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研究 理论研究

简论四川历史名人的当代戏剧化再造之路

钱翥

2018年08月21日 02:24

潘君瑶
《四川戏剧》2018年第7期


一、四川历史名人的当代价值


四川是中华文明多元一体中的重要一元,历史悠久,文化灿烂。早在远古时期,巴蜀大地就已有人类生存繁衍,古巴国、古蜀国有自己独立的文化禀赋与文化特色,这些文化禀赋与特色,我们今天还可在三星堆、金沙以及今重庆市三峡地区众多夏商周考古遗址中窥见其神韵。公元前316年,秦并巴蜀之后,巴蜀融入中原。秦国蜀郡守李冰在前人基础上修建了都江堰,疏通了成都 “二江”,极大地改善了成都平原的自然生态,以至 “水旱从人,不知饥馑。时无荒年,天下谓之天府”。① 汉代蜀郡守文翁踵继李冰治水大业,贯穿湔江口, “溉灌繁田千七百顷”。不仅如此,文翁还“立学,选吏子弟就学。遣儁士张叔等十八人东诣博士,受七经,还以教授。学徒鳞萃,蜀学比于齐鲁。巴、汉亦立文学。孝景帝嘉之。今天下郡、国皆立文学。因翁倡其教,蜀为之始也”。② 自然生态与文化生态的改善,使蜀中比肩齐鲁,文明大化,人才辈出。自汉迄今,各类历史名人数不胜数,他们中有不少是冠绝群伦的宗哲巨匠,如司马相如、落下闳、扬雄、武则天、李白、苏轼、杨慎、李调元、郭沫若、巴金等等,这些是出生在四川的历史名人。如果再加上到四川做官、寓居、行游的名人,则非常多,如诸葛亮、高适、杜甫、黄庭坚、陆游等等。所以, “自古文宗出巴蜀”与 “自古文综例到蜀”形成了两道独特而又相互关联的风景线。这些与四川相关的历史名人是四川宝贵的文化资源与文化遗产,对增强四川人的历史记忆、文化记忆、精神记忆,延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巴蜀脉络,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创新,提升人民群众文化素养,增强四川文化软实力、影响力、竞争力,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意义。


2017年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下发了 《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的意见》。这份 《意见》的出台,有深刻的历史背景。诚如 《意见》开篇所述:“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文化自信是更基本、更深层、更持久的力量。中华文化独一无二的理念、智慧、气度、神韵,增添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内心深处的自信和自豪。”事实上,一段时期以来,国人对自己本民族的文化缺乏应有的自信。例如,只要你留意,你就会发现,几乎每个城市的一些建筑物、小区名,竟然充斥了大量的洋名,如伦敦西区、温哥华广场、美洲花园、西雅图、诺丁山、塞纳河畔、好莱坞广场、戛纳印象、爱丁堡、维也纳花园等等,这些小区 (大厦)既非外资企业投资,也不是外资品牌,而中国的语言文字非常丰富优美,但开发商总觉得用中国原生词汇很土,购房者也觉得洋名洋气,高大上。小小一个建筑物或小区命名,都深刻体现了我们缺乏文化自信,更不要说其他一些更深层次的文化自卑了。可见,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已刻不容缓。


为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 《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的意见》,2017年8月,四川省委办公厅、四川省人民政府办公厅联合印发了 《关于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实施意见》,提出了传承发展的主要目标,梳理了17个传承发展优秀传统文化的主要项目。这当中,“四川历史名人文化传承创新工程”是项目之一。


首批四川历史名人推荐共设定了6个入选条件,即:卒年在辛亥革命以前;出生地、祖籍地、成长地、旅居地在当地;在当地有故居、遗迹、遗址等历史遗存;在历史上有重要影响;在全国有一定影响力;思想著作或功绩有当代价值。截止2017年4月15日,四川共收到各市 (州)推荐申报四川历史名人144位。经过组织专家初评,初选出14位首批四川历史名人候选名单。随后又严格按照6个入选条件和 “六个一批” (建立一批学术研究中心,创建一批文化传习基地,策划一批品牌文化活动,创作一批文艺精品力作,打造一批主题旅游线路,研发一批优秀文创产品)重点任务进行复评,提出了大禹等10人的复选名单。最后,经过实施四川历史名人文化传承创新工程领导小组最终审定,确定大禹、李冰、落下闳、扬雄、诸葛亮、武则天、李白、杜甫、苏轼、杨慎共10位首批四川历史名人。


这10位历史名人,兼顾了不同朝代、不同地域、不同领域甚至不同性别,具有很强的代表性,他们身上所承载的思想理念、传统美德、人文精神、气质风范、文化品格等,对延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巴蜀脉络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意义。他们积淀了多样、珍贵的精神财富,包括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存智慧,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敢为天下先的胆识魄力,富于理想的浪漫情怀,身处逆境却安之若泰的乐观豁达,博学深思、明辨笃行的学术追求,巾帼不让须眉的豪迈气概等等,是巴蜀大地也是中华大地名副其实的文化旗帜与文化地标,具有深刻的历史影响和当代价值。


二、四川历史名人的戏剧化历程


上述首批四川历史名人,不是今天才被我们认可与接受;对他们的接受与传播,其实古已有之,有的甚至早在他们还在世的时候就已被广泛关注。有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名气愈来愈大,各种颂赞、文集整理、事履编年、故事传说等难以数计。以他们的故事为蓝本改编创作的戏剧、小说也相当多。这里,以元杂剧为例,可以初略看到首批四川历史名人戏剧化的历程。据今人所编 《全元曲》统计,③ 现在涉及四川首批历史名人的杂剧有25部,其中,完整留存的有11部,残剧1部,存目2部,佚目11部。


完整留存的是:


吴昌龄的 《花间四友东坡梦》;王伯成的 《李太白贬夜郎》;费唐臣的 《苏子瞻风雪贬黄州》;乔吉的 《李太白匹配金钱记》;朱凯的 《刘玄德醉走黄鹤楼》;无名氏的 《诸葛亮博望烧屯》;无名氏的 《两军师隔江斗智》;无名氏的 《曹操夜走陈仓路》;无名氏的 《阳平关五马破曹》;无名氏的《众僚友喜赏浣花溪》;无名氏的 《苏子瞻醉写赤壁赋》。


残剧是:

王仲文的 《诸葛亮秋风五丈原》。

存目是:

关汉卿的 《武则天肉醉王皇后》;马致远的 《冻吟诗踏雪寻梅》。

佚目是:

关汉卿的 《风雪狄梁公》;于伯渊的 《狄梁公智斩武三思》;姚守中的 《扯诏立中宗》;赵善庆的 《褚遂良执笏谏》;无名氏的 《张昌宗双陆博貂裘》;王仲文的 《七星坛诸葛祭风》;石君宝的《柳眉儿金钱记》;郑光祖的 《李太白醉写秦楼月》;金仁杰的 《苏东坡夜宴西湖梦》;范康的 《曲江池杜甫游春》;杨景贤的 《佛印烧猪待子瞻》。


从以上统计看出,元杂剧中涉及到四川首批历史名人9人 (因杨慎在明代)中的诸葛亮、武则天、李白、杜甫、苏轼,其中,诸葛亮7部,武则天6部,李白5部 (《冻吟诗踏雪寻梅》写的是李白、罗隐、孟浩然3人),杜甫2部,苏轼5部。这大体符合这些历史名人在文人和民间的接受度。


诸葛亮忠贞睿智,有很多故事可以敷演,在民间有很高的人气。在元杂剧中,就有 《刘玄德醉走黄鹤楼》《诸葛亮秋风五丈原》《七星坛诸葛祭风》 《诸葛亮博望烧屯》 《两军师隔江斗智》 《曹操夜走陈仓路》 《阳平关五马破曹》等。总体而言,元杂剧中诸葛亮的形象都是神奇神秘神妙的。至小说 《三国志演义》流传开来之后,诸葛亮神奇神秘神妙的形象进一步得到定型固化。


据韩林博士论文 《武则天故事的文本演变与文化内涵》研究,宋元明清时期有关武则天的戏曲有23部之多,分别是: (1)金院本 《武则天》,作者佚名,剧本已佚; (2)传奇 《狄梁公》,作者佚名,剧本已佚;(3)杂剧 《武则天肉醉王皇后》,元关汉卿作,剧本已佚; (4)杂剧 《风雪狄梁公》,元关汉卿作,剧本已佚;(5)杂剧 《狄梁公智斩武三思》,元于伯渊作,剧本已佚;(6)杂剧《扯诏立中宗》,元姚守中作,剧本已佚;(7)杂剧 《褚遂良执笏谏》,元赵善庆作,剧本已佚;(8)杂剧 《张昌宗双陆博貂裘》,作者佚名,剧本已佚; (9)传奇 《词苑春秋》,明王翃作,剧本已佚;(10)传奇 《反司记》,明程文修作,剧本已佚; (11)传奇 《望云记》,明程文修作,剧本已佚;(12)传奇 《狄梁公返周望云忠孝记》,明金怀玉作,现存;(13)传奇 《节侠记》,明许三阶作,剧本已佚;(14)传奇 《节侠记》,明许自昌改订,现存;(15)传奇 《上林春》,明姚子翼作,今存抄本 (不全); (16)传奇 《集翠裘》,清余怀作,已佚; (17)杂剧 《集翠裘》,清裘琏作,现存;(18)传奇 《鱼篮记》,清范希哲作,现存; (19)传奇 《万花台》,清张澜作,现存; (20)传奇《滕王阁》,清周皑作,现存; (21)杂剧 《武则天风流案卷》,清严廷中作,现存; (22)杂剧 《洛城殿无双艳福》,清严廷中作,现存;(23)传奇 《天枢赋》,作者佚名,剧本已佚。④


李白虽然只有诗名,但因为放达率性,拥有众多 “粉丝”,也非常容易着墨敷陈,所以,剧本也不少。据朱玉麟 《戏曲作品中的李白形象研究》统计,在元代,最早有李白形象出现的戏曲是石君宝的 《柳眉儿金钱记》,已佚。而在明代,有李白题材的作品有杂剧3种、传奇7种。清代,有10部塑造李白形象的戏曲作品,其中6部是传奇作品。⑤


苏轼因为雅俗共赏,才情纵横,在众多领域都有一流的建树与贡献,加之一生大起大落又旷达豪迈,确实容易找到与观众的共鸣点,被演绎敷陈的故事很多,所以,有五个杂剧家将其故事敷演连缀。苏轼一向是剧作家关注的重点,这不仅因为他的趣闻轶事多,更主要的是他有很高的民众基础与热情。据赵辉统计,元明清三代共有苏轼戏34部,完整留存者尚有19部,亡佚12部。⑥ 但赵辉没有透露其计算依据。邵敏以李修生主编 《古本戏曲剧目提要》和庄一拂编著 《古典戏曲存目汇考》,统计今天所知苏轼题材戏曲有29种,现存19种。⑦ 两人统计现存数量一致,只是总的有5部差异。邵敏文章在前,应是此后有新的发现。但不论怎样,已足以说明以苏轼 “入戏”的热度。


据郝兰国 《杜甫戏曲初探》梳理,清代及其以前,以杜甫为题的戏曲有13部,分别是 (1)金院本 《杜甫游春》; (2)元杂剧 《曲江池杜甫游春》 (简名 《杜甫游春》,又作 《游曲江》),范康撰,已佚;(3)元传奇 《杜秀才曲江池》,阙名撰,已佚;(4)元杂剧 《众僚友喜赏浣花溪》(简名《浣花溪》),阙名撰,存。 (5)明传奇 《四节记·杜子美曲江记》,沈采撰,有残本; (6)明杂剧《杜子美酤酒游春》,王九思撰,存; (7)明传奇 《杜陵花》,阙名撰,已佚; (8)明杂剧 《浣花溪午日吟》,许潮撰,存;(9)清杂剧 《饮中仙》,黄之隽撰;(10)清杂剧 《四色石·同谷歌》,曹锡黼撰,存。(11)清传奇 《诗中圣》,夏秉衡撰,存; (12)清传奇 《杜陵春》,宋明珂撰,已佚;(13)清杂剧 《寿甫》,张声玠撰,存。⑧ 上述作品主要依据的是杜甫 《曲江》二首、 《饮中八仙歌》以及 《乾元中寓居同谷县作歌七首》进行敷陈,相对比较集中。


首批历史名人中只有杨慎创作有戏曲作品,他不仅在自己的散曲中表现自我,还在其杂剧 《兰亭记》《太和记》等中隐喻自己,此外,沈自徵的 《簪花髻》更是 “立足于著述记载的相关杨慎的傅面插花、诸伎捧觞的颇类疯狂的举动好士大夫之评论,敷衍成篇”。⑨


大禹作为主角在古代戏曲中表现的并不多,有人将 “大禹娶涂山氏”作为一种神话的原型,在“人妖情缘剧”中有一定的表现。自20世纪以来,陆续出现了京剧 《大禹治水》,川剧 《大禹治水》,绍剧 《大禹治水》,以及京剧 《洪荒大裂变》,川剧 《情系洪荒》《大禹魂》等。⑩李冰在蜀中的治水,后世不断被神话,但真正以李冰作为原型的古代戏曲却少见。


综上,四川历史名人的戏剧化历程是不均衡的,有的名人戏曲创作数量多,如诸葛亮、武则天、苏轼、李白等,有的较少甚至没有,如落下闳;有的以正面描写为主,重在咏赞,如苏轼、李白、杜甫等,有的以负面描写为主,重在批评,如武则天。◈11 但不论如何塑造,所有艺术创造———自然包括戏剧在内,都离不开作者所处的时代,离不开作者的审美与价值判断。对历史名人的评价其实是时代与作者的投影。毋庸讳言,在没有电影、电视、动漫、视频等现代传媒艺术的古代,历史名人的戏剧化是最容易走进百姓的一种传播方式。


三、四川历史名人的当代戏剧化再造之路


首批四川历史名人已经评选揭晓,应该看到,评选历史名人本身并不是目的,目的在于以这些历史名人为载体,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笔者认为,为更好地推动首批四川历史名人的戏剧化再造,应着力做好以下六个方面的工作:


首先,要加强基础研究。首批四川历史名人,有的因为留存的著述多,容易接受,生平事履比较清晰,因此,研究基础比较好,如李白、杜甫、苏轼等。关于他们的文集的整理已经相当丰富,相关研究资料的搜集出版也已有很好的基础,无论是研究的数量还是质量,也无论是基础研究还是普及传承研究,都相当可观,取得了显著的成绩。有的名人文集有整理,相关问题有研究,但还有不少研究的空白需要去突破,如扬雄、诸葛亮、杨慎等。有的因为留存的资料有限,或者疑点、难点很多,研究较为滞后,需要突破的方面较多,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做,如大禹、李冰、落下闳、武则天等。要对这些历史名人进行戏剧化再造,基础的研究必须加快进行,否则,戏剧创作更多只能戏说或玄想,这对历史人物的艺术创作是不严谨的,也难以起到真正的弘扬传承目的。因此,加快历史名人的生平事履研究,尽快拿出有分量、有说服力的年谱 (或新编),尽快整理出版最为全面的文集、资料汇编以及研究著述,对四川历史名人的戏剧化再造是关键乃至决定性的因素与前提。


其次,组织力量创作好剧本。要对四川历史名人进行戏剧化再造,不可能没有剧本。好的剧本等于成功了一半。首批四川历史名人有的已经有不同版本的小说甚至剧本,可以组织力量进行改编。如果没有现成的好的小说或剧本,那就要有针对性地组织力量进行创作。在这方面,有关李白、杜甫、苏轼的剧本走在了前列,已经有多个版本的剧本问世,有的已经进行了艺术化再现,陆续与观众见面了。其他名人有的也正在推出,如李冰、扬雄等。创作历史名人剧本,要尽可能忠于历史事实,尽量减少戏说甚至胡说的成分,切不可以虚假的历史信息或人为的添油加醋去误导读者,否则,不利于文化的传承,客观上也降低了历史人物剧本的可信度与含金量。


再次,要尽力做好艺术再现。有好的研究,有好的剧本,但是不能很好地将其再现出来,也是很遗憾的。现代戏剧形式多样,表现手法不断创新,声光电视野下的舞台布局、舞台音像与舞台效果,不断地撞击观众的视觉感官,给观众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如2017年由中央民族乐团和成都民族乐团联合打造的大型新创 “音乐剧场” 《寻找杜甫》,舞台上28个2立方米左右的格子里分别安排了2-3名演出人员,他们既是演员又是背景。格子中的演员又和乐池里的演员相呼应,变幻无穷,给观众强烈的视觉震撼。的确, 《寻找杜甫》以杜甫的诗意和情怀为切入点,用音乐剧场这种新颖的、立体式、全景式的舞台呈现杜甫的一生,是第一部采用大型民族交响音乐来塑造表现中国古代文化名人的艺术形象的音乐作品,它将中国民族音乐与当代剧场表现手段相结合,在音乐中铺陈戏剧、在戏剧中展现音乐,是器乐、声乐、诗歌吟诵的综合舞台呈现。关于杜甫的戏剧再现,近年来还有国家话剧院编排的音乐话剧 《杜甫》、重庆市歌舞团的原创舞剧 《杜甫》、陕西省戏曲研究院编排的秦腔历史剧 《杜甫》等,色彩纷呈,影响甚大。苏轼也是近年来戏剧创作重点历史人物,2018年2月7日晚,由四川人民艺术剧院历时3年打磨的四川历史名人文化传承创新工程首部原创话剧 《苏东坡》在成都锦城艺术宫上演。该话剧创造性地融入了川剧的 “帮腔”,使戏剧与戏曲完美融合,创造了新奇的舞台效果。剧中一边上演古人古事,一边穿插着今人今论,戏剧内容和评述相结合。尤其是剧中还有主人公故乡眉山的方言俚语,饶有趣味且平易近人,彰显了巴蜀地区的人情风貌。由黄冈市委市政府、湖北广播电视台、央视纪录国际传媒有限公司联合摄制的首部以北宋文学家苏东坡为拍摄对象的大型人文历史纪录片 《苏东坡》也在2017年推出。该片共分为6集:《雪泥鸿爪》《一蓑烟雨》《大江东去》 《成竹在胸》 《千古遗爱》 《南渡北归》。该片以苏轼贬谪黄州4年的生活为横切面,观照其一生的心路历程,从文学、艺术、美食、情感等多维度透视,多角度地解读苏东坡生命感悟、精神嬗变和艺术升华的过程,以及对中国传统文化产生的深远影响。虽然是纪录片,但因为主人公苏东坡不可能出场,事实上是今人创作了脚本,依据脚本进行拍摄的,是一种新的艺术表现,丰富了历史名人的再现形式,有相当的启发意义。关于苏东坡,近年还有琼剧 《苏东坡在海南》、湖北省黄梅剧院创作的黄梅戏 《苏东坡》以及已经拍摄并播放和正在拍摄尚未播出的电视剧 《苏东坡》等。


第四,加强营销宣传。现在已进入全媒体时代,新闻传播具有前所未有的便捷性、通适性与不可确定性。作为四川历史名人的戏剧化再造,不可能离开媒体的营销宣传。如果一个名人的戏剧通过几年创作再现,仅仅在很小的范围内演出几场,不能让更多观众现场感知享受,客观上说,这台戏剧是算不得成功的。要被社会广泛知晓,要让社会群众广泛接受,应加强营销宣传,广而告之。客观上讲,宣传的过程也是传播、传承的过程,哪怕让更多的读者 (观众)有机会浏览演出海报,也是一种传统文化的传承普及。如果能够用图文并茂的形式,吊起观众的胃口,也是极大的成功。第五,普及社会戏剧常识。一些传统戏剧由于节目陈旧,表现形式呆板,已逐渐淡出大批社会群体特别是年轻群体的视线。传统戏剧需要振兴,振兴的方式方法有很多,其中以历史名人为话题,通过舞台布景造型、声光电、器乐、人物语言动作、声腔歌舞以及多种戏剧艺术的交叉融合等形式进行创意创造,是非常重要的一条途径.另外,还非常有必要进行戏剧常识的普及。要增强社会民众欣赏戏剧的能力,培养他们赏戏的情趣、知识与技巧,提高戏剧的水平,培育优秀的戏迷,促进整个社会戏剧艺术氛围的提升,为戏剧艺术的发展奠定良好的社会基础。


第六,必要的政府扶持。现在国家每年都在进行艺术基金的评审支持,但数量有限。四川要进行历史名人的文化传承,需要用各种戏剧艺术的形式进行弘扬传承,而每年能够获得国家艺术基金支持的剧目有限,这就需要四川省委省政府以及历史名人所在地党委政府和相关单位进行必要的扶持。如给予必要的演出补助,或者由政府采购,面向社会大众进行公益演出;评选四川历史名人最佳剧本、最佳剧作、最佳演员、最佳导演、最佳舞美、最佳服饰、最佳音响、最佳社会影响等等,并进行奖励;鼓励各艺术团体创作以四川历史名人为题材的优秀戏剧,鼓励这些优秀戏剧到全国巡演,特别是到与这些名人相关的省市进行巡演,同时,创造条件,推动这些戏剧走出国门,走向海外,增强四川现代戏剧艺术的世界影响力度,拓展四川历史名人的海外传播空间。


注释:

①② 〔晋〕 常璩著, 任乃强校注: 《华阳国志校补图注》 卷三,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7年版, 第

133、 141页。

③徐征、 张月中、 张圣洁、 奚海主编: 《全元曲》, 河北教育出版社, 1998年版。

④韩林: 《武则天故事的文本演变与文化内涵》, 南开大学2012年博士论文。

⑤朱玉麟: 《戏曲作品中的李白形象研究》, 《河南社会科学》, 2002年第2期。

⑥赵辉: 《戏曲中苏轼形象的多维透视》, 《民族文学研究》, 2011年第3期。

⑦邵敏: 《苏轼题材戏曲演变综论》, 《四川戏剧》, 2008年第9期。

⑧郝兰国: 《杜甫戏曲初探》, 《杜甫研究学刊》, 2013年第2期。

⑨杨钊: 《脱略礼度 放浪形骸———明代戏剧中杨慎形象论》, 《四川戏剧》, 2007年第11期。

⑩李德书、 唐咏啸: 《论戏曲舞台上的大禹形象》, 《四川戏剧》, 2000年第7期。

◈1120世纪50年代, 郭沫若创作了历史剧 《武则天》, 一反传统戏曲中的嘲讽, 将武则天描绘成仁政爱民的女皇。


潘君瑶,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博士研究生,成都信息工程大学管理学院讲师。


]]>

2018年08月21日 10:29
4065
区域艺术史叙事的空间、地理与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