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研究 理论研究

宽窄:衡量和把握万事万物的尺度

钱翥

2017年11月15日 12:00

李昊原
《中华文化论坛》2017年9月


“不论世上的路有多窄,唯有心宽的人能通过。”这是我们清晨悟出的一句话。这里的“宽窄”就不仅仅是我们平常看得见、摸得着的物体外在形状和格制的物理空间、实体空间,而是一种认知空间、心理空间、审美空间和文化空间。对“宽窄”概念如何界定,我们反复琢磨,深切感到,宽与窄是一对哲学范畴,其本质是“度”,是“中庸”,是对万事万物衡量的尺度和对事物量质变化时机的把握。

“宽窄”这一概念,说远点,是源于成都武侯祠清代赵藩的对联:“能攻心,则反侧自消,自古知兵非好站;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说近一点,是因为成都有一处引起国内外游客关注的地方——“宽窄巷子”。宽窄巷子位于青羊区长顺街附近,由宽巷子、窄巷子、井巷子平行排列组成,均为青黛砖瓦的仿古四合院落,是成都在现代都市建设进程中保留下来的较具规模的清代古街区。

其中的“井巷子”颇具隐喻意味。在院坝、在家中打一口井,上通天庭、下接地气,其井口或圆或方或六边形或八边形,望一望水井水面倒映着的蓝天白云、树枝花瓣和你我他,那是多么惬意的事。小小井口,深不可测,水源不断。井,成了宽阔如天、窄小如扣的一汪水灵灵的眼睛和一面亮晶晶的镜子。如今的井巷子,成了汇聚全成都市大大小小井名的历史展示地。

宽窄巷子是成都休闲安逸、市井生活的最佳体现。从清朝八旗子弟提笼架鸟、莳花弄草,到民国时期达官贵人觥筹交错、大宴宾朋,再到现如今各地游客一杯清茶、一把竹椅品味生活,宽窄巷子已车水马龙,声名远播,成为现代都市生活的生动写照。

宽窄巷子之所以除了以清代建筑风格与现代建筑形成巨大反差具有特别吸引力之外,更在于“宽窄”二字深刻、精致、简明地诠释了人类苦苦追求的宽窄哲学思想和素朴真理。

一、宽窄与感知尺度

宽窄,体现了人们对世界有形和无形空间的衡量和把握。宽窄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空间、建筑空间、居住空间、生活空间,它更多的是一种包含丰富意味和想象力的精神空间,更深层次地讲,它是一种哲学空间。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人们对宽窄的认识和把握,首先是从事物的空间尺度来认识何为宽何为窄的。事实上,宽与窄是在比较当中体现来的,“宽”总是与“窄”相比较的,“窄”也总是与“宽”比较的,在比较当中才能形成宽与窄。通常,人们是从平面的、二维的空间来理解宽窄,实际上宽窄还可以从立体空间、三维空间甚至多维空间来理解。当我们把一个事物、一个空间放在一个特定位置里面的时候,或者进入一种空间平衡状态的时候,它显示出事物的形体、形状和对空间占有的容量。但是,当我们把空间立体化或是多维化变异化叠加化的时候,你会发现,在平面上是“宽”的东西在立体上就显得“窄”了,在平面上“窄”的事物而在立体上可能就显得“宽”了。所以,宽窄的“窄”在某种意义上讲也是指一种具有纵深感的深度,“窄”并非就是狭小、短视、死胡同和困难重重,往往“窄”因舍弃了不必要的“宽”而保留着合理的容量和尺度,或许更具妥贴性和有益性。绝不要一味喜宽厌窄、好宽恶窄,把“窄”当做次要的、狭隘的、弱小的、没有前途的空间。

如果将宽与窄拟人化,我们可模拟出二者的对话:

窄对宽说:你跑得再远,
也是从我这儿出发的。
宽对窄说:没有你的存在,
我也不知道何以是我。

宽与窄并不是绝对的概念,它总是在比较中形成的。宽窄的本质是“度”。“度”的把握体现为一种哲学、一种思维、一种境界。在我们肉眼可见的物理空间上,包括文化空间、心理空间、美学空间等,都可以用“度”去衡量。这个“度”,可以是长短、大小、高矮、厚薄、美丑、善恶,既可以对立,也可以并存,这些衍生出来的对立统一的“对子”是“宽窄”的另一种体现方式。这个“度”是按照人的尺度,即人的认知能力、人的生存需求、人的创造价值、人的审美方式、人的自我实现等来衡量和把握万事万物的。

任何事物都是有发展规律的。“度”即“火候”。把握不好“度”,就难以掌握“宽窄”的精髓要义。包括对“宽窄”本身的认识,也要把握一个度,既不能过窄,仅看到事物外在尺度;也不能过宽过泛,把宽窄当做一个“筐”什么东西都往里面装。如果,世间万事万物一切都可以以宽窄论之,这反而把复杂多变的事物简单化、牵强化了,不符合人类从各自领域各自专业认识客观事物并加以科学总结的基本规律。万物太复杂,众生何茫然,岂独能“宽窄”概之?!我们更多更主要是从空间维度(当然也有时间变量)来理解宽窄的。这是需要特别加以说明的。

二、宽窄与空间转换

小时候爱看万花筒。小小眼孔里的五彩纸屑在多棱镜面中随着抖动、旋转呈现出变幻莫测的缤纷世界。当时,我们曾为这小小万花筒着迷。今天想来,这个原理再简单不过了,多维折射的空间能够呈现无穷的变幻景观。宽与窄就抓住了事物最根本之处——空间。何事物都是在空间中存在的,事物占有多少空间?空间本身是不是在发生变化?事物与空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这些问题都可以从空间的角度来认识。

比如,都江堰水利工程是世界水利史上的一颗璀璨明珠,其布局合理、设计精妙,生动体现了由宽到窄、由窄到宽的空间变化过程。“深淘沙,低作堰”使内江水流经过宝瓶口流入,灌溉成都平原的大片农田,这是一个由窄到宽空间转化。内江水流经过空间变化后,顺应西北高、东南低的地势沿大小各支引水渠不断分流,形成自流灌溉渠系,由窄到宽灌溉成都平原,形成扇形“水网”,膏润于古,泽被兆民,至今还发挥着滋养“天府之国”的伟大功能。

再如,旅游就是从一个空间到另一个空间的转换。坐上飞机火车,从此地到彼地,一瞬间空间发生变化,给人们带来新颖感、新奇感、陌生感、漂浮感、不可把握感,让人一下觉得事物很新鲜,满眼都是新风景。一个全新的空间,在眼前、耳边、脚下如电影蒙太奇般地奇幻呈现。旅游的这种空间变化,使人们对原有事物宽窄的认识显无法比照了,眼前全是新宽窄空间在不停地错位、腾拉、移动,出现新奇乐的变化。

文学艺术在某种意义上讲也是空间结构的艺术,其语言、叙事的魅力就在于空间的构成特色,许多文学作品、影视作品中的人物都是经由空间的变化来引出矛盾冲突、揭示内容的。比如《陈奂生进城》《北京人在纽约》,以及人们常常引用的典故“刘姥姥进大观园”都是运用了空间的变化来强化人物内心冲突和推进故事演绎。《西游记》写孙悟空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那是何等的宽阔,但他却跳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这又是多么的窄小。佛教讲“一念三千”说的是一念中足具“三千性相”,“念念刮磨心垢尽,时时话护道菜焦”〔1〕,须从一念处净化自心。正如西晋文学理论家陆机《文赋》所言:“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在有限的自我生活空间展开无穷的想象,可以上穷碧落下黄泉,精骛八极、心游万仞,实现“观古今于须臾,抚四海于一瞬”的艺术空间聚合和闪现。文学艺术的结构,包括绘画、摄影、书法、小说叙事,都是通过空间结构的腾挪、错位、重叠、反差、变异而获得艺术张力。

事物由宽到窄、由窄到宽,或者宽与窄之间具有无数个过渡带,形成宽窄空间框定的特殊事物存在方式。假设宽为1,窄为0,那么在1与0之间会有无数个小数点和无数个过渡。宽与窄的变化,使空间构成带来无限活力与魅力。

人的心理空间也有如此这般的变化。当你进入少数民族地区,当地的民俗风情、传统节庆、舞蹈音乐、建筑风格、生活方式、穿着打扮等都给人造成陌生化效果,让人感觉进入另外一个文化空间,被这个空间所有的一切所吸引。

空间的宽窄之变,充满玄机、内蕴意趣,形成事物格制、结构、外观、内涵的矛盾运动和对立统一。宽窄就不仅是一个“框、”一个“格”、一个“架构”,而是包涵、涵盖、笼罩事物的逻辑之格、思维之网和文化之器了。

三、宽窄与量质互变

宽与窄具有数量变化的内在属性。何时保持宽的常态,何时保持窄的常态,何时由宽到窄,何时将窄拓宽,在宽中有窄、窄中有宽,在高中有低、低中有高,大中有小、小中有大,量变是促进事物内因渐进式增加累积的重要因素和将要产生质的飞跃的主导力量,这也是对事物发展规律的一种揭示。

如何引导宽与窄由量的增加来催生质的变化,一般来讲,对量的自然增加很容易理解,可以任其内在作用慢慢增长而已。但当主体施加的作用不对,宽窄的变化可能会显得或漫长或短暂或停止,而主体若发挥正向的推动作用,宽与窄就会按照主体的需要发生转化,使宽窄在一定尺度空间中,顺应人的要求、意愿来推动宽窄的合理变化。

宽窄量质互变需要人们在衡量事物、把握事物、顺应时代发展趋势、根据事物发展的内在规律中去顺势而为、因时而变,以此推动宽窄为人的主体需要服务。

宽窄是变化的、变动的,没有变化就没有宽窄,事物都是在运动当中、矛盾当中、变化当中显示出其内在的本质规律,所以说运动、变化是事物发展的根本属性。因此,没有永恒的宽也没有永恒的窄,窄中有宽、宽中有窄,也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静中有动,动中有静;多中有少,少中有多。宽窄也是在多种矛盾的运动、包容当中体现出来的。宽窄是一种具有认识论意义的哲学范畴,我们更多地把它理解为一种矛盾的对子,从宽窄引申出去,我们可以感受到事物的量变与质变的关系。比如开水到了99度,再加1度,液体变气体,那1度就是质变。宽与窄也是一样的,量的累积到一定程度后产生质变,产生新的宽、新的窄。或者说,事物按哲学来讲都是螺旋式上升,宽与窄也是不断在发生新的变化。事物的量在不断累积、增加,积累过程中出现无数变化的可能性状态,或者量在增加,或者量在式微,或者量处在暂时稳定状态。这里有一个问题需要特别注意,量的变化是在时间维度的线型展开方式中或增或减的,即量变是在事物运动的“过程”中实现的。没有事物运动变化的过程,宽与窄是无法发生变化的。因此,可以说,“过程”是宽与窄的随身而依、随影而行的“道中之人”,没有“过程”也就没有宽窄的空间及其转化形态。人们往往容易看重事物运动变化的结果,而忽略其运动变化的过程。从事物运动变化状态来讲,“过程”的多种可变性、可能性、趋向性和指向性是了解认识事物更丰富更生动更具价值意义的形态和方式,也是对宽窄变化运动走势的动态性揭示和把握。变化的浸润、滋养、发展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它不可能如物质资料生产那样,结果很明显,而是不那么显著、不那么界线分明、不那么一蹴而就,始终是在“化”中渐变的过程。

四、宽窄与场域生成

空间,最大的特点是在宽窄多维结构中营造出一种极富吸纳力、包孕性和生发性的“场”,犹如磁场一般紧紧吸附住欲往“场”中之物,这也是“场”的魅力所在。宽窄之间的这个“场”,是由规范、界定、划定“宽”与“窄”的可见之物体或无形之因子构成的,在宽窄塔建营造的“场”中,各个维度各个方面各个领域各个角度的事物内在地发射出、投射出、展现出各自的要素、元素、因素、色素等,相互化合、相互生成、相互凝聚、相互对立统一,从而形成具有独特容器、独特氛围、独特吸引力、内驱力、生命力的“场”,使人进入其空间,就被这种“场”深深吸引而不能自已。这种因宽窄构成的物理场、心理场、人格场、审美场,具有点化、润化、熔化的超常功能。

宽窄的“场”仍然讲究“度”,要求适度,即按照人体的比例和尺度来衡量事物的宽窄之场。当人在一个大幅超越自身尺度的环境独处,比如在剧场中央放一张床,你睡得着吗?人会产生恐惧感,因为人体无法去把握这个“场”。人的双臂延伸3到6倍,才是最适中的尺度。超过这个尺度,人们就会感觉空旷,无所适从,一有风吹草动便担惊受怕。过宽或过窄,都让人无法好好地生活。合理的范围才是人需要的尺度。黄金分割法由古希腊毕达哥拉斯提出,指将整体一分为二,较大部分与整体部分的比值等于较小部分与较大部分的比值,其表达方式为:宽与长的比等于(√5-1)/2≈0.618。这是最佳的比例尺度,适用于绘画、雕塑、音乐、建筑及管理、工程设计等领域。

川西园林就是宽窄“场”的体现,它以“文、秀、清、幽”为特色,杜甫草堂、武侯祠、罨画池等是其典型代表。中国传统艺术山石盆景依照中国山水画“丈山尺树”的理论,以小见大,由窄现宽,往往以枝小叶细的木本植物布置于浅口水盆中,以更好地体现山水的秀丽英姿,是为“立体的画,无声的诗”。川派盆景采用棕丝剪扎的方法和讲究树干的弯曲,常用罗汉松、地柏、银杏、黄桷树和六月雪等攀扎出曲折多变的树形,悬根露爪,如游龙戏珠,自有一番雍容典雅的气质,形成具有四川特色的竹石盆景。这种景观,体现的就是一种艺术审美场,使人流连忘返,爱不释手。

宽窄之间通过空间的划分、界限的确立、物体比例、外在形状的规范,形成一种富有内涵力、附着力、包孕性、生发性的“场”。宽窄的“场”,是一种智慧的体现,是智能、智力、智商的一种表达。宽窄之间有了“场”,才有内在的一种氛围、一种气场、一种气度,置身场中,人们才能感到宽窄适中、宽窄得当、宽窄得体、宽窄顺眼。如果“场”不对,扭曲变形破损,就缺乏了正气势正能量正价值,成为变态的“场”。宽窄之场是要按照真善美的价值尺度、视界尺度、眼光尺度来观照营造的。宽窄这种“场”需要体现和表达主体和客体的需要。主体是人自身,客体是我们的对象。主客体之间需要大量的中介机构、中介组织、生产工具、劳动工具、劳动方式以及各种各样的软件、硬件来组成一个庞大的中介系统。任何场的营造都要通过生产工具、生产方式、生产制度、劳动方式等一系列中介来实现,特别是发挥生产工具的巨大作用,才能使主体施加于客体。可以说人类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历史都是以生产工具来命名的,如旧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青铜器时代、铁器时代、机械时代,现在是计算机时代、智能时代。如果主导性生产工具不一样,整个社会的发展进程就不一样,社会的宽窄也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宽窄场的营造,推动着主体思维方式的转变,增强主体创新能力,在优化工具系统中介系统中促进宽窄空间的构成和转换。

五、宽窄与巴蜀智慧

“宽窄”这个概念不像西方哲学范畴中的本原、存在、虚无、原型、现象、结构、超现实等概念,具有中国本土化及巴蜀文化特征。从宽窄巷子、武侯祠的对联,到李白杜甫的诗歌,都可以看到“宽窄”的身影。不仅巴蜀诗人咏叹宽窄,历代诗人也以宽窄入诗,描写宽窄的多姿多彩韵况:初唐王绩写道“柳行疏密布,茅斋宽窄裁”(《在京思故园见乡人问》);中唐白居易有“君知天地中宽窄,雕鹗鸾凤各自飞”(《对酒》);晚唐李商隐抒写“衣带无情有宽窄,春烟自碧秋霜白”;元代张翥吟叹“休轻拆。待他归看,旧时宽窄”(《忆秦娥》);明朝王宠描述“歌曲出玲珑,舞袖随宽窄”(《郊游与诸公作》);清代席佩兰感叹“去时宽窄难凭准,梦里寻君作样看”(《寄衣曲》)。这些描写虽然多指空间形态,但却更深层次地揭示了事物的宽窄变化及其多样性丰富性。

四川这块土地,从文化地理学上来看,颇具有宽窄意味。四川盆地,其内在是很宽广的,天府之国诞生于此,四周群山环绕,有贡嘎山、大巴山、秦岭、青藏高原、四姑娘山、龙门山脉等;从盆地来看,成都平原一马平川、一望无际,但从四周群山环绕的高空来俯视,盆地也就显得窄了。四川这块土地本身就体现出宽窄的外在形态,而冲出盆地的意识一直根植于四川人的内心世界。长江流域、岷山流域等每条河流的出口都显得很窄,古语云“冲出夔门天地宽”,穿过三峡,世界一下子就发生了很大变化。

“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这是李白在《蜀道难》形容四川剑门关有多么险峻的诗句,然而走出剑门关后,世界为之一变,别有洞天。四川从东西南北各方面来观察都体现了宽与窄的辩证统一意味。“宽窄”诞生在巴蜀大地也就有了暗合神通、自然而然的历史文化土壤。清代赵藩所撰的武侯祠“攻心”联体现了宽窄在社会学、政治学、管理学上宽与严的关系。宽与严要适度,过宽,缺乏了约束,人的内在欲望得不到规范,就会无限地膨胀,人性“恶”的一些东西就会出现;过严,太严苛,就会捆绑住人的手脚,让人难以自由发展。以高校录取为例,朱笔一点,人的命运就决定了,过宽,优秀人才发现不了;过严,许多好学之士就被挡在了录取门之外。这个“度”,成了考量人们智慧和本性的试金石。巴蜀大地一直都充满着洋溢着宽严、宽窄的哲学和智慧思想,从三星堆、金沙出土的文物,比如青铜神树、太阳形器、太阳神鸟、戚形方孔璧等,呈现出人与神、地与天、静与动、小与大、短与长、张与弛等对立统一观念,我们可以感悟到宽窄的些许思想。李白身骑白鹿,腰悬酒壶,在崎岖山路独行,天地万物却尽在胸中。苏轼轻摇小橹,泛舟赤壁,却揽月抒怀,畅游宇宙。明末清初达州人唐甑在《潜书》中说:“上观天道,下察人事,远正古迹,近度今宜,根在于心而致之行。”“天地与道际,心与天地际”,而“性统天地,备万物”,万物之宽归于心性。宽窄,是最具巴蜀文化特色、巴蜀文化特征、巴蜀文化智慧的一个范畴、一个概念。而这个概念,是最具中国话语体系,能够代表中国哲学的具有标志性的符号概念。

宽窄是巴蜀大地、四川盆地在群山环绕之中自然而然诞生的一种哲学文化范畴,这是特殊地理空间形成的,同时,它又是从山海经、三星堆、《华阳国志》等典籍和历史经验的一种总结,特别是道家思想、易经思想、易学思想的一种概括和提炼。

道家哲学探讨人与自然的和谐,道法自然,讲究修炼。这修炼就是转化的一种过程。炼丹、化丹既是道家的方法论、技术论,也跟宽窄有密切的联系,将多炼少、将少凝聚、将实化虚、将虚坐实、以柔克刚、将有作无,那是何等神妙的“化”的过程。宽窄既是这块土地所生,又是悠久历史所为,更多的是来自于历史经典和文化名人的一种思想结晶。可以说,宽窄体现了我们这个民族最精彩最深厚最博大之处的智慧,体现出巴蜀这方土地最素朴最深邃最直观也最生动之处的一种哲学文化思想。

六、宽窄与中庸之道

过去人们对宽窄的认识都是从物理学、视觉上去把握客观对象何者为宽何者为窄。如今,我们从中国传统文化、中国智慧、中国哲学的角度去感受,在对事物的观照当中看到了事物的宽窄之分、多少之别、大小之辨以及量的积累、质的变化,由宽窄一下引申出很多对世界全新的认识。中国哲学讲中庸道。“中”字在甲骨文中本是一根旗杆飘着旗帜的意思,体现出旗杆两边均衡、宽窄适中。“中”者,不偏不倚的“度”;“庸”者,平常也,通“用”。中指不偏,庸指不易。中庸即中用。中庸就是持之以恒的成功之道。宽窄不能为世人所用,不能为社会服务、为生活服务,也就不具有现实价值和发展意义。中国的建筑讲究左右要对称,宽窄要适度;中国的园林包括我们川西园林的格局,也是在讲宽窄;堪舆学,注重布局的宽窄适度、对称,达到人与环境的和谐共生。中国传统文化最大的特征就是讲对称、讲中庸、讲均衡,不偏不倚。中国传统神话里所谓“天圆地方”、“天宫天庭”、“龙宫”、“不周山”等,都涉及一种空间结构及形状,传说中的所有空间里面,都讲均衡、适度、对称。事物的均衡就是保持一种平衡,由各个支点来保持不倾斜。如一旦失衡失度,就会带来倾斜、颠覆和轰毁。中国神话大多都表现人与自然、自然运行的失衡与平衡的矛盾运动及其抗争,力图达到世界新的平衡。宽窄是建立在均衡、平衡、稳固、稳定、牢固基础之上的。中国哲学的基本思想突出事物发展的平衡、稳固和基础深厚。倘若宽窄之间某一点出了问题,便失去了均衡。所以,宽窄要适度、宽窄要均衡,宽窄要保持中庸状态。

宽窄是对和谐世界的追求,这也是中国传统哲学的追求。《易传》讲“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贞。”“太和”,就是最上等的和谐,最好的和谐状态。北宋哲学家张载在《正蒙》提出:“太和所谓道,中涵浮沉、升降、动静、相感之性,是生氤氲、相荡、胜负、屈伸之始。其来也几微易简,其究也广大坚固。起知于易者乾乎!效法于简者坤乎!散殊而可象为气,清通而不可象为神。不如野马、氤氲,不足谓之太和。语道者知此,谓之知道;学易者见此,谓之见易。”〔2〕,即太和便是道,是最高的理想追求,是最佳的整体和谐状态,即“太和中容万物”也。“氤氲”、“野马”的比喻,说明气茫茫无际,充盈太虚,升降飞扬,从未停息,这就是太和之道的真实相状。其性质是“一物两体”,虚与气统一。这种和谐是包含着浮沉、升降、动静等矛盾,即“宽窄”的和合状态。儒家进一步阐述了要实现“和”的理想,最根本的途径是“持中”,并通过对持中原则的体认和践履,去实现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内心之间的和谐与平衡,这就是“极高明而道中庸”,因此中庸之道是中国古代哲学的基本精神之一,这也正是宽窄的精髓要义。

中庸之道的主要原则有三条:一是慎独自修,二是忠恕宽容,三是至诚尽性。强调不偏不易,保持中正平和,其根本的途径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达到“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与天地参”的天人合一境界。这里的“中庸”已进入一种至善至仁至诚至道至德至圣的道德理想阶段,将“宽窄”所需要表达的“中和”“适度”思想上升为理想人格范畴。这是“宽窄”思想与传统儒家思想的合二为一。众所周知的一副形容弥勒佛的对联:“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便笑,笑世间可笑之人。”这里的“宽窄”是在讲忠恕宽容。

在四川乐山凌云寺也有这么一副对联:“笑古笑今,笑东笑西,笑南笑北,笑来笑去,笑自己原无知无识;观事观物,观天观地,观日观月,观来观去,观他人总有高有低。”对联中谈及古今东西、天地日月诸多事物,由眼界的“宽”到自身的“窄”,引人深思。人们常说的宰相肚里能撑船也是在赞扬一个人的宽广肚量。这里的宽窄已成为一把道德标尺、人格标杆了。

七、宽窄与价值尺度

古希腊哲学家普罗泰戈拉留传下来的最主要的哲学名言就是在《论真理》中说的“:人是万物的尺度,存在时万物存在,不存在时万物不存在。”其观点大致可理解为:事物是什么,要以人的感觉为标准。一个事物对你来说就是它呈现在你的感官面前的样子。天气的冷热,菜品的酸甜,都是以当事人的感官来决定的,有的人耐寒,有的人耐热,有的人喜酸,有的人爱甜,不同人从自身感官出发判断的尺度大不相同。这一观点虽带有主观主义因素,但却强调了人的主体地位和价值取向。尺度,是一个哲学概念。黑格尔在《小逻辑》认为“尺度是有质的定量,尺度最初作为一个直接性的东西,就是定量,是具有特定存在或质的定量”,“既是质与量的统一,因而也同时是完成了的存在。”〔3〕

马克思赋予尺度以规律性认识,不同的植物和动物,就全体而论,并就各部分而论,皆有某种尺度,而各有其内部规律性。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从动物和人的角度,提出了“种的尺度”和“内在的尺度”这一组相对的概念。他说:“动物只是按照它所属的那个种的尺度和需要来建造,而人都懂得按照任何一种尺度来进行生产,并且懂得处处都把内在的尺度运用到对象上去;因此,人也按照美的规律来生产。”〔4〕这里,“对象的尺度”是客观存在的宽窄的大小、长度等,而“人的尺度”则是人意识到自己的本质、自己的需要、自己的全面发展的人的自由自觉本质的实践活动方式和把握方式,也就是宽窄的人性化人本化尺度和标准。

宽窄就是人的审美尺度和价值尺度。价值,是人类对自我发展的本质发现、创造与创新的要素本体,是人的意识与生命的双重发展,包涵人与外在自然的统一发展。价值是人的本质自由实现的行为和方式。宽与窄的变化转化,随着人的主体需要和自由实现,呈现出无限发展的可能性。价值在不同领域呈现不同形态,如经济价值、社会价值、法律价值、个人价值等。宽窄不属某个特定领域,它是超越具体事象和领域的更高层级的一种价值取向、价值范式,强调在不同价值领域除了注重价值关系、价值有用性、价值主客体等之外,更要注重宽窄之间的能量特性,即不同价值主客体在相互矛盾运动、转化变化过程中的“宽窄尺度”即“能量尺度”是否合理适度,是否有效有用,是否符合人的主体需要。这里的“能量尺度”是衡量一切运动形式的通用尺度。因为,当事物运动形式不同时,两个物质的运动特性唯一可以相互描述和比较的物理量就是能量,能量是一切运动着的物质的共同特性,是用以衡量所有物质运动规律的统一的客观尺度。可以说,两个物质之间存在的宽与窄等运动形式,是我们判断事物运动发展及其阶段性结果的价值考量和衡量标准。这里,宽与窄已超越纯粹的事物外在形态,而抽象为一种能量转化形式和价值实现方式。

作为价值尺度的宽窄要破除功利性,不纠结于一时一事之利害,不拘泥于一己一人之得失,从宏观、大局、全局层面把握事物发展走势和价值体现方式。如果只看重蝇头小利、当下利益而忽略甚至无视长远利益和发展走势,就会舍本逐末,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在这个意义上讲,宽窄的价值尺度考验着检验着我们的眼光、胸襟、气度和思维视野。

八、宽窄与生命智慧

“宽窄”是中国传统哲学思想的体现和代表,它不仅仅是发酵于成都三条老巷子的历史文化,更是体现广与狭、多与寡、深与浅等对立统一的辩证哲学。哲学研究应致力于将优秀传统文化转变为发展的力量。“宽窄”是具有中国特色、巴蜀风格的标志性概念。宽窄不是哲学上的本体论,不是揭示事物内在的本质规定,它属于认识论范畴,为人们认识自然、洞悉社会、观照世界提供一种全新的参照体系和认知尺度,尤其为生命存在和演绎方式提供富有智慧性的把握方式。

人类在漫长的发展历程中,无时无处不处在各种各样的空间环境之中,积累了应对各种自然环境和社会现象的丰富智慧,充分展现出作为万物的灵长的人的知识水平、应变能力和发展成果。生存智慧显示出人面对各种自然条件而顽强、灵活生存的机智和能力;生活智慧体现出人适应复杂环境所采取的以少获多、以小搏大、以无生有、以窄拓宽的不断满足人自身、家庭、族群等生活需要的生长方式和活动能力;而生命智慧却不仅仅满足活下来,而且还要活得更好更幸福,充分而全面地实现人的自由自觉发展,努力彰显人的主体地位和能动创造性,把人类的体力、智力、想象力、创造力发挥到极致,可谓修齐治平、立功立德立言,使人的短暂生理生命因创造物和文化艺术产品而穿越历史(也即在时间维度上)而获得精神生命,成为不朽的生命奇观。这种生命智慧不仅具有形而上的意义,更具有生命延续的张力所产生的思想价值意义。

生命智慧在特定范围讲,与宽窄所体现出来的空间感、转化度、价值链具有深刻的内在联系。宽窄之变、宽窄之度、宽窄之用、宽窄之化、宽窄之体,无不体现出一种高超的引导艺术和促进谋略。生命在时间流程中,具有阶段性特征,所谓十岁不愁、二十不悔、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古稀、八十耄耋。这主要是从人生阅历经历而言的。真正的生命智慧是可以超越年龄阶段,在有限的生命长度做出无限的生命努力,使人格场、人生空间更加博大而广阔,激发出人潜在的巨大创造能量和生命活力。可以说,宽窄是一把衡量生命质量的标尺,是一处激荡生命光彩的天池,是一支照亮生命行程的火炬,是一粒放大生命核能的原子,是生命收放自如、灵魂安顿栖息的无边居所。

因此,谁掌握了宽窄也就掌握了生命的尺度,谁掌握了宽窄也就提升了生命的质量,谁认识了宽窄也就认识了自我、认识了社会、认识了世界。可以说,宽窄是价值观、世界观、人生观、生活观最深刻最生动最简洁最明了最高度集中的体现。

为此,有感而曰:
宽窄之度考验智力,
宽窄之变充满玄机,
宽窄之兴验证创新,
宽窄之和展示技艺,
宽窄之值突出效率,
宽窄之用化成天地。

〔参考文献〕
〔1〕 天台宗.六妙门[M].
〔2〕 张载.正蒙·太和篇[A].张载集[C].中华书局,1978.
〔3〕 黑格尔.小逻辑[M].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
〔4〕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M].中央编译局,1995.47.

]]>

2017年11月15日 11:30
1144
张大千诗词创作的巴蜀情怀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