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观点 理论研究

未雨绸缪防范“金融战”

宋扬

2019年08月12日 02:43

梅新育
环球时报

去年3月22日,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征收关税,导致全球金融市场震荡至今,中美贸易战实际上已经蔓延到了金融市场。8月伊始,随着美方又一次单方面宣称新的加征关税措施,将中国定性为“汇率操纵国”,外汇市场上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连续几个交易日震荡下行,,中美贸易战的金融战场交锋升级。

我们应高度关注中美贸易战期间的金融市场,为什么?因为金融本来就是现代经济的核心,而中美两国是当今世界经济体量、综合国力最强的两个大国,金融市场体量也分居世界前两位,两国贸易、投资、金融与外部市场已经交织得相当紧密,这一点决定了双方的贸易战对金融市场影响非常显著,金融市场反应又会反过来制衡贸易争端。双方还会越来越注意到利用金融市场反应作为贸易战中打击对方的工具。

正因为如此,此次中美贸易战最突出特征之一就是对金融市场的冲击力。金融市场反应的强烈程度远远超过此前任何一次他国与中国间的贸易争端;国内外金融机构对此次贸易战的关注也远远超过此前近20年里任何一次贸易战。随着中国对外贸易规模,金融市场深度、广度、开放度的持续加大,预计中美贸易争端对金融市场的影响也将日趋显著,上述制衡、打击等的作用也会同步增强。

即使在仅仅涉及货物贸易的狭义贸易争端中,我们也需要把金融市场视为潜在可能性巨大的贸易战工具。因为无论口头争论与威胁多么激烈,无论已公布的加征关税、贸易禁运清单规模多么庞大,涉及的产业领域多么关键,只要尚未正式开始加征关税或禁运,相关货物与服务贸易就不会受到实际的影响。但是,所有这些口头争论、威胁,这些公布加征关税、贸易禁运清单的举动,都已经足够在金融市场上掀起惊涛骇浪。这一特点在此次中美贸易战中得到了充分体现,还将随着经济生活发展趋势而日益显现。

有鉴于此,在此次中美贸易战中,我们应当重视贸易争端与金融市场之间的相互影响,以求趋利避害,实现下列三大目标:最大限度降低贸易争端对我国金融市场的冲击;最大限度增强其对贸易战对手的打击和制衡;防范贸易战对手与国际游资借贸易战操纵打击我国金融市场。

基于上述三大目标,我们在贸易战中的金融战场上需要注意以下问题:宣布贸易措施的时间选择;防范对手与国际游资操纵打击我国金融市场,搞手法“创新”;重视、化解市场参与者对系统性风险的担忧。

在防范对手与国际游资操纵打击我国金融市场方面,目前国内议论较多的是以下潜在风险:美方可能强行将中美资本市场“脱钩”,包括但不限于直接或间接强迫中国概念股从美国资本市场退市,禁止美国机构投资者投资中国上市公司;强行将中国企业、金融机构与美元结算体系“脱钩”;扣押、冻结中国资产,包括中国企业、居民投资以及以美债等形式持有的官方储备资产。

在正常情况下,上述风险发生的概率很低,因为美方自身从政府、企业到社会层面都要为此付出非常沉重代价,有的风险甚至可以说是属于战争边缘的政策。但本着“做最坏打算,朝最好方向努力”的思路,我们要坚持底线思维,设想并为防范应对极端情况做好准备。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情况目前国内议论很少,却不可忽视,就是对手与国际游资通过A股+H股(即内地、香港同时上市)上市公司渠道操纵打击我国金融市场。在当前形势下,贸易战对手与国际游资若要选择直接在A股市场上进行操纵难度甚高,更可能的情况是在香港市场直接操纵A+H上市公司,通过危机传染机制间接打击A股市场。1997年金融危机期间国际游资袭击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玩两手”(在外汇市场和股票市场同时大规模卖空,抛售港币使利率大幅度上涨,股市因此大幅度下跌)手法就是利用衍生工具联动操纵股、汇两市的典例。时过20年,我们需要关注国际游资在香港股市、香港汇市、内地股市三个市场联动操纵的风险。有鉴于此,在贸易战期间,应大力稳定金融市场,以免给投机者创造进攻机会。

贸易战打了一年多,中国没有主动挑起过争端,美攻中守是客观存在,但这决不意味着美国的极限施压可以迫使中国就范,决不意味着中国只能是被动承受冲击而不会防守反击。

美国在很大程度上误以为,作为贸易顺差国,中国在贸易战中存在“先天不对称弱点”:中国对美货物贸易出口是自美进口的3倍左右,如果双方交锋仅限于货物贸易领域,美国能够打击的中国出口是中国能够打击的美国出口的3倍还多。这是美国一些夸口“贸易战必胜”的顽固派在贸易战初期自以为吃定了中国,可以主动对中国不断施压而中国无还手之力的主要理由。

但是不要忘了,贸易战中一方反击的战场与形式不是由另一方决定的。美国金融业、金融市场全世界最发达,其规模、对国民经济影响、对环境变化的反应敏感度皆远超中国同一产业。美股居于高位,特朗普上任以来美股上涨甚多,相比之下,股市波动对中国经济的冲击力则远没有那么大。做个不恰当的比喻,如果说A股遇挫对中国国民经济的杀伤力犹如从二楼会议室窗口跳下,而美股崩盘对美国经济杀伤力犹如从国贸三期顶楼跳下。

面对对方主动挑衅,我们被迫应战,追求的目标是以战止战。为此,防守和适度反击是同等重要的手段。(作者是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

]]>

2019年08月12日 10:42
225
和稀泥式执法根子是执法理念落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