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研究 理论研究

以结构转型推动高质量发展

沈华

2023年03月30日 08:48

迟福林
经济日报

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高质量发展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首要任务”。面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国作为具有巨大发展潜力的经济大国,实现高质量发展,关键是抓住机遇、应对挑战,通过结构转型充分释放14亿多人潜在的增长动力和发展活力,以结构转型推动高质量发展,以结构转型赢得主动、赢得未来。

以结构性改革释放转型新动力

经济转型的本质,是通过结构调整和制度变革,实现结构再平衡和结构升级。结构转型既是发展问题,也是改革问题。实现高质量发展离不开结构转型。我国经济结构转型具有自身的突出特点。一方面,我国14亿多人口的消费结构正在发生重要变化,另一方面,全球经济格局变化深刻影响我国经济结构转型的外部环境。未来10年左右,我国产业结构、消费结构、科技结构、城乡结构、贸易结构都至少有10个至15个百分点的升级空间,蕴藏着高质量发展的巨大潜力。以消费结构为例,预计到2025年,服务型消费占比有望从2021年的44.2%提升到50%左右,带来10万亿元左右的新增消费市场,形成我国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支撑。在新发展阶段,要稳步推进产业结构、消费结构等方面的转型升级,以结构转型赢得高质量发展的主动。

作为拥有14亿多人口的大国,我国经济结构转型有巨大空间,同时面临的问题非常复杂、任务也非常艰巨。这既有发展不平衡带来的结构性失衡,也有体制性摩擦带来的结构性失衡。解决结构性矛盾与问题,既需要结构性政策调整,更需要结构性改革的突破;既要以稳定经济增长为主要目标推进结构性政策调整,推动形成更具弹性的经济转型政策和社会发展政策,也要推进与结构转型相适应的结构性改革。

从当前情况看,推进结构转型,需要不断破解政策与体制、体制与体制、短期与中长期等方面的结构性矛盾;需要不断化解需求与供给、工业与服务业、经济增长与社会发展等结构性问题。从实践看,结构转型需要稳定并增强发展预期、充分激发市场活力、形成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这些都直接依赖于结构性改革的突破。从结构转型的具体任务来看,适应产业结构、消费结构转型趋势,要以服务领域为重点,着力打破市场垄断和行政垄断,促进现代服务业与先进制造业深度融合,并实现消费与供给的良性循环;适应科技结构升级趋势,要深化科教体制、人才管理体制改革,完善企业投入基础研发的体制机制,激发科技创新活力,释放科技创新潜力;适应城乡结构转型趋势,要推进公共资源与生产要素双向自由流动的体制改革,加快完善城乡基础设施;等等。

14亿多人口大国的结构转型,既是中国发展的重大机遇,也是世界经济增长的重大利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经济转型升级具有国内国际的双重意义,在推动自身转型发展的同时,也将促进全球经济的复苏和增长,为全球经济转型发展和治理变革注入新活力,促进形成更加稳定、多元、平衡、包容的世界经济格局。

以高水平开放推动结构转型

我国经济发展是在开放条件下取得的,未来实现高质量发展也必须在更加开放的条件下进行。未来几年,我国推进高质量发展,既有结构转型的巨大潜力与空间,也面临着外部环境变化的重大挑战。促进高水平开放与推动经济结构调整密切相关。应对世界之变、时代之变、历史之变,我们必须把高水平开放与结构转型结合起来,以高水平开放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稳定经济增长,实现高质量发展,既取决于消费结构、产业结构、城乡结构、能源结构等方面的调整优化,又取决于结构转型与国际市场的融合程度。构建新发展格局是与我国结构转型趋势相适应的中长期发展战略,需要高水平开放与高质量发展的相互促进、国际市场与国内市场的相互融合。为此,要把高水平开放与结构转型结合起来,协同推动高水平开放与强大国内市场建设。例如,以开放创新破解“卡脖子”难题,实现新型工业化的重要突破;以适度扩大优质商品与服务进口满足国内消费需求,促进消费结构升级;等等。

要以高水平开放拓展要素配置空间,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从要素流动型开放向制度型开放升级,将对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带来更大促进作用。一是以主动开放释放超大规模市场潜力,推动内外市场联通、要素资源共享,实现国内循环和国际循环的良性互动。二是以服务贸易为重点建设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加快打破服务业领域的市场垄断与行政垄断,推进服务业领域国有资本布局优化和结构调整。三是强化服务贸易自由便利的制度安排。加快制定并实行全国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减少制约要素流动的“边境上”和“边境后”壁垒;以海南自由贸易港等为依托,着力打造服务贸易开放新高地。四是以制度型开放推进制度性变革。例如,要加快深化服务领域资金、人才、数据等要素流动型开放,突出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等制度建设,在对接国际经贸规则中推动全面深化改革。

我国推动高水平开放,不仅为推进双边、区域、多边自由贸易进程提供了重要动力,也将进一步提升我国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的影响力和制度性话语权。未来,要主动参与全球治理,塑造我国国际经济合作和竞争新优势。一是务实推进RCEP进程。2021年,我国与RCEP其他成员国贸易额同比增长18.1%,占我国外贸总值的30.9%。未来几年,以RCEP为抓手,与其他成员国合力建设全球最大自由贸易区,是我国推动高水平开放的重中之重。二是以服务贸易和数字贸易为重点积极参与全球经贸规则制定。要积极推动加入《数字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加快构建我国数字贸易规则方案,制定数字贸易规则设计工作计划、实现路径和时间表,建立统筹协调机制,推动各规则模块有序构建。三是在广泛协商、凝聚共识基础上改革和完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

作者系海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




]]>

2023年03月30日 16:48
1611
规范财富积累机制的政治经济学阐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