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传工作 党建新声

“两个必然”的理性思考

.---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八十周年之际

宋扬

2002年09月26日 16:21

1848年,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这部马克思主义的纲领性文件中宣布:“随着大工业的发展,资产阶级赖以生产和占有产品的基础本身也就从它脚下被挖掉了。它首先产生的是自己的掘墓人。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这是马克思主义的一条基本原理,即“两个必然”——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这是马克思恩格斯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和方法,对资本主义经济运动规律进行科学分析后的结论。
   
    从此,“两个必然”的论断唤醒和鼓励了全世界被压迫阶级、被压迫民族和被压迫人民。20世纪以社会主义制度的诞生、发展而载入史册。社会主义从理论到实践、从一国到多国的发展,证明了“两个必然”的正确性。但,当历史的脚步迈进到20世纪90年代,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国际社会主义运动遭到严重挫折,社会主义国家从原来的16个锐减到5个。社会主义运动陷入低潮。相反,西方资本主义却并未象马克思、列宁所预言的那样走向衰亡,仍具有相当强的生命力,在经济、科技等诸方面独领风骚,走在最前面。一时间,“科学社会主义本身就是一种乌托邦”等论调甚嚣尘上。甚至在我们的一些党员干部中也程度不同地产生了“信仰危机”。社会主义面临的严峻挑战,使我们必须冷静下来,结合时代特点,对“两个必然”这一基本原理作深层次的理性思考。这对于广大党员及人民群众澄清认识、坚定信念,团结在党中央周围,高举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旗帜,把我国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推向深入具有重大的意义。
   
    一、“两个必然”的科学性
   
    面对当代资本主义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与国际社会主义运动的严重挫折,马克思恩格斯“两个必然”理论是否过时了呢?资本主义就是最合理的制度吗?通过下面的分析,我们得出“ 两个必然”理论的正确性是不可动摇的。
   
    1、资本主义的固有矛盾并没有消失,而是依然发展着。
   
    和马克思所处的时代相比,资本主义发生了巨大变化:一是剥削剩余价值的方式发生了变化。绝对剩余价值少了,相对剩余价值多了。过去那种靠延长劳动时间、加大劳动强度、血腥残酷地剥削无产阶级获得绝对剩余价值的行为,在现代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已大大减少;二是生产的环境、条件发生了变化。资本有机构成高了、集约型生产多了,工人的生产环境改善了;三是贫困的表现形式发生了变化。绝对贫困的成分少了,相对贫困的成分多了;四是人口的贫富构成数量比重变了。少数人极富、多数人极贫的状况改变了,出现了少数人穷、少数人富、多数人为中产者的现象;五是社会对财富的容纳力变了,创造社会财富和社会服务的领域扩大了。马克思当时分析的“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再也容纳不下它所创造的财富了” ,因而生产关系必然与生产力发生矛盾、必然爆发革命的条件发生了变化;六是生产的社会化程度提高,生产资料的占有方式发生了变化。股份制和一定程度上的国家调控使一部分绝对私人资本转化为社会资本;七是资本、科技、管理在物质生产和财富创造中的作用发生了变化。知识产权的出现、所有权与经营权的分离,使科技、管理从属于资本的状况发生了变化,出现了资本家雇佣高级管理专家管理企业、科技人员靠发明成为资本家的情况;八是由于新科技高速发展,垄断出现了新情况,与列宁20世纪初对世界状况作出的判断有很大的变化。如,垄断组织靠垄断提高价格攫取高额利润、消灭竞争造成技术停滞的状况已不再明显,跨国集团对世界经济发展的积极作用逐渐增大。
   
    资本主义尽管发生了上述变化,却只是在形式上、数量上的变化,其本质并未根本改变。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仍然是私有制,虽然私有制的实现形式出现了新的模式;资本统治与剥削雇佣劳动的关系仍然是最基础的关系,虽然劳资之间的矛盾有所缓和;资本主义生产的实质仍然是剩余价值生产,虽然工人的劳动时间缩短,劳动条件有所改善;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依然存在,周期性的经济危机依然多次爆发,虽然表现形式有所不同,损害程度有所减弱;资本主义国家贫富两极分化的现象依然严重,资本主义发展的不平衡规律依然在起作用。全世界180多个资本主义国家和地区中,绝大多数处于落后、贫困状态,如刚果、扎伊尔等非洲资本主义国家长期处于贫困状态。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与落后国家之间的“南北矛盾” 、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西西矛盾”并没有消除,而是经常出现争夺与斗争。
   
    由此可见,一个半世纪前马克思恩格斯作出“两个必然”科学结论的依据——资本主义的最大矛盾以及它派生出的三对矛盾(即:国内两极分化劳资对比;国际上对殖民地半殖民地劳动人民的残酷剥削和压迫;资本主义列强之间不断争夺势力范围并进行战争)并没有发生根本性改变,“两个必然”的科学性毋庸置疑。
   
    2、资本主义国家吸取历史的教训,借鉴社会主义理论,学习社会主义长处,积极地进行调整,对资本主义制度修修补补,缓减矛盾,取得了发展,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两个必然” 的正确性。
   
    资本主义的变化,恰恰是在马克思、列宁分析中所指出的弊端方面发生了变化。20世纪中叶,社会主义在世界的崛起,在资本主义世界产生了巨大的震动,它们在和社会主义的对峙和交流中,参照借鉴社会主义好的方面,改良国家管理行为和社会管理行为,限制资本家个人行为,缓和与人民的矛盾,部分克服了马克思、列宁所指出的资本主义的弊端。从而,资本主义有了新发展。资本主义至少在4个方面参照社会主义的做法进行了调整:①通过各种法规、经济杠杆,增强了国家对社会的控制。如用法律约束微软公司的行为。②通过股份制、证券交易等,促进绝对个人资本向社会资本转变,同时,通过国家的管理和调控缓解生产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的矛盾。③对社会分配进行适当的调节。西方发达国家遗产税目前最低的为50%,高的则达到80%--90%。④对工人的权利予以重视。西方国家大都制定了工会、工人工资、劳动环境、工作时间、工作年龄等方面的法规,这在一定的程度上对工人的权益予以保护。资本主义针对马克思提出的问题,参照社会主义国家的长处,克服了一些弊端,缓解了一些矛盾。这种积极的借鉴学习,是资本主义国家发生变化的一个重要因素。资本主义在当代的发展,是马克思主义启发的结果,是马克思“两个必然”理论的胜利,它不仅没有推翻、反而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两个必然”的正确性。正如西方资产阶级学者所坦白的:《资本论》把资本主义描绘得千疮百孔,我们正是按照《资本论》的描绘来修补资本主义这条船,才使它没有沉没,照样在航行。
   
    3、我国改革开放20年的实践充分证明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正确性。
   
    历史从来都是在曲折中前进的,没有平坦的涅瓦大街可走。社会主义目前的挫折,并不意味着社会主义的失败,相反,它提供了丰富的思想和经验材料,为社会主义实现新飞跃提供了契机。中国共产党就是不断从自身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挫折中吸取营养,创造了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中国不仅经受住了严峻的考验,而且创造了辉煌的成就(1990年中国国内国民生产总值GDP为18547亿元人民币,1999年上涨为82054亿元人民币)。邓小平同志说:“只要中国不垮,世界上就有1/5的人坚持社会主义,只要中国社会主义不倒,社会主义在世界上将始终站得住。”一个把马克思主义与本国实践以及时代特征相结合的全新的社会主义正在崛起。实践证明,马克思恩格斯的“两个必然”的理论是正确的。
   
    二、“两个必然”的长期性
   
    但是,“把世界历史设想成一帆风顺的向前发展,不会有时向后作巨大的跳跃,那是不辩证的、不科学的,在理论上是不正确的。”“两个必然”的实现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这是因为:
   
    1、从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过程来看,任何一种新的社会形态取代旧的社会形态,都不是、也不可能在短暂的时期内完成。只要其内部的生产关系能够容纳得下不断向前发展的生产力,只要其内部的阶级对抗还未发展到不可调和的地步,它就绝不会退出历史舞台。且不说封建社会代替奴隶社会,也不说资本主义在全世界范围内代替封建主义,仅仅在西欧,从1640 年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到1875年法国第三共和国诞生,资本主义制度从初步建立到基本巩固,就经历了235年的时间。其间,发生过多少次王朝复辟,进行过多少次血与火的反复较量?这还仅仅是一种私有制代替另一种私有制,一个剥削阶级取代另一个剥削阶级,并且这种取代是在新的生产关系已经在旧的社会关系中得到一定发展的情况下发生的。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则是要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实现共同富裕,为全人类创造一个自由、平等、和谐、幸福的崭新世界。这是与传统所有制关系最彻底的决裂。在资本主义条件下,由于无产阶级无法掌握任何形式的生产资料,社会主义生产关系不能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得到发展。再加上私有制的经济、政治、文化已经形成一种非常庞大的根深蒂固的存在,支配着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影响到包括无产阶级在内的所有人的思维方式、行为方式。因此,要与传统所有制关系决裂,要与传统观念决裂,决定了这一伟大的社会主义革命的激烈程度、广泛程度和深刻程度。同时,无产阶级的对手——资产阶级集历史上一切剥削阶级的统治经验和本领于一身,并且由于历史条件,它还掌握着以往剥削阶级所不能有的先进科学技术。所以,社会主义要取代资本主义比其他社会形态更替所面临的难题更多,所需要的时间更长。
   
    2、从社会主义的产生看,社会主义革命并不是按照马克思恩格斯最初的设想在几个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同时发动并陆续取得胜利,而是在经济文化都比较落后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首先出现的。这就使这些国家在跨越了资本主义的“卡夫丁峡谷”后,面临着大力发展生产力,实现国家的工业化、现代化、民主化、法制化等重大任务。“我们搞社会主义才几十年,还处在初级阶段。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制度,还需要一个很长的历史阶段,需要我们几代人、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坚持不懈地努力奋斗……”社会主义建设是一项前无古人的事业。在经济文化落后的国家怎样建设社会主义、采取什么样的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具体形式、才能使本国的生产资料公有制的程度和范围与生产力发展的实际水平相适应等,这些都没有现成的答案,无经验可循。所以列宁说,建设社会主义就是攀登一座还没有勘探过的非常险峻的高山,“在这里既没有车辆,也没有道路,什么也没有,根本没有什么早经试验合格的东西!”因此,我们历经坎坷、惊涛骇浪、悬崖峭壁是在所难免的。
   
    3、社会主义国家一诞生就面临异常严峻的国际环境,处于强大的资本主义世界的包围之中。苏维埃在建立之初就遭到了英法美等十四国的武装干涉。二战前资本主义国家对社会主义国家颠覆主要以武力进攻为主,二战后则主要以和平演变为主。随着经济全球化进程的加快,科技革命的迅猛发展,社会主义将面临越来越严峻的挑战。社会主义国家与西方敌对势力在渗透与反渗透、颠覆与反颠覆方面的斗争将是长期的、复杂的。
   
    4、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在二战后纷纷对自身进行调整,出现了较大的变化。这些变化极大地激发了资本主义的生命力,使发达资本主义国家50多年来在生产力和科学技术等方面的发展,超过了整个资本主义以往几百年历史中发展的总和,则更加延长了“两个必然”的实现过程。
   
    三 实现“两个必然”的思考
   
    资本主义不会自然灭亡,社会主义也不会自然产生。在落后的国家建设社会主义,最终实现 “两个必然”需要遵循特殊的规律。特别是在经济全球化、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新世纪,如何实现“两个必然”值得我们深入思考。
   
    1、必须解放思想,结合本国具体实践,走具有本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由于各国国情不同,社会主义没有固定的模式,必须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与时代特征、本国国情相结合,走具有本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这是社会主义得以兴旺、永葆活力的根本途径。恩格斯曾指出:“所谓‘社会主义’不是一成不变的东西,而应当和其它任何社会制度一样,把它看成是经常变化和改革的社会。”“我们的理论是发展的理论,而不是必须背得烂熟并机械地加以重复的教条。”而长期以来,社会主义国家习惯于把马克思主义看作是不可更改的教条,不顾历史条件,不联系实际情况,一味照抄照搬,给社会主义的发展造成了严重的危害。苏联、东欧剧变后,各国共产党独立自主的倾向进一步增强,更加强调从本国实际情况出发,建设具有本国、本民族特色的社会主义。中国共产党十五大提出要把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全面推向二十一世纪;越南决定搞“越南特色”社会主义,现在正处于“社会主义过渡的初级阶段”,要以社会主义为方向,实行由国家管理、按市场机制运作的多种成分的商品经济;古巴共产党强调在稳步的改革开放中巩固和发展有“古巴特色”的社会主义;朝鲜在坚持“朝鲜式社会主义”的前提下,内外政策上也有所调整,如建立经济开发区、主张吸收外资等。历史经验证明,各国的革命和建设要取得成功主要靠本国党和人民解放思想,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各国具体实际相结合,走具有本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
   
    2、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社会主义的巩固和发展,关键要靠自己。20世纪的社会主义国家几乎都是在经济发展处于落后状态的国家诞生的,负有发展经济的历史使命;同时,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社会主义国家大力发展生产力。邓小平指出:“社会主义的本质,就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也主要体现在它能比以资本主义为代表的剥削制度创造出更高的劳动生产率,更丰富的物质财富,并能更大限度地提高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因此,面对和平与发展的新世纪,社会主义国家应抓住机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大力发展生产力,提高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办好本国的事情,才能在日益激烈的国际竞争中站稳脚跟,充分体现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3、必须适应新科技迅速发展的形势。在刚刚过去的20世纪,科学技术得到了快速发展,空前繁荣,特别是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来,以信息、宇航、生物工程等高科技为主导的新科技革命风起云涌,对当今国际政治、经济、文化及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产生了极其广泛而深刻的影响。当前,国际间的竞争与较量是经济与综合国力的竞争与较量,说到底也就是科学技术的竞争与较量。社会主义只有首先在科学技术上显示出自己的优越性和发展潜力,才能改变落后的状况,扭转被动的局面,使自己处于有利的地位,赢得与资本主义相比较的优势。
   
    4、必须实行依法治国,加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争得民主。”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社会主义现代化。要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在政治上就必须充分发扬社会主义民主。而法制是民主的确认和保障,离开法制谈民主无疑是一句空话。因此,必须建立、健全法制,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大力提高公民的法律意识,真正实现依法治国。但是,几乎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由于都深受封建主义影响,尤其是都未经历过成熟的资本主义发展阶段,缺乏资本主义民主对封建主义的系统清理,所以,十月革命以来,社会主义国家屡屡出现践踏民主与法制的现象,如政治生活中搞集权制、终身制、以党代政等,严重破坏了社会主义的形象,造成了严重的损失。因此,依法治国、加强社会主义民主法治建设刻不容缓。
   
    5、必须实行对外开放,大胆借鉴和吸收人类社会的一切优秀成果。列宁曾经说过:“苏维埃政权+普鲁士的铁路秩序+美国的技术和托拉斯组织+英国的国民教育等等等等 + +=总和= 社会主义。”社会主义要发展,要赢得与资本主义相比较的优势,必须实行开放政策,吸收、借鉴人类社会的一切优秀成果。经验证明,关起门来搞建设是不可能成功的。邓小平指出;“现在任何国家要发达起来,闭关自守都不可能。”“中国长期处于停滞和落后状态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闭关自守。”当然,在借鉴一切有用的方法发展生产力的同时,必然注意抑制那些腐朽、消极因素的影响,防止它们冲击社会主义制度。
   
    6、必须全面加强党的建设。外因仅是条件,内因才是事物变化的根据,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共产党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执政党,是领导社会主义事业的核心力量,只有党的领导正确、到位,才能保证社会主义航船披波斩浪,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进。如果共产党内部发生问题就有可能危及整个社会主义事业。邓小平同志早就警告说:“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部。”历史经验证明,社会主义要实现新世纪的振兴,关键是执政党如何在新形势下加强和改进自身建设问题。首先,必然坚持马列主义对党的指导地位,牢牢贯彻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擅于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与本国实际、时代特征相结合。其次,要加强党风建设,力争建设一支高素质的领导干部队伍,要讲学习、讲政治、讲正气,做到“三个代表”,始终保持工人阶级先锋队的性质。再次,必须形成一个真正以马克思主义者为核心的坚强中央领导集体,并自觉拥护这个核心。
   
   
   
   
   
   
    ]]>

2013年09月28日 01:38
32749
“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与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