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简介 新书推荐

《九寨祥云》:记录人间大爱

孙喜

2019年03月29日 01:56

舒心
《 中华读书报 》( 2019年03月13日 11 版)

        灾难文学,怎么写才能打动人心,怎么写才能有艺术上的创新?优秀的报告文学,不仅考验作者对于题材的宏观把握能力,对细节的观察、体悟和描写,更考验作者的思辨能力。陈新在《九寨祥云》的写作中,用最直接的表现形式,记录了人间大爱,显示出深厚的文学功底和对题材深度开掘的能力。

  《九寨祥云》从一开始就从不同的场景切入:正在演出《九寨千古情》的剧场,华丽的九寨天堂州际大酒店,扎西宾馆的老板何明庆,地震发生时在场者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所做所为。陈新一定是进行了扎实细致的走访,否则他不可能描写得那么详实细致,不可能告诉我们地震发生时剧场进门处雕楼上部所嵌的“九寨千古情”被震掉了哪三个字;不可能告诉我们清障路上有凸字形的塌方体。作品还原了地震发生的混乱场面,现场感极强。舒缓有致的节奏感,增强了作品的艺术感染力。

  作品的结构上非常清晰,描写了众多的人物,但是主线突出,前后呼应,每个章节每个标题都极为用心。作者像一个高明的导演,每一个小人物都在他的笔下散发出应有的光辉。书中写了九寨沟领导干部的组织营救,更多地是写了当地群众的自救、游客中的志愿者,写了九寨沟人的纯朴和善良,还有医护人员的医者仁心。作品用大量的篇幅写了九寨沟的领导干部在一线抗震救灾,有亲自带人进沟搜救的书记刘作明,有像养路工人一样一身汗一身泥指挥挖掘机的州长杨克宁,满面灰尘的县长李建军……《九寨祥云》是用真实的力量重塑了党和国家的领导干部在人民群众心目的光辉形象。

  《九寨祥云》深刻地挖掘出特殊境遇中人性的善与恶。地震发生的时候,有人哄抢御寒物资,也有人忍冻把自己的衣被让给别人。刘作明书记进沟搜寻失联群众,在搜救的过程中,在海子里发现了一具遗体,为了将之运出沟,有44个人参与其中。这个描写,在第五章《至美之心》中的第7节中,只是简单的一句话,没有再进一步展开叙述。我不确定作者是由于认为生者的营救比亡者的运送更重要,还是有意施展有详有略的叙述策略,这里大概也暗含了作者的一些思考,但是他把这种思考留白给读者。

  作者具有强烈的问题意识,他关注了灾情发生后人的生存问题。扎西宾馆的老板何明庆,宾馆负债累累,又遭遇地震重创,但他把所有的存款拿出来分给员工,并且表示欠下的钱借贷也要还给大家。宾馆停业,全家失业,以后的日子靠什么维持?“阳光明媚,他却看不到生活的希望。自己的明天在哪里?家人的幸福又在哪里?”陈新把这些话题摆出来,没有下文,却暗示着灾后重建面临的困难。在安乐村的普通村民牛玉奎的号召下,村民们先后捐出满满5卡车的蔬菜水果,可是他自己也是灾民,在帮助别人的同时,他也为自己以后的生计担忧。作家中对这些普通人的描写倾注了真诚饱满的爱和关切。

  陈新在语言的节制和文学上的追求令人感佩。对于九寨沟的风景描写让人耳目一新,对于死亡的描写,对于亲情爱情、儿女情长的细节描写,语言节制,情感内敛,却深深地打动人心。第一位出现在读者视野里的地震罹难者是剧场实习女员工周倩,在短短一百字中,生命就像一片树叶飘零的悲哀和无奈却击中人心。《九寨涅槃》一章里,作者又陆续回放那些遇难者。11个月的龙芯瑶,刚满20岁的周倩,孝顺的女儿毕倍倍……前边压抑的悲伤突然迸发,让我们陷入悲痛的回忆。令人感动的是,作者写到年龄最小的遇难者龙芯瑶时,除了写她的父亲对女儿的思念,还写了有过一面之交的福州游客林旭对小芯瑶的怀念:“他在地铁上看到遇难者的名单,突然哭了起来,悲伤得满脸是泪,惹得周围的人十分诧异”——灾难把所有的陌生人变成了亲人。但是,死者长已矣,生者当勉力。灾难来临的时候,平时被忽略的点滴的爱被唤醒,被放大。从作者平实而质朴的叙述中,我们感受到了人情的温暖。   


]]>

2019年03月29日 09:57
140
实用主义美学的生活向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