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研究 理论研究

以数字经济推进我国贸易高质量发展

沈华

2023年04月06日 08:36

光明日报
赵春明 褚婷婷

党的二十大报告指出,高质量发展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首要任务,并提出要加快发展数字经济,加快建设数字中国和贸易强国。对外贸易的高质量发展是我国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建设贸易强国的重要体现,数字经济对贸易的高质量发展具有多方面的促进作用。

数字经济具有降低成本和规模经济效应,能够以“增量”促进贸易高质量发展

量变是质变的基础和前提,在当前我国外贸面临的风险挑战明显增多、稳外贸压力加大的形势下,稳定外贸增长是首要任务。贸易成本和生产率是影响贸易增长的关键要素,贸易成本的降低、生产率的提高能够扩大贸易规模和贸易产品的种类。数字经济能够通过信息、网络、数字化平台等,打破传统的地域限制和时间约束,使信息传递、经济往来更加直接、快捷、高效,降低贸易的信息成本;新兴的数字支付手段能够降低贸易的支付成本;数字经济能够以电子信息化简化贸易流程,降低贸易的传统规则性成本。此外,数据作为数字经济最为核心的生产要素,可以无限供给、无限增长,且易被存储和复制、边际成本几乎为零,在与其他要素协同联动的情况下,能够进一步激发要素的潜在价值,增加生产要素的边际报酬,使数字经济在生产要素层面产生规模经济效应,进而扩大贸易规模,以“增量”促进贸易高质量发展。

数字经济具有技术创新效应,能够以“提质”促进贸易高质量发展

产品的技术含量和质量是消费者需求偏好差异的重要影响要素,决定着贸易的可能性和不可替代性。技术含量较高的、质量较好的产品在贸易中需求更为稳定,具有较强的不可替代性,竞争力较强,能够提升贸易的成长性和抗风险性,即增强贸易的韧性,是贸易高质量发展的核心要义。一般而言,技术功能复杂、质量较好的产品往往技术含量较高,交易价值较高,对比以资源或劳动力为比较优势的贸易,技术上的比较优势能够获得更为持续的贸易规模和贸易利益。数字经济的技术创新效应为提升产品质量和技术含量提供了技术上的可行性和有效性,不仅能够通过智能化、数字化的标准化生产体系和监测体系提高产品质量,还能够通过数据、数字技术的嵌入使产品增加数字化的功能与属性,增加产品的数字化售后服务等,这些都提升了产品的质量和技术含量,增强了贸易的韧性。同时,交互式的数字信息平台、大数据等数字技术的应用能够及时反馈需求与消费的匹配度与差异性,为贸易企业的前瞻性技术研发提供方向与重点,通过及时发现产品质量问题或不足,精准捕捉未来需求来提高产品质量和产品技术功能的适应性,以更优质的产品和更高的产品技术含量抢占贸易先机,提高贸易的潜力和可持续性,以“提质”促进贸易高质量发展。

数字经济具有全球价值链分工升级效应,能够以“扩利”促进贸易高质量发展

附加值是在产品原有价值的基础上,通过生产过程中的有效劳动创造新的价值,包含技术含量、文化价值等。在正常情况下,产品附加值与产品利润成正比,也就是说贸易的附加值决定了贸易的获得利益。一方面,数字经济能够有效减少企业参与全球价值链分工的合规、信息、运输、交易等贸易成本,降低企业链接全球价值链的难度,为企业参与全球价值链分工及分工地位提升提供了最为基础的成本优势支撑;另一方面,数字经济也为企业参与全球价值链分工提供了技术优势支撑,企业通过数字化的技术创新能够更为广泛地进行设计、产品开发、生产制造等增值活动,促进企业参与全球价值链分工程度的加深和地位的攀升。从技术含量的附加值来看,数字经济能够提升贸易产品的技术含量,增加贸易的附加值,扩大贸易利益。从文化价值的附加值来看,网络推广、数字化的用户体验和售后服务等数字化营销和服务模式,能够提高产品的知名度与认可度,提升产品的品牌价值和文化价值,增加贸易的附加值。总之,数字经济通过全球价值链分工升级效应,能够有效增加贸易的技术含量和文化价值等附加值,扩大贸易利益,以“扩利”促进贸易高质量发展。

数字经济具有产业结构升级效应,能够以“结构”促进贸易高质量发展

一方面,数字经济为贸易的结构升级和优化提供了坚实的产业基础。数字经济能够以其技术创新效应为依托,创新产业发展的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提升产业绩效;通过数字化智能化的生产系统、合作平台等提升产业的生产效率、协作效率,提升产业效率;以数据、信息、互联网等数字要素丰富产业的生产内容,突破生产的信息约束障碍,优化产业的资源配置能力,促进产业结构合理化发展;数字技术与传统产业的逐步融合构成了产业数字化发展,产业数字化带来的提质增效将推动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促进产业结构向高级化发展,从而为贸易结构的优化和升级奠定坚实的产业基础。另一方面,数字经济还直接改变和优化了贸易结构。数字经济对货物产品质量和技术含量的提升作用,对货物贸易升级具有积极影响,货物贸易商品结构将趋于向知识和技术密集型贸易转变。与此同时,数字经济发展促成的数字产品和数字技术直接扩展了服务贸易的产品范围,以数字为标的的数字贸易更是以贸易方式数字化、贸易对象数字化创新了服务贸易的发展机制,特别是在当前我国服务贸易规模长期逆差、技术含量和附加值较低的传统服务业占据主要位置、服务贸易结构不合理的现状下,数字贸易是创新我国服务贸易发展的有效动力,能够促进服务贸易发展,优化我国一直以货物贸易为主要支撑的贸易结构,从“结构”上促进贸易高质量发展。

数字经济具有高效的媒介效应,能够以“服务”促进贸易高质量发展

网络、信息技术手段与传统金融服务相结合的数字金融,创新了金融服务模式,通过开展线上渠道,扩大了金融服务的范围和客户群体,特别是能够解决因客户较为分散、规模较小等造成的获得金融服务难问题,降低了获得金融服务的成本,提高了金融服务效率,使金融服务的广度和深度得以延展,提高了金融服务的普惠性。当企业有投融资需求,或是需要金融服务进行贸易支付结算时,具有成本、信息、效率优势的数字金融将对企业参与高质量贸易产生积极影响。同时,电子形式的货币即数字货币,是数字引导的货币体系的重大变革,不仅使支付结算更加便捷、高效,还降低了支付成本,具有成本较低、规模报酬递增、网络正外部性等特征优势。尤其是数字货币创新形成了跨境的支付结算通道,便于贸易往来资金的快速成功流动,能够提高贸易的成功率与企业参与贸易的积极性。此外,数字货币特别是法定数字货币,还能够及时反映货币的需求与供给、金融市场发展情况、宏观经济数据等,为国家或地区制定货币政策提供依据,调节和精准实施货币政策,具备服务贸易增长甚至是对贸易进行逆周期调控的功能,以“服务”促进贸易高质量发展。

作者简介:赵春明 褚婷婷,分别系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博士后,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22AJL012〕阶段性成果




]]>

2023年04月06日 16:36
1720
数智时代数量经济学发展面临的挑战与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