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美国枪支问题:难解的“戈尔迪之结”

胡小文

2020年10月12日 01:25

兰顺正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地时间8月6日,美国纽约总检察长莱蒂西亚·詹姆斯提起诉讼,要求解散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声称多年来的腐败和支出不当已经无可挽回地破坏了其作为非营利机构的运作能力。詹姆斯还起诉了包括协会主席韦恩·拉皮埃尔在内的4名该协会高层管理者,并要求追回巨额资金。詹姆斯指控这些人挪用经费供亲友使用并违反联邦和各州法律。此外,今后应禁止拉皮埃尔和协会法律顾问约翰·弗雷泽在非营利组织内工作。虽然此次诉讼可能会是一场持续数年的“拉锯战”,但是由于全国步枪协会地位敏感,因此该事件无疑会引发各界对于美国枪支问题的又一轮探讨。

众所周知,美国是世界上的持枪大国。明显的是,美国社会巨大的枪支保有量带来了许多问题,如枪支暴力犯罪的上升。根据研究,枪支持有率每上升1个百分点,枪击杀人事件就提高0.9个百分点。撇开长久以来美国众多的枪击惨案,据“枪支暴力档案”网站在2020年6月初发布的一组统计数据显示,“仅今年前5个月美国枪击事件共造成6625人死亡、12043人受伤;其中造成4人以上受伤的大规模枪击案共发生155起,有317名儿童和1336名青少年受伤或死亡”。

枪支泛滥也与种族冲突交织在一起,导致形势更加复杂。金融危机之后由于经济复苏持续乏力,美国各族裔矛盾凸显,新问题层出不穷。无论白人还是少数族裔都有各种不满,社会矛盾进入多发、易发期。对社会的报复在美国随时随地都可能出现,而枪支恰恰给凶手提供了便利。2018年10月25日,《时代周刊》刊登封面文章称,枪支正在分裂现在的美国。当时《时代周刊》和法国艺术家合作,他们邀请了245位来自不同地区、持有不同政治立场的美国人,从他们的经历和角度出发,寻找人们对于枪支问题的共同看法。报道称,美国的枪支问题反映了美国内部意见的不统一,如乡村文化和城市文化的差异,对大规模枪击案的定义等。245位受访者对美国枪支问题或许持有不同态度,但是他们都认为在有关枪支的全国性讨论中缺乏了一种真诚和尊重。就在这一封面故事刊出的两天后,当地时间27日,美国匹兹堡46岁的罗伯特·鲍尔斯携带多件武器冲进当地一家犹太教堂,高喊反犹言论并向信徒开枪,造成至少11人死亡,6人受伤,其中3名警察受伤。

2019年8月3日,美国德克萨斯州边境城市埃尔帕索的沃尔玛超市发声大规模枪击案,造成20人死亡,数十人受伤。德克萨斯州西部地区检察官将埃尔帕索枪击案定性为“国内恐怖主义案件”,而美国媒体报道的一些情况也表明,嫌疑人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白人至上主义者”。作案前他在网络上张贴了一份长达4页的所谓“宣言书”,其中将移民称为“入侵者”,指责移民进入美国的目的是“种族替代”和“种族混杂”。在今年5月25日,黑人男子乔治·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用膝盖锁喉长达7分多钟后死亡,该事件导致本已被新冠肺炎疫情压得喘不过气的美国民众爆发了大规模游行示威和骚乱。趁此机会,国内极端右翼势力重新抬头,而枪支的广泛存在使得情况愈加令人担忧。在当地时间6月16日,美国现役军人史蒂文·卡里略因涉嫌在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市举行的反种族歧视示威活动中谋杀公职人员而被逮捕。据调查,卡里略与“布加洛”关系密切,而“布加洛”是一个松散的美国极右翼组织,其信徒包括极端自由主义者和白人至上主义者,他们自称正在为“即将到来的第二次美国内战”做准备。同样,自抗议活动开始后,持枪游行的黑人也越来越多。当地时间7月25日,在美国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黑人民兵组织NFAC的成员和支持者携带枪支举行武装集会,抗议美国种族不平等。而当地右翼民兵组织“百分之三”也闻讯而来,双方一度在市中心发生持枪武装对峙,当地警方如临大敌。

鉴于过往血淋淋的教训和严峻的现实,一直以来,在美国国内关于控枪呼声就没有停止过,但是至今收效甚微。酿下如此多的恶果,枪支却依然能遍及美国各个角落,有着多方面的原因。

一方面,枪支确实在美国社会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美国的立国史就是一部伴随枪的历史,当初欧洲移民踏上蛮荒的美洲新大陆,在恶劣环境中需要枪来自卫并狩猎动物作为重要食物来源。独立战争中,持枪民兵对于英国殖民统治的反抗起了很大作用。美国建国初期,由于没有足够的警力保卫治安,强调公民个人拥枪自卫。而后来向西开疆拓土时,探险者随时可能遇到野兽和印第安人的袭击,更加需要枪不离身。而那时,自由主义在美国政治思潮中占据主流,因此美国人民将枪支视为宪法赋予自己反抗暴政的有力武器,持有枪支作为维护民众自由平等、反抗压迫的象征,这在美国人民心中有着牢不可破的地位。所以在1789年美国国会便通过“人权法案”,其中第二条规定“一个自由国家的安全需要一支正规的民兵,人民备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能受到侵犯”。

另一方面,枪支管制问题背后所蕴含的政治博弈十分复杂。民主党与共和党在对待枪支的政治立场上迥异。一般情况下,共和党人立场保守,反对对枪支进行管制,如向合法的枪支持有者颁发联邦执照、全国范围的枪支注册等。他们认为这违反了宪法第二条修正案,也是政府侵犯公民个人权利的表现。而民主党人则更倾向于将因枪支管制而对控制暴力犯罪取得的成效作为自身政绩,呼吁在联邦及各州通过有效的枪支管理法规,以减少枪支暴力,维护公民安全。但是由于持枪权是宪法权利,民主党在控枪问题上更多地是希望通过加强立法和资格审查,控制普通民众持枪的数量和枪支的杀伤力,比如不允许普通民众持有半自动或是全自动机枪这类大杀伤力的武器等,所以在控枪之路上并没有太多实质性进展。

而民间利益集团对于枪支管制问题的影响也是不容忽视的。全国步枪协会的前身是美国步枪协会,是美国枪支方面影响力最大的利益集团,也是最主要的反控枪运动组织。1871年11月由退伍军人威廉·丘吉和乔治·温格特在纽约州创立。成立之初,该组织的目的和宗旨是为了帮助国民正确使用枪支,保证枪支安全和提高射击技术。20世纪60年代后,全国步枪协会逐渐发展为具有政治功能的组织,将工作重点从提高射击技术、教授打猎技巧转移到维护公民的持枪权上,随后又变为反对一切控枪的行动和立法,维护宪法第二修正案。该组织长期坚持守法者将枪支当做进行自我防卫的武器,但违法者则把它当成犯罪的凶器,所以“枪支是无罪的,而是使用枪支的人有问题”。

步枪协会拥有雄厚的活动资金。除会员每年缴纳的入会费外,步枪协会发行的杂志通过封面广告也带来了巨大的收益。同时由于步枪协会着力于推广和维护枪支的使用,这与枪支生产企业利益相符,所以枪支生产商也会提供大量的资金。比如2012年鲁格公司就为步枪协会的捐赠达到125万美元。此外步枪协会还能接受政府的各种资源支持,如在建立之初,纽约州政府就为其提供射击项目的资金,1912年国会拨款2.5万美元支持步枪协会的活动,而军队多余的枪支以超低价格卖给步枪协会,实质上也是对它的一种支持。

综上不难看出,现在美国的枪支问题成了“戈尔迪之结”,千缠百绕,即使流下再多的鲜血,始终处于美国社会议题的聚焦中心,短时间内依然无法彻底解决。

 

兰顺正 远望智库特约研究员、察哈尔学会研究员、中国指挥与控制学会会员。


]]>

2020年10月12日 09:17
270
中意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历史演进与深化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