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研究 理论研究

充分释放老年健康领域的人口红利

沈华

2024年03月21日 02:35

蔡昉
学习时报2024-03

完善人民健康促进政策、推动实现全体老年人享有基本养老服务,是党的二十大作出的战略部署,是实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实现人口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内容。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把健康和养老问题落实在一系列政府工作部署中。作为社会保障重要内容的老年健康服务,需要以增进基本公共服务供给的方式来推动;涉及老年人群的健康产业,则是银发经济与大健康产业的交集,可以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因此,促进老年人健康的重要意义,甚至超出了基本公共服务体系完善和涉老服务产业发展本身。要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挑战出发,探索老年人健康产业发展,从供需两侧培育经济增长动能。

人口老龄化加速带来的挑战

随着中国人口结构性发展和变化,低生育率导致的少子化和人口负增长,形成对经济社会发展的严峻挑战。不断加深的人口老龄化,也日益成为一个新的国情特征。从国际上通常采用的定义来看,2000年中国的老龄化率即65岁及以上人口比重达到7.0%,标志着整体进入老龄化社会;2021年中国的老龄化率提高到14.2%,标志着整体进入老龄社会;2023年这一数据进一步提高到15.4%。在过去十年里,老龄化率每年提高大约半个百分点。按照这个趋势,预计到2033年或2034年,中国老龄化率将会超过21.0%,标志着中国将成为高度老龄社会。

在老龄化带来的诸多挑战中,老年人口的健康需求更为突出,供求矛盾较大。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人口出生时预期寿命为77.4岁,预期健康寿命为68.5岁。也就是说,中国老年人有8.9年的时间处于不健康状态,老年人群体中“长寿不健康”的问题较为突出。从国际比较看,预期寿命和预期健康寿命之间存在着十年左右的差别并不算异常。例如,作为高收入国家的澳大利亚、中等偏上收入国家的巴西、中等偏下收入国家的喀麦隆,虽然在预期寿命和预期健康寿命上存在着较大的差异,但三国均具有两个指标之间的差距,分别为12.1年、10.5年和7.9年。

中国的独特之处在于老年人口规模巨大,相应地,处于不健康阶段的老年人规模也是十分庞大的。中国人口转变速度及老龄化速度之快,必然带来一个特有的现象,即老年人口规模迅速增长。按照联合国预测,2034年中国成为高度老龄社会时,65岁及以上人口总规模约为2.93亿,占全球老年人口的27.6%。可见,解决好老年人健康问题,是保障和改善民生一个必须有所作为并且可以大有可为的领域,有助于显著提高人民福祉,同时创造新的人口红利,助力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现代化。

促进老年人健康的现实意义

在2035年如期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并且以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基本公共服务供给水平等衡量,成色十足地进入中等发达国家行列,离不开以14亿多人口为基础的超大规模人力资源和消费群体的支撑。数亿健康老年人口,也必然是人口红利和超大规模市场的积极贡献者。因此,提高老年人健康保障、促进涉老健康产业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一是有助于提高老年人劳动参与率,增加劳动力和人力资本供给。吸引和接纳大龄劳动者就业、提高老年人口的劳动参与率,从而达到延迟实际退休年龄的目标,需要以老年人的身心健康水平为基本条件。提高健康基本公共服务供给和促进涉老健康产业发展,可以从健康角度提升老年人的人力资本,延长他们的经济活动年限。这方面的努力意味着对“新的人口红利”或人才红利的深度开发,从供给侧对劳动生产率提高和GDP增长作出贡献。

二是有助于解除老年人的消费后顾之忧,释放居民消费潜力。老年人的健康消费固然是一个重要的需求因素,可以通过增加消费支出、促进需求结构“三驾马车”的平衡,从而增强社会总需求的可持续性,不断挖掘经济增长潜力。与此同时,作为基本公共服务的重要内容,老年人健康保障的充分性还有利于缓解老年人群的预防性储蓄动机,进而使其消费意愿与消费能力更加匹配。

三是有助于补足在健康领域涉老基本公共服务和市场供给的短板,增进全体老年人福祉。“未富先老”的表现之一就是,在养老保障、老年人医疗和其他健康服务方面仍然存在着短板。补足短板总体上要遵循尽力而为和量力而行相统一的原则。在具体推进中,由于增进老年人健康可以收获“新的人口红利”,同时涉老健康产业也可以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由此创造出的人口红利或改革红利,直接表现为产出和收入的增长。

老年健康领域的政策必要性和目标

我们通常所讲的人口红利概念,实际上具有狭义和广义两种涵义。从狭义上说,人口红利是指在劳动年龄人口增长快、数量多和比重大的条件下,劳动力数量和质量供给、资源重新配置、储蓄率和投资回报率等,均有利于形成更高的经济增长速度。从这个意义上,长期支撑中国经济增长的人口红利正在消失。从广义上说,在任何人口结构下,如果能够有针对性地投资于人,充分挖掘特定人群的超大规模优势,均可以从供给侧和需求侧创造有利的经济增长条件。可见,挖掘广义人口红利,是促进人口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需要公共政策发挥更大的作用。

具体来说,人口老龄化在一定程度上对经济发展具有负面影响,甚至带来冲击性的效应,譬如降低潜在增长率、对经济增长的需求制约、加重养老负担等。然而,创造必要的制度条件,推动特定的产业发展,仍然可以充分利用人口老龄化的积极方面。例如,预期寿命和预期健康寿命的提高,可以成为“新的人口红利”的人力资本基础。即便是“未富先老”这一特征,也有其积极的一面,譬如挖掘诸多尚存的后发优势潜力。因此,在更高程度的老龄社会,同样蕴含着可供挖掘的人口红利。

促进有关老年人健康的产业发展,是商品生产与公共品供给相交织的领域,因而也是营利性投资与产业政策相结合的领域,在带来私人回报的同时产生社会收益。因此,促进老年健康保障和相关产业发展,也应该在健全基本养老和医疗保险制度、完善基本公共服务供给体系、推进适老化改造、实施大健康产业政策等方面发挥政府作用。促进老年人健康产业与资源配置、产品和服务定价,以及供求调节方面的市场机制有效结合。

作者简介:蔡昉,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高端智库首席专家



]]>

2024年03月21日 10:35
802
以人口高质量发展培育新质生产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