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信息 新闻中心

三星堆遗址考古获重大成果

杨雨霖

2021年09月13日 01:48

曾江 朱娜
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三星堆遗址似乎成了文物的聚宝盆,不时曝出精美绝伦器物出土的轰动新闻,引发人们对古蜀文明的遐思。9月9日,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阶段性成果新闻通气会在三星堆博物馆举行,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公布了三星堆遗址祭祀区三号坑、四号坑阶段性的重大考古成果。


出土文物题材独特

三星堆遗址出土大量珍贵文物,多学科研究和文物保护取得重要成果。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考古研究所所长冉宏林表示,三号坑(以下简称“K3”)的发掘由上海大学与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负责,自2021年1月9日启动,目前已进入收尾阶段,预计2个月内能完成田野发掘工作。K3出土各类器物残件和标本共729件,其中较完整遗物共478件(组),残件141件,出土的铜顶尊跪坐人像、铜祭坛、神树纹玉琮等器物,题材独特、细节丰富,均前所未见,为进行相关研究提供了重要素材。

四号坑(以下简称“K4”)的发掘由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负责,2020年10月9日启动,2021年8月19日结束。目前K4遗物已全部提取完毕,共出土完整器79件、残件1073件,其中出土3件铜扭头跪坐人像,从造型、纹饰等方面来说都是三星堆考古全新的发现,对研究三星堆的青铜铸造技术及艺术、宗教信仰与社会体系、与周边地区的文化交流提供了材料。此外,五号至八号坑的相关工作还在进行。

据介绍,此次发现的K3年代应与1986年发现的二号坑(以下简称“K2”)非常接近,大致应为晚商时期,K3在形制、埋藏情况、出土遗物等方面与K2高度相似。根据现场观察,K3出土的青铜树干等器物甚至有可能与K2出土的部分器物缀合,引起学界高度关注。


稳步开展多学科合作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唐飞介绍,为推进“古蜀文明保护传承工程”,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秉持“课题预设、保护同步、多学科融合、多团队合作”的工作理念,联合国内39家科研机构、大学院校以及科技公司,共同开展六座“祭祀坑”的考古发掘。

纺织品考古在此次考古工作中也有重大进展。K3中的碳十四测年样品正由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年代学实验室进行检测,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在现场进行了埋藏堆积的有机残留物检测,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K3青铜大面具等器物上发现了纺织品残留物。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中国丝绸博物馆等单位对K4出土纺织品进行了显微观察和检测分析。研究人员在K4灰烬层一件青铜器旁发现了麻线的堆积,它们呈现有序排列的状态,一缕一缕,肉眼可见。经提取后,研究人员通过显微镜观察到麻线并不存在经纬组织结构,仅一缕一缕排列成比较有序的线条。随即研究人员对其他土样做了进一步的显微观察,发现了具有明显经纬组织结构的纺织物。通过观察分析显微形态,结合其他科学分析结果,判定为平纹组织结构的丝绸残留物,这是研究人员首次在三星堆新一轮祭祀坑考古发掘中发现丝绸残留物。

冉宏林介绍,K3发掘下一步工作主要包括:完成剩余埋藏器物的提取,并厘清北部灰烬堆积与其他器物的关系;对坑底、坑壁进行精细发掘,为复原K3形成过程提供依据;全面开启发掘材料的整理工作与报告、图录编撰工作。对K4所在的工作舱进行加固保护后,将用于南方潮湿环境出土文物前期保护研究,并为后期成果展示和现场土遗址对比研究做准备。


]]>

2021年09月13日 09:42
155
“学科交叉视域下的庄学研究与传播”学术研讨会在线上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