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日本南太平洋战略:背景、路径与动因

胡小文

2019年11月05日 02:38

王竞超
中国社会科学网

20世纪70年代以后,南太平洋岛国相继取得独立,成为一个新的地缘政治板块。由于远离世界政治舞台中心、经济长期发展滞后、人口和国土面积等体量过小等因素,南太平洋岛国在国际社会曾严重缺乏存在感。冷战结束后,南太平洋岛国因其扼守印度洋至太平洋重要海上通道、沟通亚太与北美的地缘优势,开始受到一些全球和地区大国的重视,日本是其中的典型代表。日本自20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通过制度建设、功能性援助、多边安全合作等路径,大力强化与南太岛国关系,成为在该区域最为活跃的域外大国之一。尤其是2012年末安倍晋三第二次组阁后,伴随着日本印太战略实施进程加快,作为印太的核心组成部分的南太平洋在日本对外战略体系中的地位得到进一步提升。

一、历史视角下的日本与南太平洋

自德川幕府末期,日本国内开始萌生对外扩张的思潮,南太平洋遂进入日本的视野。彼时吉田松阴作为日本具有代表性的战略家,提出了“航海雄略论”,将南太平洋广大地区纳入日本潜在的扩张对象中。1858年前后,吉田写作《对策一道》等文章,阐述了其“航海雄略论”的“精髓”,吉田的“航海雄略论”涵盖了南北两大扩张方向,并意图以东南亚地区为跳板,将澳洲及其附近的南太地区纳入日本的扩张目标,这对此后日本对外扩张路线产生了深远影响。19世纪末20世纪初,日本正式加入了太平洋地区的争霸,并在1897年美国吞并夏威夷、1898年美西战争和随后的菲律宾独立运动中,表现其态度。

随着日本在太平洋地区扩张加速,其与美国摩擦逐渐加剧,日美开始寻求确保各自权益的折衷方案。自此,日本从现实、法理上实现了近代以来染指南太地区的梦想,并以马绍尔群岛等为据点,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发动太平洋战争奠定了基础。20世纪30年代中期,进一步向南太地区扩张成为日本的国策。可以发现,自近代以来,日本即将南太地区作为日本对外侵略的主要目标之一,并期望以此为跳板挑战美英等在一战后确立的凡尔赛—华盛顿体系。因此,南太地区可谓是日本近现代对外扩张、构建政治与军事大国的关键桥头堡与立足点之一,这对探讨当前日本的南太战略具有重要的镜鉴意义。其次,近代以来日本对南太地区的渗透成为了当前其实施南太战略的社会基础。自一战开始日本对南太地区经营了三十年,不仅造就了日本与当地千丝万缕的联系,更使南太一些国家、地区在经济发展模式、文化、语言、风俗、社会制度等方面留下了较深刻的“日本印记”。这些“日本印记”既成为20世纪70年代至今日本再次强化与南太诸国关系的社会基础,也酿就了日本一些政治家的“南太情结”,成为日本近20年来推进南太战略的“重要动力”。

二、战后日本南太战略的实施路径

(一) 构建专门性制度强化对南太事务的介入

日本于1997年创立了“日本和太平洋岛国首脑峰会”(PALM) 这一多边制度。日本在该制度框架下通过领导人峰会、会间会等与南太各国保持常态化沟通,很大程度上改善了信息不足的问题,消弭了对方对日本介入南太事务的疑虑。此外,日本在该制度框架下对南太各国提供各类援助项目,大大密切了日本与南太各国的关系。以最近几期PALM为例,即可窥见日本介入南太事务的路径与援助重点。可见,日本除了对南太诸国直接提供资金援助,将民生、基础设施、人才培养、环境保护、海洋灾害与气候变化应对等功能性援助作为了合作重点,提供了较多南太各国迫切需要的公共产品。通过各领域合作的深化,日本逐渐获得了南太诸国的好感。一个明显的佐证在于,南太国家除了公开支持日本“入常”外,也向日本开放了海上安全、港口建设等敏感度较高的领域。日本也借此为全方位介入南太事务,实现本国在南太的政治、军事目标奠定了基础。

(二) 促进人文交流,培育日本在南太地区的软实力

日本除了借助PALM对南太各国提供功能性援助、深入介入地区事务外,也重视借人文交流培育自身在南太地区的软实力。首先,日本利用近代以来自身与南太地区(特别是密克罗尼西亚联邦) 的“历史渊源”,强化双边的“文化认同”与“身份认同”。日本利用“历史遗产”,对南太各国强调日本与对方的“亲缘”关系,并利用南太国家中上层日裔拓展对各国的宣传渠道,扩大彼此的认同感。其次,日本通过实施“对日理解促进交流项目”(JENESYS),促进与南太各国民间交流。日本官方公开宣称,希望通过JENESYS,邀请一大批具备外宣能力、在未来大有作为的南太国家人才来日交流学习,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历史、对外政策等层面加强对日理解的同时,发掘一批“亲日派”“知日派”人士,充实日本的外交基础。

(三) 强化与美、澳等国安全合作,便利自身对南太平洋地区的渗透

日本在单独介入南太事务的同时,也努力强化与美、澳等盟国和准盟国的安全合作,意图借助美澳的区域影响力便利自身对南太地区的渗透。首先,日本与美国在南太平洋的双边安全合作不断深化,并借此获得在南太地区的军事立足点。其次,除了日美双边合作,日澳、日美澳在南太平洋的双边、多边安全合作也逐渐机制化。近年来,澳在多个官方文件中都表现了对南太地区的重视,并表示希望与域外大国合作维护该地区安全。可见,南太地区被澳大利亚视为国防上最核心的区域之一。而对于南太地区的安全问题,澳也并不排斥日本等域外大国的介入。

三、日本推进南太平洋战略的多重动因

(一) 日美同盟向全球拓展、遏制中国的支点

首先,南太地区为日美同盟向全球化拓展、遏制中国的关键支点。自小布什时代开始,日美同盟逐渐从过去东亚地区的军事同盟转为全球性同盟关系。应当说,日美同盟向全球范围拓展是美国遏制中国、维护自身主导的全球安全秩序需要。

在此背景下,日本通过对南太地区的渗透,不仅能扩大同盟在亚太的活动范围,更有望辅助美国,将对华遏制体系实现从“岛链”到“菱形”、由“线”向“面”的战略升级。安倍2012年12月第二次组阁前夕,在世界报业辛迪加上发表题为《亚洲民主安全菱形》的文章,提出“太平洋的和平稳定与航行自由,与印度洋的和平稳定与航行自由密不可分”,“日本作为亚洲最古老的海洋民主国家,应在保障印太两洋航行自由这一重要公共产品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因此,日美通过加强对南太地区事务的介入,可将传统三大岛链进行升级,将遏制形式由“线”上升为“面”,将遏制范围由“新月形”扩大为“菱形”,将遏制方向由东、西扩大为东、南、西三大方向,力图打造一个由西北印度洋至阿留申群岛、夏威夷的对华印太包围圈。而在这个日美打造的包围圈中,南太地区扼守东缘,占据着极为重要的位置。在日美同盟向南太地区渗透、打造对华印太包围圈的进程中,日本在较长时间内实际上发挥着更为重要的作用。

因此,日美通过加强对南太地区事务的介入,可将传统三大岛链 进行升级,将遏制形式由“线”上升为“面”,将遏制范围由“新月形”扩大为“菱形”,将遏 制方向由东、西扩大为东、南、西三大方向,力图打造一个由西北印度洋至阿留申群岛、夏威夷的对华印太包围圈。而在这个日美打造的包围圈中,南太地区扼守东缘,占据着极为重要的位置。

(二) 日本对冲“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平台

2017年以后,随着国内外环境的变化,日本官方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态度由敌视、消极逐渐转变为积极参与,并在2018年10月与中国召开中日第三方合作论坛,显示其希望多层面对接“一带一路”的立场。然而,应当看到,日本当前更多的是期望借参与“一带一路”助力本国企业获得经济收益,从本质上来看,日本仍未放弃多角度对冲“一带一路”影响的路线方针。着眼于南太岛国的战略地位,日本除了传统经济援助、海洋安全合作等领域,力图通过支持南太各国基础设施建设等手段对冲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影响力。

2018年12月3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签署了《2018年亚洲再保证倡议法案》(Asia Reassurance Initiative Act of 2018) 。依据该法案,美国特别强调将努力深化与南太各国各领域的合作,加强对相关各国的援助,促进各国经济发展与国家治理能力的提升等。可见,美日等国可谓“醉翁之意不在酒”,以对南太岛国基础设施开发投资、提供经济援助等为名,实质在于对冲“一带一路”倡议乃至中国在南太地区的影响力。

(三) 日本推进海洋安全战略的关键依托

安倍晋三2012年底第二次组阁后,开始着手推进本国海洋安全战略,而南太地区在日本这一战略棋局中具有不可忽视的作用。总体而言,安倍治下的日本海洋安全战略大体具有以下若干目标。第一,维护日本周边海上安全,而南太地区对这一目标的实现具有重要意义。强化与南太岛国关系有利于日本密切与边境离岛的联系,也便于其维护边境离岛及附近海域的安全。第二,维护西印度洋至西太平洋、南太平洋至日本本土这两条海上通道的安全。第三,实现日本自卫队“借船出海”、走向全球,南太地区则是日本在军事上着力开拓的又一重要方向。

四、结语

着眼于日本的南太战略,中国应立足自身,兼顾中日、中国南太、中日南太等双边和多边关系现实与发展动向,在以下方面做好应对。首先,应对既有太平洋第二、第三岛链遏制力量不断强化,日美澳等国借印太战略在南太对中国战略围堵不断升级的现实,中国首要任务仍是加强远洋海军建设。其次,在中日均面临美国贸易霸凌主义、两国关系缓和向好背景下,中国可凭借第三方合作力争在可能范围内分化日美,争取日本。再次,对于南太诸国,中国应继续大力推动“一带一路”倡议在该地区的深入发展,充分发挥“中国—太平洋岛国经济发展合作论坛”等机制的作用,切实造福南太各岛国人民。

王竞超  武汉大学中国边界与海洋研究院。原题《日本南太平洋战略初探: 历史渊源、实施路径与战略动因》,《边界与海洋研究》2019年第4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汪书丞/摘)


]]>

2019年11月05日 10:36
243
英国脱欧僵局未解 苏格兰“脱英”近在咫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