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美国“隔离墙之战”难觅出路

胡小文

2019年01月16日 01:57

唐慧云
文汇报

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民主党因为在是否修建边境隔离墙问题上各持己见,争执不下,导致双方的谈判一再破裂,已经持续数周之久的政府关门危机难以结束。

为什么特朗普对修建隔离墙如此固执己见?为什么民主党死死不松口?其原因在于两党隔离墙的斗争不只是简单的财政拨款经费问题,而是特朗普和民主党的一场价值观之战。

对特朗普而言,修建隔离墙蕴含着抵御外国人、外国文化于墙外,只有这样,美国的利益、美国的价值观才能得到保护,其实质是带有孤立主义色彩的民族主义意识形态。

特朗普早在2016年大选期间就多次提出修建隔离墙,当时对隔离墙的成本估计是8亿-25亿美元。执政后,特朗普在2017年-2018年间将这一观念不断在政策层面落实。2017年执政之初就签署了《边境安全和提高移民执法》的行政命令13767,最初是要求国会拨款40多亿美元用于修墙,但是众议院仅支持16亿美元的财政预算。在捍卫美国人价值观的理念驱动下,特朗普在隔离墙问题上尤为坚持和着魔。修建隔离墙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资金不足,商人思维的特朗普曾经考虑过用其他渠道筹集资金,但估计效果有限抑或失败,最终还是要依赖于国会拨款。2018年下半年以来,特朗普明显加强了对国会和民主党人的施压,并威胁如果不通过拨款法案,就让政府关门。结果民主党不吃这一套,最终导致联邦政府“停摆”,并创下美国历史上政府关门时间最长的纪录。

而对民主党而言,修建隔离墙则意味着排斥外来移民和外来文化,这显然和民主党主张的自由、开放的多元主义价值观相违背。为此,民主党众议院领导人佩洛西多次声称,隔离墙代表着过时的政治,不符合美国的价值观理念。在特朗普和民主党双方为自己的价值和信仰而战的同时,政治妥协的空间减少了。

在最初特朗普威胁民主党如果不通过修建隔离墙的财政预算,将导致政府关门时,双方就严厉地互相指责。即使后来双方在试图结束政府关门危机的多次会面中,彼此也展示出绝不让步的姿态。2019年伊始,特朗普在白宫首次发表了论证修建隔离墙合理性的电视讲话,之后民主党领导人舒默和佩洛西随即发表针锋相对的公开讲话。舒默在多次媒体采访中更是指责特朗普脾气大,难以沟通。

特朗普和民主党关于隔离墙的斗争在不久的未来是否有妥协的可能呢?政府关门危机什么时候能结束?美国的保守媒体《国家评论》对此给予悲观的预测。文章认为隔离墙是象征政治的标志,一旦政治斗争上升到尊严和荣誉层面,政治妥协的空间有限,双方的行为也会死磕到底。

诚然,价值观战争导致双方的妥协困难重重,但美国政治制度的运作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政治妥协,华盛顿的政治精英们深谙此道。为了缓解政府长期关门给各方带来的压力和损失,民主党和特朗普势必再度寻找其他方式寻求谈判。

特朗普之前曾经提出如果民主党不通过隔离墙的财政预算,他就会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共和党议员格雷厄姆在旁边也不断煽风点火,支持总统立即采取这一行动。相比之下,特朗普表现出相对理性的态度,他近期表示不会立即采取这一行动,其目的无非是给民主党一定的空间。特朗普作为交易型总统,他深知政治目标的实现在于交易,如果他能与民主党在其他方面达成某些交易,其修建隔离墙的心愿也许能实现。如美剧《女国务卿》中的主人公那样,每当事情陷入僵局时,女主角和政策团队总是会依靠各种政治交易解决各种外交层面的棘手问题。现实是,这样的政治交易可能一时难以找寻,当前美国两党议员均表现出对修建隔离墙的意见达成一致、结束政府关门的悲观态度,未来也不排除特朗普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的可能。隔离墙的斗争在短期内未必解决。

 

唐慧云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

2019年01月16日 09:58
1569
美国经济面临下行 世界增长动能减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