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观点 理论研究

取缔“神仙银行”,还应打通农村金融血脉

宋扬

2017年04月20日 12:00

胡印斌
光明日报

据媒体报道,山东省临朐县辛寨镇南流村村民付某某披着算卦、占卜的外衣,假借自己供奉神仙可以治病、祈福和保佑平安,开设所谓的“神仙银行”,让村民把辛苦攒下的血汗钱存入该“银行”,8年时间非法吸收存款1300余万元。这些钱要么用来放高利贷无法回款,要么被她挥霍,到去年归案时,付某某手中仅剩现金300余元。

仅凭一张能说会道的嘴,付某某就将周边农民的1300余万元血汗钱收入囊中,确实让人震惊。不少农民只注意到付某某非法集资给出的高额利息,想着赚快钱、赚大钱,却钻进了江湖骗子早已设好的口袋。这表明,教育、提醒并帮助农民理好财十分重要。

但是,性质恶劣的高利贷诈骗背后,必然有着更为深广的社会背景和更为复杂的金融生态。付某某一手“揽储”、一手“放贷”,几年来“生意”一直顺风顺水,如果不是有贷款者跑路导致资金链断裂,想必还会继续将这间“神仙银行”办下去。这折射出一个现象,即在很多农村地区,确实存在着农民缺乏投资渠道以及经营户缺乏资金来源的问题,很多农村的经营户难以从正规的金融机构获得贷款。而当其难以从正常的渠道获得金融支持,恐怕就只能选择高利贷。

因为高利贷而引发的纠纷事件,此前媒体多有报道。可见,正规金融机构对于农村零散的市场主体过于“惜贷”,使得非法高利贷嗅到了“商机”。

尤其是,诸如此类“揽储”“放贷”,因为双方确实有需求,也因为此举确实不符合国家法律规定,所以往往会隐蔽运行,从而形成错综复杂的地下利益链条。就付某某的“神仙银行”而言,从2008年到2016年,居然堆垒起1300万元的规模,且又是置身于乡村这样的“熟人社会”,当地政府以及金融监管部门真的毫不知情?如果知情而不去及早干预、处理,甚至听之任之,任由危险成倍放大,显然存在监管失职之嫌。即便撇开非法吸收存款问题,仅就付某某装神弄鬼、愚弄群众的封建迷信行径,也完全可以早一点处置。

当然,从长远看,除了摘除类似“神仙银行”的金融毒瘤,还应该从金融下乡、普惠金融等方面入手,打通农村的金融血脉。金融机构应回应农民的诉求,畅通相关渠道,让农村的经营户能够获得充足的金融支持,不能坐视高利贷将经营户“套牢”。地方政府也要通盘考虑,让农民手中的闲钱有安全的出口。

]]>

2017年04月20日 10:22
162
100多人的大班让因材施教沦为空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