

2017年02月17日 12:00

第一财经日报

制造业乃一国综合国力的重要衡量因素,随着近年以来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制造业被各国寄予厚望,美国总统特朗普自竞选到上任一再宣称要让制造业回流,中国则力求从制造业大国升级为制造业强国。

近日,工信部等3部门联合印发《制造业人才发展规划指南》,至此《中国制造2025》规划体系全部发布,这标志着《中国制造2025》顶层设计基本完成,全面转入实施阶段,开启了“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中国智造”的转型升级之路。

实际上,2010年我国制造业增加值全球占比即达到19.8%,就已跻身世界制造业第一大国。然而,“大而不强”是中国制造业一直以来的痛点,在品牌塑造、创新能力等方面与其他先进国家差距仍较为明显。

而且,近年中国制造业接连受到内部和外部压力影响。一方面,国内宏观经济面临下行压力渐大、投资增速放缓的形势,亟须培育先进制造业的新动能;另一方面随着中国的人力、环境、资源等成本不断攀升,部分低端制造业企业外迁越南、印度等国家,不容乐观。

德勤此前发布的一份报告亦显示,中国目前仍是最具竞争力的制造业国家,但美国正在赶超,由于中国在人才、创新、能源政策、基础设施、法律环境方面表现皆不及美国。同时,从竞选到上任,特朗普一直强调要让制造业回流美国,并开始施以税收等手段。

同时,从更高的视野来看,制造业升级是中国经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所在,攸关国运。正是在这种内外交困的背景下,决策层加强对打造制造业强国的重视。一年多以前,国务院印发《中国制造2025》,作为未来10年引领制造强国建设的行动指南和未来30年实现制造强国目标的纲领性文件,如今相关顶层设计已基本完成。

然而,经济系统是一个相互影响的整体生态,打造制造业强国不能依靠单兵突进,不管是这次《制造业人才发展规划指南》所提到的人才问题,还是此前一直提及警惕资金“脱实入虚”的融资问题,以及制度环境、法制建设方面的不足,都足以直接或间接影响制造业的升级。

从企业融资角度看,近年随着经济增速下行,决策层曾在货币政策方面大力支持,然而大量的货币发出来后并没有能够迅速地拉动经济,反而接连流向证券市场、房地产这类虚拟经济。这不仅造成“金融虚火”危及经济,且令企业的整体融资环境未出现实质性改善。因此,大力振兴实体经济,防止资金“脱实入虚”,优化企业尤其是制造业企业的融资环境,对于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大有裨益,也是前提保障。

完善制度环境和法制建设对于打造制造业强国亦不可或缺。以多年来备受关注的中国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为例,即便国家近年越来越重视,国务院2015年末还印发《关于新形势下加快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的若干意见》,但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全国专利侵权纠纷办案20351件,同比增长42%;查处假冒专利案件28057件,同比增长32%。此类案例的频繁发生,大大挫伤了知识产权所有者的积极性,对制造业创新发展形成较大阻碍。

当然,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改革步入深水区,任何一项改良举措都会遇到或多或少的问题,何况是由制造业大国升级为制造业强国这样影响深远的大工程。更为重要的是,随着《中国制造2025》全面转入实施阶段,就注定中国的制造业强国之路开弓没有回头箭。

]]>

2017年02月17日 10:56
245
“归雁经济”须跳出低层次“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