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经济社会发展研究 理论研究

三个维度解读成都常住人口变化

宋扬

2024年03月28日 02:58

蒋君芳
四川日报 2024年03月25日第04版

一个城市的发展,人口规模是重要支撑。人口是城市发展的现实动力,更是未来发展的关键因素。而外来人口选择城市,选的是机会,择的是未来。
  3月19日,成都市统计局发布成都人口主要数据。2023年末,成都市常住人口为2140.3万人,比2022年末增加13.5万人。
  “13.5万人”是如何构成的?哪些区(市)县增加最多?增加13.5万人意味着什么?未来成都人口走势如何?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对此进行了梳理,并采访了人口学专家进行解读。

立足当下看构成
城市新区表现亮眼,人口增长与经济发展、人才政策密切相关

  在成都市统计局3月19日公布的2023年成都市常住人口中,只有20个行政区(市)县的数据,四川天府新区直管区、成都高新区和成都东部新区三个城市新区并未单独列出。记者通过查阅成都市统计局官方微信公众号公布的相关数据,梳理出成都23个区(市)县常住人口增长情况,增长最多的分别是四川天府新区直管区、成都高新区和新都区,分别为3.07万人、2.49万人和1.56万人。
  记者注意到,2022年成都市23个区(市)县常住人口增幅中,成都高新区和四川天府新区直管区表现同样抢眼,分列第一和第二的位置。为何人口向这里聚集?西南财经大学教授、中国人口学会副会长杨成钢说,人口与经济之间存在着密切关系,四川天府新区直管区和成都高新区作为城市新区,是成都市经济活跃程度较高的区域。
  作为成都经济的“主引擎”,成都高新区2023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201.2亿元、增长6.0%,占成都全市比重达到14.5%。其中,全年新增企业3.8万户,同比增长5.0%,占全市新增总量的13.2%。更多的企业,带来了更多的就业机会。
  除了经济发展带动外,更加积极的人才政策也是重要因素。四川天府新区相关部门负责人介绍,近年来新区深入实施人才强市战略,以体制机制改革为动力,以重大人才工程为牵引,大兴识才、爱才、敬才、用才之举,大力推动产才融合,全力吸引和集聚“高精尖缺”人才,“近年来青年人才落户19.1万人,居成都首位。”
  再看常住人口增长排名第三的新都。“拉长来看,新都表现同样亮眼。2023年,新都区常住人口159.29万人,较2013年增加58.99万人,增幅排全市第一。”新都区相关负责人介绍,这10年来,新都在产业发展、人居环境、交通出行、医疗教育等多方面都取得了长足进步,“过去一年新都5大百亿产业加快发展。航空业、轨道交通业产值突破100亿元,增长均超17%。食品饮料业产值超120亿元,生物医药业产值达130亿元,增长25.7%。”

纵横对比看表现
常住人口增幅收窄,横向比较成都依然有较强人才吸纳能力

  记者查阅了成都市近10年来的常住人口数据,梳理发现,2021—2023年的3年间,成都市常住人口每年分别同比增长了24.5万人、7.6万人和13.5万人。而在此之前的10年内,成都市常住人口每年都保持着超50万人的增长幅度。这种高速增长支撑着成都向超大城市迈进,使其成为全国第四个常住人口超2000万人的城市。
  与人口高速增长相适应的,是成都经济的快速发展。2014年,成都GDP跨过“万亿”门槛,8年后,成都GDP超过“2万亿”。人口增幅收窄,是否是经济发展放缓导致?
  “不能这样理解,人口增幅收窄有多方面因素。”杨成钢认为,近三年成都市常住人口增长有所放缓,和经济发展有一定关联,“之前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比较明显,很多企业面临生存难题,就业岗位减少,进而会影响常住人口数量。”
  但他同时指出,近年来全国人口自然增长率降低,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城市人口增长。相关数据显示,目前我国人口已经连续两年负增长。“尽管成都的人口自然增长率还没有降为负数,但它对成都常住人口增幅的贡献几乎没有了。”
  此外,成都历年来的外来流入人口中,省内人口是主力军之一。“我们注意到一个现象,这两年四川省的流出人口有所回升。这也意味着不少人选择了去省外,而过去,他们中很多人可能会选择在成都就业。”杨成钢分析。
  尽管纵向比,成都市常住人口增幅收窄,但在横向比较中,成都依然有着不错的表现。记者查阅相关数据发现,在4座常住人口超2000万人的超大城市中,成都近几年常住人口增幅最大。
  记者梳理发现,人口规模不及成都的合肥和杭州近几年表现亮眼。人口接近1000万人的合肥,2023年常住人口相比上年增加了21.9万人,人口1200多万人的杭州增加了14.6万人,均高于成都。“在与许多一线城市和新一线城市的比较中,成都增幅虽然不是最高,但排名依然较为靠前。”杨成钢认为,产业活力、城市环境、城市文化等多方面的综合因素,使成都依然具备着较强的人才吸纳和人口吸附能力。

放眼未来看走向
在人口增量整体降档减速背景下,应更多追求人口质量红利

  一切竞争力归根到底是人的竞争力,各大城市对人才的争夺依然没有松动。记者注意到,今年2月,《成都市户籍迁入登记管理办法》《成都市居住证积分管理办法》正式施行。其亮点之一就是成都的人才落户限制放宽至大专学历。同时,简阳市、都江堰市、彭州市、邛崃市、崇州市、金堂县、大邑县、蒲江县8个县(市)及成都东部新区取消了积分入户。中心城区和城市新区虽然继续执行积分政策,但积分入户政策得到优化,比如,积分入户申请条件中的社保缴存时间,由连缴5年降至3年。
  “这些举措,将在一定程度上提升成都对人口的吸引力。”不过,杨成钢认为,在人口增量整体降档减速的背景下,相比数量的增长,成都更应关注人口质量的增长,应加快经济转型和产业结构升级,调整人力资源需求结构。
  “人口数量红利时代已经远去,人口质量红利时代正在走来。简单理解,推动城市发展的动力也已从人口数量转向人口质量。去年5月召开的二十届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强调以人口高质量发展支撑中国式现代化。”杨成钢表示,几年前自己主导的一个研究显示,中国经济增长动力机制在2010年就发生了重要转变,在2010年前,人口要素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很大,人口数量红利的贡献率明显;而2010年后,人口质量红利超过人口数量红利,在经济增长中开始发挥主导作用。
  “不论是从全国看,还是从四川、成都看,产业的结构变化趋势,都是从劳动密集型逐渐向知识密集型、技术密集型和资本密集型过渡。在这个过程中,对劳动力数量的需求会逐渐弱化,对质量的需求会不断强化。”杨成钢认为,这一点也符合成都当下的发展现状,成都正在大力推进高端制造业、高端服务业等产业的发展,对高素质人才需求会逐步增大。

]]>

2024年03月28日 10:59
567
四川发布2023年度消费者满意度指数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