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研究 理论研究

释放数字经济新优势 激发经济发展新动能

沈华

2023年03月21日 09:18

许爱萍 王双
中国社会科学网

党的二十大报告在“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着力推动高质量发展”部分指出,“加快发展数字经济,促进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数字贸易、教育数字化、文化数字化战略等词汇在报告中均有提及,意味着这些领域是未来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方向,数字经济发展已上升为国家战略,成为我国可持续发展、产业能级提升、经济快速发展的关键,也是我国应对恶劣国际环境、抢占未来国际经济竞争的战略制高点,构筑国家竞争新优势,积极融入全球产业链的“金钥匙”。

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是数字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数字经济时代重构经济新优势的实现路径,也是实现中国经济优化转型和健康发展的有效抓手。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2022年12月发布的《全球数字经济白皮书》,数字经济主要分为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数字治理化、数据价值化。其中,数字产业化与产业数字化为生产力领域,数据价值化为生产要素领域,数字治理化为生产关系领域。数字本身可以发展成为一种新兴产业,即数字产业化。数字产业化为数据要素的产业化,能够为其他产业的数字化提供相应的数字化解决方案、设施、产品、服务等。数字也可融入到其他产业中,即产业数字化,数字经济通过工业互联网、无人驾驶、线上平台、两化融合等途径和方式助力以传统产业为代表的其他相关产业,提高产业效率、焕发新动能。在此过程中,将引入数字相关技术,数据也成为产业、企业关键的生产要素,相应的生产关系也将发生变化。如制造业的智能工厂、数字化车间兴起,PLM与ERP系统的普及等,使企业的生产、管理效率大大提升,助力产业能级的提升。产业数字化与数字产业化为相互促进过程,数字产业化为供给,产业数字化为需求或应用场景。

发展数字经济已成为全球共识,数字经济已成为各国促进经济复苏、重塑竞争优势的关键力量,我国高度重视数字经济的发展,将逐渐成为全球数字经济发展的引领性力量。数字经济为新旧动能转化的关键,也是各产业升级的主要通道之一。可以说,各国谁先掌握数字发展的“密码”,谁就能在下一轮的国际竞争中脱颖而出。各国出台多项政策与举措,要在数字经济中抢占发展制高点。我国很早就认识到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性,早在2016年杭州举行的G20峰会上发布的《二十国集团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就提出“数字经济是全球经济增长日益重要的驱动力,在加速经济发展、提高现有产业劳动生产率、培育新市场和产业新增长点、实现包容性增长和可持续增长中正发挥着重要作用”,并提出从“提高数字包容性”“促进信息通信技术领域的投资”等方面进一步释放数字经济的发展潜力。此外,我国还专门发布了《“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规划中明确“我国数字经济转向深化应用、规范发展、普惠共享的新阶段”,并指出数据要素市场体系、产业数字化转型、数字产业化水平、数字化公共服务、数字经济治理体系等方面的发展目标,且针对性地提出了发展举措。《“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起着数字经济发展“灯塔”的作用,为数字经济的发展指明了方向,如在推动数字产业化方面,规划中指出从增强关键技术创新能力、提升核心产业竞争力、加快培育新业态新模式等方面发力,助力数字逐步产业化。

我国不断完善数字经济产业政策体系,为数字经济拓宽发展空间,以数实融合推动经济复苏,为经济高质量发展创造新动能和新引擎。我国高瞻远瞩,为数字经济的发展部署了众多举措,从组织领导、乡村建设、工业互联网、基础制度等方面落实发展数字经济。为发展数字经济,我国专门成立了数字经济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制度,该会议制度由国家发展改革委申请,于2022年7月被国务院办公厅批准建立。此会议制度的建立明确了数字经济的组织领导核心,使数字经济的发展规划及政策制定有了顶层出处,数字经济的重大工程以及相关示范试点也在部际联席会议制度下统筹推进。不仅如此,《全国一体化政务大数据体系建设指南》《工业互联网综合标准化体系建设指南(2021版)》《数字乡村发展行动计划(2022—2025年)》《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关于构建数据基础制度更好发挥数据要素作用的意见》等均是我国对数字经济战略的规划落实,数字经济应用场景不断扩展,实体经济数字应用不断深化,以数字经济的高渗透性、边际效益递增性、高附加性、快捷性等赋能实体产业实现“脱胎换骨”与提质增效,使实体经济获得快速裂变与增长。

我国数字经济发展正步入快车道,催生出大量新的数字产品,涌现了新职业,产生了新业态新模式,焕发了发展新活力,为中国经济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实现换道超车创造机遇。在数字经济领域,催生了大量新数字产品,如智能语音产品、智能工厂软硬件、智慧金融平台、电子合同、智能门锁、智能监控、智能仪表、自主挂号机、数字控制系统等数字产品;涌现大量新职业,如数字化解决方案设计师、数字孪生应用技术人员、农业数字化技术人员、智能安防技术人员、数据库管理员、数据架构师等;产生了大量新业态新模式,如数字贸易、互联网医疗、无人配送、共享出行、数字文旅、数字车间、智能工厂等新业态新模式。数字经济打破了数据交流壁垒,为生产、仓储、管理等企业全生命周期,以及产业的供需匹配、企业协同等方面数字化赋能,节省了大量在人力、沟通协作、上下游对接、资源匹配等方面的成本,且新业态新模式成为新的增长点,使产业卸去沉重的“负担”,释放出产业发展活力。此外,数字经济在第三产业最先融入渗透,产生新产品新职业新模式新业态,在第一产业、第二产业中渗透融合相对较慢,未来第一、二产业将成为数字经济赋能的潜在重要领域。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高度重视数字经济发展,高屋建瓴地出台多项举措、政策助推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在党的领导下,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数字治理均取得了巨大成果,传统产业在数字助力下焕发新动能,新业态新模式不断涌现,呈现“百花齐放”的发展局面。党的二十大报告为我国发展数字经济再次指明发展方向,抓住数字这一关键生产力,打牢数字基建等发展根基,创新数字发展模式,做大做强数字经济,以数字经济为通道释放产业发展的巨大能量,将为我国经济发展创造新引擎,也必将为全球数字经济发展创造“中国样本”。

【本文系天津社科院重点项目(21YZD-04)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均系天津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天津社科院基地研究员



]]>

2023年03月21日 17:19
566
走体现中国特色的农业强国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