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研究 理论研究

论张良“请汉中地”的政治军事意义(下)

胡小文

2019年01月11日 02:08

孙启祥
成都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2018 年4 月

三、“汉中地”的战略地位

自关中通往巴蜀,险峻的秦岭和逶迤的巴山是必经之地。至迟在春秋战国时,两地之间的谷道、栈道就陆续开辟、修筑。在汉代之前,贯穿秦岭的褒斜道、故道,跨越巴山的金牛道、米仓道已经形成,而这四条道路,都必须经过汉中郡的南郑等县,故汉中的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在刘邦王汉中之先,秦司马错就在惠王前极陈夺取巴蜀对灭楚进而统一六国的影响,而苏代则以“汉中之甲,乘船出于巴,乘夏水而下汉,四日而至五渚”等语威胁楚国,使楚王“十七年事秦”[1]2743 - 2744。在刘邦王汉中之后,人们对其认识更充分、论述更深刻。有论及汉中形势之险要者,如汉末“建安七子”之一陈琳《为曹洪与魏太子书》曰: “汉中地形,实有险固,四岳三涂,皆不及也”,北宋乐史《太平寰宇记》卷一三三曰: “( 汉中) 氐敌接畛,又为威御之镇”,欧阳《舆地广记》卷三二曰:“( 南郑) 地沃而川险”。有论述汉中控蜀之作用者,其中以唐李吉甫《元和郡县图志》“汉中当巴、蜀之捍蔽”[13]论述最为精当。此外,蜀汉时黄权、杨洪先后都论及汉中对巴蜀的重要性,黄权对刘备说: “若失汉中,则三巴不振,此为割蜀之股臂也”[14]1043,杨洪对诸葛亮说: “汉中当蜀之咽喉,若无汉中,则无蜀矣。”[14]1013唐代著名史学家李延寿则有“南郑要险……成都之喉嗌”[15]之论断。北宋文学家苏辙甚至认为汉中地胜巴蜀: “益、昌诸郡,莫如梁、洋。地通蜀汉之饶,俗兼秦陇之劲。”[16]北宋兴元府知府文同、南宋川陕宣抚处置使张浚和清汉中府知府严如,从历史地理、军事地理、经济地理等角度对汉中,及汉中、巴蜀对全国形势的影响做了较为系统的概括。文同曰: “( 兴元府) 自三代已来,号为巨镇。疆理所属,正当秦蜀出入之会。下褒斜,临汉沔,平陆延袤,凡数百里,壤土演沃,堰埭布,桑麻稻之富,引望不及。西南逾栈道,抵剑门,下趣成都。岐、雍诸山,遮列东北,深蟠远,孕畜云雨,罅道百出,相拱如辐。远通樊、邓,旁接秦、陇,贸迁有无者,望利而入。旧制,中州之人不得久居于此,今复弛禁,一切不问。故四方来者颇自占业,殊习异尚,杂处闾里,天下物货,种列于市,金缯漆,衣被他所。近岁洮河所仰茶产巨亿,公籴私贩,辇负不绝,诚山西浩穰之奥区。”[17]张浚曰: “汉中实天下形势之地……前控六路之师,后据两川之粟,左通荆襄之财,右出秦陇之马。”[18]严如曰: “巴蜀、汉中之形势为天下重,岂惟湖楚,即吴越亦倚以安危。六朝晋、宋、齐、梁之得以相承,与南宋之苟延百数十年,皆以蜀、汉之为江南有也。晋既得蜀,而王舟师径下石头; 齐失梁、金,而萧衍、韦直至台城; 陈、南唐之不守,均上游无重镇可牵制北来诸军者。张浚称,中兴形势,莫若兴元。而吴、吴力障蜀口,保蜀即以保江南矣。”[19]纵上所述,汉中财富土沃,北窥关中,南蔽巴蜀,东达荆襄,西控羌陇,历来为兵家所重。欲王巴蜀,必据汉中; 欲进兵关中、中原,必先得汉中; 巴、蜀只有与汉中成为一体,才能形成强大的政治、军事力量。对于统一王朝来说,巴、蜀有难,汉中辄没; 失去汉中,巴蜀难保。对于西南的割据者,大多得汉中则王,失汉中则寇。古蜀国、蜀汉灭亡,均因其先失汉中; 公孙述无力抵御东汉、成汉无力抗衡东晋,首先因其无力巩固汉中; 南宋绍兴、嘉定年间金兵几次攻破金州( 今陕西安康) 、兴元( 今陕西汉中) 而未能入川,是因其在汉中无法立足。元明统治阶层认识到汉中之地与王朝之统一分裂利害攸关,故将汉中之地陆续划归陕西,使其成为缓冲地带,以减轻巴蜀分裂的权重。自汉中划归陕西,明清两代五百多年,再未出现巴蜀长期割据的局面,这无疑与汉中这个“咽喉”、“捍蔽”在行政归属上与巴蜀非一体有关。

回过头来再看刘邦,如果当初仅称王巴、蜀,而汉中属于雍王或塞王,不单他统一王朝的建立遥遥无期,而且偏安一隅、老死蜀中,或被章邯、司马欣消灭都有可能。蜀中到关中,金牛道、褒斜道( 或故道) 里程一千多里,山岭纵横、河沟密布、危栈萦回、绝壁绵亘,张良劝刘邦“示天下无还心”[1]2463 之计殊难实施,要想出敌不意、速战取胜根本不可能; 北进途中如延宕时日,气候变化、粮草供给等均成为制约因素,等到攻下汉中,可能已力尽粮匮、师老兵疲,何谈还定三秦、逐鹿中原。

四、后续影响

张良为刘邦请得汉中,使汉王的辖地与“距塞汉王”的三秦王,既“近在咫尺”,又“遥不可及”。“近在咫尺”指其土地毗连,随时可以进击; “遥不可及”指其间有秦岭阻隔,刘邦的一切东进准备均可秘密进行。刘邦到南郑以后,经过几个月的休养生息、训练士卒,由“萧何据守汉中,足食足兵”[10]108,像元人畅想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那样,声东击西,几路出兵,一举而占据关中、陇西。又经过三年多的争战,刘邦战败项羽及其他诸侯,登皇帝位,由当初项羽对其“疑之有天下”变成了真正据有天下。

汉朝建立后,高祖以陉城( 今河北无极) 人田叔为汉中郡守。田叔在汉中,一方面继续为朝廷筹措粮饷,一方面建立南郑宫室。但高祖以南郑乃“帝业所兴”,一直不建藩封,以兹纪念。田叔是一位奉行“居是国必闻其政”的忠于职守之人,他“为人刻廉自喜”,且“喜剑,学黄老术”,文武两长,被文帝称为“长者”。[1]3341 - 3342 从汉初到汉九年( 前197) 田叔为汉中守后十余年,汉中的许多社会基础设施得以建设,良好风气逐步形成。史载,汉中的成固城( 今城固县东) 、沔阳城( 今勉县东) 、安阳县城( 今洋县北) 等城池即修筑于汉初,山河堰等水利设施传说亦为萧何倡修; 两汉时汉中“世修文教,有傥之士,异人并挺”[10]109、“群儒修业,开按图纬,汉之宰相当出坤乡”[10]111局面的形成,都有刘邦王汉中、田叔守汉中的影响。从这个意义上说,张良请得汉中之地,既成就了刘邦的帝业,也带来了汉中的兴盛。


]]>

2019年01月11日 10:10
1586
论张良“请汉中地”的政治军事意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