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经济社会发展研究 理论研究

彭敬:优化核心指标人口基数设置推动托育服务体系高质量发展

管理员

2022年10月24日 01:38

《四川日报》2022年10月24日

点击查看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二十大报告中强调,建立生育支持政策体系。今年国家卫健委等17个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完善和落实积极生育支持措施的指导意见》,提出重点从增加服务供给、降低运营成本、提升服务质量等三方面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为建设高质量托育服务提供了重要指导。当前尽管我省托位供给不断增多,但托育服务的发展水平距离群众的期盼还有差距,建议进行深入调查研究,以更细致的规划引领,全面提升我省幼有所育能力。

发展托育服务体系是一项新工作,没有现成经验可借鉴,必须问需于民、问计于市场。托育服务体系建设过程,实际就是深入基层调查研究的过程。

摸清楚托位建多少。这是托育服务体系高质量发展的基本前提,决定了托育服务总供需是否基本平衡、城乡分布是否合理、区域布局是否科学。因此,要开展大规模托育意愿调查,掌握愿意托育家庭的比重,以及城乡和区域等空间分布特征,并结合不同区域婴幼儿数量,测算出托位需求量,为科学规划托位总量和空间分布格局提供科学决策依据。

弄明白服务体系怎么建。托育需求呈现出多样性特征,不同群众的托育需求有明显的个体偏好,高质量托育服务体系必须满足大多数群众或家庭的托育偏好。通过调查研究可以弄明白什么是群众最需要的托育服务,才能以群众多样化需求为导向做好政策设计,为建成符合群众需求的托育服务体系提供科学方案。除了实现托育服务供给主体多元化、服务模式多样化和托育选择个性化外,要重点在服务质量、照料水平和照料过程“可视化”等方面下功夫。

评估托育服务建得如何。我省托育服务体系建设还处于探索、试点和示范阶段,主管部门要善于通过调查研究,评估试点示范工作开展情况。评估工作要依靠“两个主体”,完成两项工作:一方面群众满意是托育服务高质量发展的根本评价标准,要以群众为主体开展托育满意度调查,推动托育质量提升;另一方面托育机构是探索高质量托育的先锋,要调查了解其营运情况,认真听取困难和意见,解决好制约托育行业可持续发展的重大问题和普遍性问题。

事实上,省市两级政府相继在“十四五”规划中确定了托位建设目标,为基层政府发展托育服务提供了明确指引和基本遵循,但从各地具体工作推进来看,还需要更细致的引领。比如,“每千人口拥有3岁以下婴幼儿托位数”是四川省和各市州的“十四五”规划中关于托位建设设置的核心指标,但它以总人口为基数,如果托位建设不考虑婴幼儿规模和年龄结构差异,必将导致托位供给水平出现区域不平衡的问题。因此,建议以婴幼儿数作为托位目标设置的参照基数,并将“每千个3岁以下婴幼儿拥有托位数”作为发展托育服务的核心指标,更精准反映托育服务的供需关系,同时将普惠托位占比作为关键指标,构建高质量托育服务指标体系。

此外,受托育行业发展阶段性和我省区域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影响,托育服务体系建设还面临普惠托育供给不足、行业发展可持续性不高等普遍性问题,迫切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

优先发展普惠托育服务。坚持在公共服务范畴内优先发展普惠托育服务。重视发展公办托育机构,重点兜底经济困难家庭的托育需求;充分挖掘幼儿园托育潜能,引导条件允许的特别是学位空余的幼儿园,延伸开展托育服务;采取公建民营、公助民建等方式,增加普惠托位供给数量,逐步提高普惠托位所占比重。

推动托育行业可持续发展。托育服务是一个新业态,需要全方位的政策扶持,除了落实托位建设补贴和运营补贴外,还应该在用地、用气、用电和用水等方面给予所有托育机构优惠政策。但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根本举措在于托育供需双方长期良性互动,核心在于不断提高托位使用率,防止托位大规模闲置。

重视补齐区域托育短板。农村地区、民族地区和后发地区历来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主要区域。七普数据显示,我省大多数婴幼儿居住在乡镇和农村地区,民族地区每平方公里婴幼儿密度稀少,这给托位布局带来巨大挑战。这些地区婴幼儿分布、生产方式和文化习惯等因素,决定了他们应重点推动家庭照料提质增效;但是在人口居住集中、确有一定规模托育需求的社区,省市两级政府要加大财政支持力度和人才培养输送力度。

[作者单位:四川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本文系“家庭养育成本指标、测度及生育配套政策优化研究”(21FH02)和“一老一小”健康治理研究科研创新团队建设资助的阶段性成果]




]]>

2022年10月24日 09:44
1420
张克俊:在新时代打造更高水平的“天府粮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