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研究 理论研究

古蜀文明与太阳崇拜

胡小文

2019年05月28日 01:43

王仁湘
四川日报

金沙遗址是考古人的一个奇迹,数以千计的珍贵玉器出土,这是以往绝无仅有的发现。金沙还有不少精美的金器,也带着它们原来的光芒现世。一个古老的金玉世界,在考古人的惊诧中就这样突然拉开了帷幕。
  金沙出土的金箔,以它的神秘,和它的精致,再一次展示了古蜀人的智慧与魅力。
  这金光闪闪的箔,周回有镂空的四鸟翔飞图形,中间是弧形芒线围绕的太阳旋转图案。这便是被称作“太阳神鸟”的图案,它是前所未有的发现,是考古人从未见到的奇迹。
  金沙金箔上的太阳之形,是一个旋动的天体。
  智慧的古蜀人,他们想象出太阳是在旋动中升起。旋阳在天,散霾涣曀。祥光瑞景,阜物沃地。旋转的太阳,炫目的光芒。
  在甘肃永靖瓦渣嘴遗址出土辛店文化彩陶上,将太阳绘成螺旋形,太阳周围的光芒也绘成旋形,不知古代的画工是不是在告诉我们,他们眼中的太阳就是具有这旋转神力的天体,太阳旋转着,连它的光芒也是旋转着放射出来的。
  在更多的史前彩陶上,我们见到类似的旋式图案,它们有的也许可能并不是直接表现的太阳,但那旋动的韵律感是那样有力,它们很容易让我们想起太阳来。
  在古代青铜器上见到的冏纹,也是一轮旋动的太阳。陕西发现的秦代瓦当上,也印有带着旋形光芒的太阳纹。
  也许这样的艺术品并不是古代东方所独有的创造。美洲古代阿兹特克人的太阳神徽,太阳中心的鸟身,也有一个旋动的螺旋形,它也是太阳旋飞的标志。
  在文明时代的艺术品中,我们仍能见到一些旋形日月图形。直到现代艺术生活中,日月也常常被绘成旋形模样。天体都是以旋转的方式运行的,以现代人对天文学的认识描绘出天体的旋转形态是很自然的,但是我们的先人在4000多年前就开始用我们今天的方式图绘日月的旋转,如果不是他们已经有了同我们一样的认识,那可能就不会有这些旋转的日月图形留存到今天。
  人类应当很早就想象到日月是以旋转的方式运行的,旋形日月图不仅表现了两大天体的形态,而且更形象地表现了它们运行的状态。
  太阳的旋动,辛店人想到了,古蜀人想到了,他们眼中旋转的太阳,就这样旋转到了我们眼前。
  太阳晚间的休息之所,是太阳树。
  《山海经》说在大荒之中有座山,山上有温源(又名旸谷),那儿有一棵扶桑树。扶桑树高大无比,驮运太阳的十只三足乌栖息在树上,一只只轮流着把太阳送上天空。
  这扶桑不是普通的树,它是一棵神树,是一棵太阳树。
  因为传说扶桑是生在日出的东方,所以海东的日本国就有了“扶桑”的别称。
  中国神话中与扶桑齐名的,还有另外两棵神树——若木和建木,它们并称“三桑”。
  若木和扶桑相对,是太阳降落和歇息之处。古有“东极扶桑,西极若木”之说,扶桑和若木就像是天地的两极,太阳沿着这两极升降运行。
  与扶桑和若木不同,三桑之一的建木并不承载太阳,它是一棵通天神树,是供神人上天入地的天梯。
  天梯建木,是黄帝为方便众神而建在天地的中心都广之野的。高耸入云的神梯,正午阳光照耀在大树上,没有一点影子。
  古代中国对神树的崇敬非常普遍,特别是在古蜀大地,对神树的崇拜也非常虔诚。蜀地距离东极的扶桑和西极的若木实在太遥远了,可是没有扶桑和若木那样的神树多么遗憾呀,于是建木就出现在了蜀地的神话中。建木一直通到天上,那里离太阳就很近了。这样看来,建木也好似太阳树了。
  正是在都广之地,在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出土了三株青铜神树。穹隆形的底座,三层九枝上神奇的花果和立鸟,树干上那条奇异的神龙,都显示出一种特别的气势。
  古蜀人出于对登天的向往,将假想中的神树用青铜制出,陈列在庙堂之上,朝夕膜拜。
  这就是一棵立地通天的参天神树,是众神上下的天梯。古蜀人想象着有这样的沟通天地人神的天梯,青铜神树一直就耸立在他们的心中。
  太阳之于人类,那是最伟大的爱之所在。
  人类之于太阳,除了顶礼膜拜,还能怎样来感戴这样的恩赐呢?
  金沙太阳神鸟金箔的外围环飞着四只鸟,让一些学者想到《山海经》中“帝俊生中容……使四鸟”的传说。更简单直观的理解是:太阳飞速旋转,是四只神鸟托负着它在天上经过,金箔形象地展示了“金乌负日”古老的神话传说。
  太阳在天上由东向西运动,我们的先人不知它的动力何在。人们很自然地想到了鸟,在他们的视线里,只有鸟才有本领在空中翱翔。于是,人们这样想象,一定是会飞翔的鸟带着太阳越过天空,那太阳一定有神鸟相助,它们是阳鸟。
  看着金箔上的四鸟,长长的脖颈,尖尖的利喙,壮壮的双爪,这是何鸟?
  这似乎就是水鸟鱼鹰,它在古时叫凫鹥。
  蜀人先王有以“鱼凫”为号者,也许是以太阳神和太阳鸟自居呢。鱼凫就是水鸟鱼鹰,在古蜀人心中,也许那就是太阳神。也难怪在出土的蜀王金杖和金带上,都能见到鱼凫的图像,那是顶礼膜拜的偶像。
  崇拜鸟和崇拜太阳,是古蜀人各部族的共同信仰。在金沙遗址不仅出土了太阳神鸟金箔,还有三鸟纹青铜环,都生动地展现了古蜀人的神权观念。
  古蜀人有自己特别的阳鸟,它就是鱼凫,是健美的鱼鹰。古蜀人对并不能多见的太阳怀有特别的感情,他们对心中的太阳鸟也怀有特别的感情,他们多么希望阳鸟能天天载着太阳飞翔啊!
  崇奉太阳是古蜀人不变的信仰。
  成都平原上的古蜀人铸造青铜神树和人面鸟身像,制作太阳神鸟金箔等,充分表达了对太阳的崇敬。
  古蜀人遗留的大量遗迹遗物,真实地反映了殷商时期古蜀王国太阳崇拜祭祀活动的昌盛。大量的鸟形器物和鸟形纹饰,体现了古蜀时代的太阳鸟崇拜。
  成都城北羊子山发现的土台遗址,原是古蜀人的祭台,也有可能是祭祀太阳的地方。
  在金沙和三星堆,在成都平原及附近地区,发现了不少古蜀时代留下的玉器埋藏坑。这样的坑中常常出土一些玉璧,玉璧在那样的时代是祭天的最时尚的祭品。“苍璧礼天”,圆圆的玉璧,不就是太阳的象征么?
  埋藏这些金玉宝器的坑穴,常常被学者们称作“祭祀坑”,像三星堆,便是以两处祭祀坑的发现而名扬天下的。金沙遗址也是这样,出土的大量精美的文物,多数都是献给神们的祭品。其中一定有古蜀人礼拜太阳的遗迹,也一定有献给太阳的祭品。
  古蜀之地,由于特殊的地理条件限制,日照的时间与强度远不及他处。对于蜀人而言,阳光更加宝贵,太阳更受爱戴,他们对太阳的崇敬之情当会更加强烈。
  蜀中民间有不少关于太阳的民间故事,表达了蜀人对太阳的衷爱之情。蜀地因为处于山间盆地之中,多雾雨少晴朗,蜀人在久雨久雾之后,特别盼望太阳早点出现在天上,一些民间故事就产生在这种特别的土壤里。(本文有删节)

王仁湘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

2019年05月28日 09:43
1753
巴蜀文化对李白诗歌艺术风格的浸润(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