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经济社会发展研究 理论研究

加强工业互联网数据资源治理 促进工业数字化转型持续发展

宋扬

2023年03月23日 03:08

李晓东
四川日报 2023年03月20日第10版

国务院印发的《“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明确数字经济是继农业经济、工业经济之后的重要经济形态。数字经济以数据资源为关键要素,正在成为重组全球要素资源、重塑全球经济结构、改变全球竞争格局的关键力量。数字经济也正在成为加速改变人类社会、推动数字文明构建的重要基础。工业的数字化转型发展是数字经济的重要驱动力,工业数据要素是工业数字化转型发展的重要基础,其采集和利用贯穿始终。工业数字化转型涵盖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三个阶段,对应着工业数据的数字加工、联网服务和综合利用。我国在该领域的数字化阶段工作已有良好的基础,网络化阶段工作正在如火如荼建设,智能化阶段工作仍然面临巨大挑战。
  国家已经出台了数据安全法和个人信息保护法,以及《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安全保护条例》,提出了非常高的数据合规要求。在工业数字化转型发展进程中,要加强工业数据治理工作,促进工业数据要素共享利用,避免数据安全和数据合规的风险。

数据要素是促进工业数字化转型发展的重要基础
  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是数字经济的两大主要方面,后者对数字经济发展的贡献占据着主导地位。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2年)》公布的数据,2021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45.5万亿元,其中数字产业化规模为8.35万亿元,占数字经济比重仅18.3%,产业数字化规模则达到了37.18万亿元,占比81.7%。在产业数字化中,工业数字化转型发展正在不断加速,工业生产设备的数字化水平不断提升,工业互联网是工业数字化转型发展的网络化阶段的主要形式,持续增强产业数字化的发展效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的《数字中国发展报告(2021年)》指出,我国工业互联网应用已覆盖到45个国民经济大类中,具有影响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数量超100个、设备连接数量超过7600万台套。《“十四五”国家信息化规划》《“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等文件均对发展工业互联网提出了要求。
  工业互联网是互联网融入工业领域的具体体现,恰如数据是互联网的核心价值体现,数据也是工业互联网的核心和基础,数据效能和价值的最大化发挥离不开有效的数据治理。相比于传统互联网实现人与人之间的链接,工业互联网致力于实现人、机器、系统等的全面连接,构建覆盖全产业链、全价值链的全新制造和服务体系,数据始终贯穿其中,是这一整套系统和体系的核心所在。然而,目前工业互联网发展普遍面临着数据管理意识不足和管理方式落后、工业数据标准不统一、高质量数据供给不足、数据产权不明晰、数据孤岛现象严重等问题,要构建良好的数据治理架构,避免重复互联网发展过程中忽视数据权属“羊毛出在狗身上猪买单”的商业模式老路。
  工业和信息化部2020年印发《关于工业大数据发展的指导意见》,从加快数据汇聚、推动数据共享、深化数据应用、完善数据治理等方面提出意见,促进工业数字化转型和激发工业数据资源要素潜力;2021年印发《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行动计划(2021—2023年)》,明确要促进平台间数据互联互通,实现系统的互操作等。

快速发展的四川工业数字化转型面临四大挑战
  近年来,四川省出台一系列政策,支持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四川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加快推进工业制造体系建设与工业互联网升级改造有机融合,培育全产业链追溯、规模化定制、智能检测等工业互联网应用新模式。《四川省加快发展工业互联网推动制造业数字化转型行动计划(2021—2023年)》提出,加速工业互联网整体发展阶段性跃升,加快制造业生产方式和企业形态根本性变革,推动制造业数字化、绿色低碳转型和高质量发展,到2023年工业互联网赋能传统产业效应凸显,制造业综合实力明显提升。
  当前,四川省正在加快建设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工业互联网实现规模化部署。截至2021年年底,全省认定首批12家省级数字化转型促进中心,培育近40个省级工业互联网平台,推动29万家企业上云,新增国家级智能制造优秀场景6个、智能制造示范工厂2个,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达4012亿元,同比增长18%左右,并获批建设工业互联网一体化发展国家示范区、全国一体化算力网络国家枢纽节点。可以说,四川在工业数字化转型发展的网络化阶段布局充分,但从整体发展水平和取得的成效看,四川省工业互联网整体发展水平仍然不高,与发达地区省份的差距较为明显,特别是在工业数据要素的利用和治理方面还面临较大挑战:
  数据治理顶层设计不足。具体来看,当前四川省数据治理政策和治理技术路线不清晰,体制机制不够健全,数据收集、流通、存储、利用等管理不规范,安全保障体系不完善。此外,缺乏信息化人才资源支撑工业互联网的长期、稳定发展。
  数据孤岛现象依旧严峻。近年来四川加强资源整合、推动资源共享,在打破“数据孤岛”中积极探索,但数字经济发展中仍然存在壁垒,主要体现在数据资源库建设不够、资源质量不高、数据使用壁垒严重,工业互联网主体之间、平台之间的数据互操作水平有待提高。在政府层面,政务网络尚未完全整合、集约化程度较低且与社会数据对接机制缺失、对接范围不广、对接数据不足、对接应用不深,数据应用场景未真正落地,数据利用价值没有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
  数据治理基础设施较弱。当前,四川省骨干通信能力亟须扩容升级、5G基站建设仍需完善,区域在加强计算、存储、网络、安全等基础支撑能力方面仍需巩固。此外,区域之间基础设施建设的系统协调性较差,低水平重复建设、系统技术路线和数据格式多样,影响工业互联网健康有序发展。
  数据安全保障能力不强。截至2021年10月底,通过工业互联网平台探测与人工验证相结合的方式,四川省累计发现工业互联网高危安全风险800多个,工业互联网数据面临较大安全风险。行业企业合规压力激增,数字化转型动力趋低。

做好数据治理推动工业数字化迈向智能化阶段
  数据驱动是数字经济的典型特征,是信息化进程向智能化阶段迈进的核心基础。良好的数据治理对于工业数字化转型和健康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四川省可以围绕顶层设计、数据互操作、数据安全公共平台以及政策支持等方面不断促进工业数字化转型能效提升。
  高度重视工业数据治理顶层设计,强化战略引领。按照网络安全法、数据安全法和《工业和信息化领域数据安全管理办法(试行)》等法律法规要求,以推进工业数字化转型健康快速发展为出发点,制定出台省级工业数据治理法律法规,确定工业数据治理总体思路,明确数据的收集、流通、存储、利用等方面的规则,为释放工业数据价值创造更好的制度环境。
  支持工业数字平台的数据互操作,连通数据孤岛。以工业数据的标识确权、认证授权、安全交换为核心,构建数据资源目录和互认机制,通过统一工业数据、算法模型、微服务等调用接口,建设工业数据互操作系统平台,打造工业“数据中枢”,实现平台间、平台与用户间的数据互操作。鼓励开展联合攻关、互补合作,制定平台间接口规范,推动机理模型和工业APP的跨平台调用与订阅,打造协同发展、多层次系统化平台体系。
  建设工业数据安全公共服务平台,缓解合规压力。支持骨干企业、行业协会和第三方专业机构联合共建共享工业数据安全与治理公共服务平台,将数据安全治理与数据应用创新工作进行分离,逐步降低工业企业、工业互联网平台等市场主体的数据安全责任,提升专业化数据安全保障能力的同时,缓解行业数据合规压力。
  强化工业数据治理政策支持保障,促进行业发展。建设工业数据治理研究和服务支撑性机构,为工业企业数字化转型和开展数据治理提供资金支持,鼓励工业互联网平台通过数据治理成熟度评估。支持保险公司根据工业数据安全开发相应的保险产品。鼓励开展全省重点领域和骨干企业工业数据治理专题培训,大力培养培训数据治理相关专业专职技术人员,不断壮大工业数据治理人才队伍。
  (作者系伏羲智库创始人、主任,清华大学互联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

]]>

2023年03月23日 11:11
491
教育强省 今年四川这样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