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研究 理论研究

我所了解“遂宁宋瓷与铜钟伴藏之迷”的史迹

贾玲

2018年12月08日 02:56

钱时用


我名钱时用,现年七十五岁,退休干部,遂宁市大英县回马镇即本文以下所称的原马堵镇人士,我族入川始祖钱茂第十九代孙。

最近,我从家人处得知四川省社会科学研究院李后强教授发表的关于“遂宁宋瓷的主人钱茂”一文。拜读以后深表敬意,这为我们钱茂后裔揭示出这一问题的思考方向。下面,我就这一问题提供如下三个方面的情况介绍:

第一,“凤翔楼”的铭实之源;

第二,钱鑫与铜钟;

第三,“遂宁宋瓷与铜钟伴藏”的历史背景。

先介绍第一个问题—“凤翔楼”的铭实之源。据我钱氏家谱记载,我族入川始祖钱茂是唐朝末年“五代十国”吴越王钱镠第十七代孙,元末明初汉口市武弟将军钱忠第七子,于明洪武二年(1369)自老家汉口,经陕西省凤翔县入蜀落足马堵(今大英县回马镇)。在路经凤翔县途中,其妻胡氏不幸逝世,在落足马堵之后娶配陈氏为妻。为纪念前妻胡氏,将修建的安居之所命名为“凤翔楼”。该楼为普通建筑,一楼一底,三室通檐,七柱吊廊,坐南朝北,右靠马堵庙近两百余米。解放之后收归公用作了当地政府办公用房,现在已是残桓断墙,遗址尚在。

我祖入蜀马堵之后,扬其祖辈在江浙广制陶瓷之技,为其后代开创了马堵陶瓷巨镇宏业,累积几代到明朝永乐年间达到鼎盛时期。我们钱家至今都还盛传着这么一首歌谣:“建窑九十九,挖断横山一条沟(指马堵镇原来的一山坡),开金矿(指现在马堵镇辖区的金井坝村)、建果园(马堵镇历来都是有名的果园之乡),船队装运到武汉,一船装三千(金钱价值),两月就回头。”至今,在该镇方园数里之内,其陶片和瓷衣碎片都还堆积无数。还有世传的另一首歌谣说的是马堵钱氏的产业规模:“钱氏家院一条街,六楼两寺金银满,船工陶匠开金铺,香腊钱纸栅断街,码头上游开金矿,灯火照亮半边天。”这里所指的“一条街”,就是指的该镇现在的“陶都街”。歌谣里所说的“六楼”,“凤翔楼”也仅是一座,其他“五楼”是:

(长)掌事楼:此楼坐南朝北,紧靠凤翔楼以西不远,当时作为钱氏产业长房中选定的经管人所用。因此,最先称着“长房楼”。后来,经管人也可选用其他房系的能干人掌管,所以族人就将此楼称呼为“掌房楼”。据说楼牌是一块很大的刻金赤漆板面,非常气派。解放后,当地代销合作社改作了商铺面馆。至今,遗迹尚存。

码库楼:因当时钱氏的库楼不只一座,码库楼是当时的一座中心库房。建于桂花湾坡上的陶都街,坐南朝北,可直下涪江康家渡口(人称上码头)。

金库楼:建于陶都街东头涪江悬岩顶上,紧靠马堵庙东墙。用于商务接洽、账务清算、资金保管。现在的马堵庙仍完整尤存。

学府楼(官府楼):建于“法华寺”(现在的大英县回马中学)西边不远处。历代为钱氏子弟学校。该校“文武科备,艺算读习,陶技劳作,才女书识”。在明清五六百年间,人才辈出。此校先前称作学府楼,后来,辈出的人才很多,当地人便称“官府楼”。这在我族家谱上都作了标记。

陶师楼:建于竹林湾,旁处法华寺,面对马堵庙,当时为陶师、船队驾家的住宿楼群。据传在逢年过节之时,宾客满坐十多二十桌。

两庙:一是马堵庙,二是法华寺。

马堵庙,建于北宋时期,位处牛头山嘴,东临涪江西岸,陶都街的东尽头,占有三亩余地。该庙是我钱氏先祖入川以后捐供之庙。至今仍还香火旺盛。

法华寺,是我钱氏祖庙,建于明嘉靖十一年(1533)。该庙位于马堵镇马鞍坡山腰,坐南朝北,面对马堵庙,占地五六十亩规模宏大,构建辉煌,在川中都闻名遐迩。解放后,改作蓬溪县第四初级中学。至今,还遗存有原庙的“先祖殿”。

话说到此,我目的一个,就是介绍现在的大英县回马镇真实的存在一个“凤翔楼”,而非我辈的杜撰。

第二,钱鑫与铜钟。

钱鑫,在我族家谱之中后世传记为“钱金”。此人为明朝后期人士,我入川始祖钱茂第七代孙,陕西省祭官,晚年退居故里马堵镇。由于他深谙教义,对隔墙马堵庙情有独钟,与寺内僧众交往甚密。于是不少僧众对他调侃,说是马堵庙是你们钱氏祖宗贡奉之庙,现在你们有了法华寺,就把老祖宗忘了。法华寺里两口大铁钟响十里八方,而我们庙里这口小钟敲了数百年,你们看了也不好意思吧!前几年,我等几个钱氏族人为修谱到该庙去考察保存的碑文时,有一个老和尚对我们介绍说:“我们庙里有一件镇庙之宝—--一口小铜钟,别看它小,已有上千年的历史。据我们先师传说,原来有一口大铜钟,后来不知到哪儿去了。”当时,作为我们听话之人心不在焉,而今,当我拜读到李教授对铜钟铭文的点题,本人也就深得启谛而了然于心。

第三,遂宁宋瓷与铜钟伴藏的地点和历史背景

这一问题我想介绍如下三点:一是遂宁宋瓷与铜钟伴藏的地点与马堵镇的流向关系;二是遂宁宋瓷从何而来;三是遂宁宋瓷与铜钟伴藏的历史背景。

让我按上述三点如序作介。一是流向关系。据我族家谱记载,我族先祖齐伦公是入川始祖钱茂第六代孙,明嘉靖年间任过蜀府内相,岳父为遂宁城区近郊人士。于是钱氏后裔的不少亲戚在家谱里记载有之。如今,根据遂宁宋瓷与铜钟现在的发掘地点—遂宁市城区金家沟(现为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南强街道金鱼社区),则与史迹事实基本一致。二是遂宁宋瓷从何而来?钱氏与宋瓷历来关系密切,从唐朝末期“五代十国”吴越王钱镠伊始,宋瓷兴盛,钱氏为先。在“五代”之时,钱王朝贡奉朝庭之物首当瓷器,之后钱王朝归宗以后,钱氏依然掌控江南瓷器、盐铁、丝绸基业。在我祖钱茂入蜀马堵以后,为后代同开创了陶瓷基业。至今,我还记得一首传世歌谣:“宝瓷业制成本高,膏磷珠粉和成浆,窑头三熏两日火,金壳拜师传秘招。”对这首歌谣,头一句任何人都懂,而对后三句,我只记得,说的什么意思就不懂了。不过透过字里行间倒是明白,我的先祖们介于当时制造瓷器成本太高,材料缺乏,技术不过硬,已难以支撑宝瓷的制造了。那么遂宁宋瓷又是怎么来的呢?根据世传,马堵钱氏以陶为业,产业宏大,建有一支很大的船队,上至绵阳,下至重庆、汉口从事运输业务。世所不知,汉口是我族入川始祖钱茂的老家,世代多有来往。因此,宋瓷来源是必未断。

三是遂宁宋瓷与铜钟的历史背景。明崇祯(1628-1644)年间,张献忠“杀富济贫”剿四川,则为世人共知。作为马堵钱氏家族遭受了灭顶之灾。据我钱氏家谱记载,在这次兵祸之中“有汝吉(我先祖之名)之二女菊林玉子被寇蜂临,投江著烈载诸郡誌表二可称。”钱氏家人“避灾躲祸八方逃窜者众多。”据我族世传,当时本地团练钱三槐与明朝官兵抵抗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兵败战死无数。至今有两处地名遗迹当地人都众所周知。一是这场战斗的地点原称马堵镇何家沟“凉风垭”,经过这场战争以后,当地人至今都称为“百战垭”了。二是就在何家沟沟口涪江岸边,至今当地人都知道有一个“万人坑”。这可谓史迹斑斑,惨状难忘。而今我还记得我的爷爷教的一首世传歌谣:“宝物装船下合川,十天半月不见还,家人码头哭红眼,自此家败难复园。”对于这首歌谣现在想来,恐怕就是说的“遂宁宋瓷与铜钟伴藏”这件事吧。

历史悠悠,旁人如募,以此介绍,供作明鉴。

 

钱时用  二零一八年十月于遂宁作撰


]]>

2018年12月08日 10:57
520
天府文化的源流梳理和当代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