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系统”标度可持续发展的国家农业文明图谱

胡小文

2021年01月11日 01:42

帕尔维兹·库哈弗坎(伊朗) 张欣/译
中国社会科学网

自1945年成立以来,联合国始终致力于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着力解决全球治理多领域问题。2002年,联合国粮农组织正式成立“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系统”(GIAHS),以此为契机,联合国着重新时期粮食安全与农业问题的治理与探索,为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践行倡导者之力。

“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发起及中国参与

自二战结束以后,粮食与农业问题一直是国际发展领域的重点议题。20世纪80到90年代,可持续农业与农村发展的相关工作逐渐兴起,人们发现古老的农业种植方式和经验长期以来一直促使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展现出了可持续发展的意义。

基于这些发现,为了应对家庭农业和传统农业系统衰退趋势,联合国粮农组织于2002年在约翰内斯堡世界可持续发展首脑会议期间,正式发起了“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系统”的倡议。经过近20年的发展,目前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总数达到62个,涵盖22个国家。

尽管美国等发达国家出于种种原因对推动“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系统”的工作并不积极,经过日本、韩国及中国等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努力,2015年6月,联合国粮农组织大会将“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系统”列入常规工作。自此,“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有了“合法”身份,成为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非物质文化遗产等之外的又一遗产保护项目。2017年起,西班牙、意大利等欧洲发达国家加入到“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系统”,进一步扩大了这一项目的全球影响力。

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这一倡议的发展,是联合国75年来诸多多边发展倡议的缩影,而中国也从最早的响应者与参与者,逐步成为推动者和贡献者。早在2004年全球环境基金项目支持的试点工作中,中国就是首批试点国家,浙江省的“青田稻鱼共生系统”在2006年成为首批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从最初的地方特色已经上升为国家品牌。目前,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已成为许多地方政府发展的重点项目,力争成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系统中的一员。

2014年,中国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推动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项目发展,包括推动粮农组织成立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专家委员会;启动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工作交流和监测评估工作,以进一步推动农业文化遗产发掘与保护;签署《南南合作框架下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工作合作协议》;与其他参与国家共同在联合国粮农组织多个重要会议上发出呼吁以推进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工作;开办面向有关国际组织和相关国家的“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高级别培训班”;利用G20农业部长会议、亚太经济合作组织等多边组织高层活动的契机,推动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成为国际共识。

国家农业文化交流特色名片

在数代人知识与经验积累的基础上,“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系统”展现了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演进过程。这些文化遗产不仅具有极高的美学价值,而且保护了农业多样性,维护了具有强大恢复力的生态系统,也保留了珍贵的农村文化遗产。更重要的是,在人类发展及人类与自然的相处中,实现了产品与服务的可持续供给,保证了食物安全与人们的生计。

联合国粮农组织认为:“农业文化遗产不是关于过去的,而是关乎人类未来的遗产。”在五千年以上的游牧和农耕历史中,中国衍生出灿烂的农业文明,这些珍贵的农业文化遗产是不同形式农耕与游牧文明的名片,至今依然发挥着重要的作用。目前,中国拥有15项农业文化遗产,位居世界首位。分别是浙江青田稻鱼共生系统(2005年认定)、江西万年稻作文化系统(2010年认定)、云南红河哈尼稻作梯田系统(2010年认定)、贵州从江侗乡稻鱼鸭系统(2011年认定)、云南普洱古茶园与茶文化系统(2012年认定)、内蒙古敖汉旱作农业系统(2012年认定)、浙江绍兴会稽山古香榧群(2013年认定)、河北宣化城市传统葡萄园(2013年认定)、陕西佳县古枣园(2014年认定)、江苏兴化垛田传统农业系统(2014年认定)、福建福州茉莉花与茶文化系统(2014年认定)、甘肃迭部扎尕那农林牧复合系统(2017年认定)、浙江湖州桑基鱼塘系统(2017年认定)、山东夏津黄河故道古桑树群(2018年认定)、中国南方山地稻作梯田系统(2018年认定)。

不仅在中国,世界其他国家也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农业文化遗产,对当地百姓的生计、社会进步和文化传承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在国际农业与文化交流中,这也成为本国文化软实力的载体。

例如,日本和歌山的青梅种植系统位于日本关西地区和歌山县,当地土质贫瘠,不适宜种植常规农作物。大约400年前,和歌山的人们开始在这种砾质斜坡上种植梅树,利用陡峭的山脊种植其他矮树,形成了矮林。每到早春,林中的蜜蜂给梅树授粉,森林也为蜜蜂提供了适宜的栖息地。林地为该地区提供了生产优质木炭的木材,当地人采用独有的选择性伐木方式来进行林地管理,这样砍伐后树木可以快速恢复。经过当地人民数百年来的不断努力,当地已形成多个优良的青梅改良品种,实现了青梅产量与当地自然生态环境的和谐可持续发展。

除此之外,伊朗以坎儿井灌溉为特色的藏红花农业系统也值得一提。伊朗中部高原地区水资源严重短缺,对本地社区的粮食安全和生计构成了挑战。然而,合理使用坎儿井灌溉系统提供的水资源来生产高附加值的产品,特别是藏红花,为当地农民和居民改善生计创造了独特机会。与种植谷物相比,藏红花并不需要大量水源,因此当地大量土地被分配用于种植这一宝贵作物,使其成为很多农民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如今,伊朗的藏红花种植系统对当地经济发展起着重要的支撑作用,能够持续创造就业机会、减少移民、提供可持续生计、改善水资源使用效率和生产力,以及开发当地生态旅游业。

面向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

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农业在全球、国家和地区层面一直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农业现代化、工业化和全球化与粮食危机、人类饥饿、营养不良等问题共存。从全球层面来看,粮食生产量足以满足全球所有人口的营养需求,然而现实中,世界上每七人中便有一人每天面临饥饿威胁。在一些国家,粮食安全取决于当地农业生产状况,主要依赖于家庭农业和小规模生产者。随着绿色革命与农业工业化的出现,农业生产力几乎翻了三倍,在人类现代化发展的成就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然而到2050年,主导当今世界的农业工业化体系仍旧无法解决当前世界的巨大挑战。随着人口数量的迅猛增长与城市化进程的加快,特别是在最不发达国家,人们饮食习惯的改变,肉类消费的增加(生产每公斤肉类的用水量要比谷物、蔬菜和水果高出10倍),按粮农组织的估算,要满足全球人口的粮食需求,全球粮食产量需提高60%,发展中国家粮食产量需提高1倍。根据2019年全球应对粮食危机网络(Global Network Against Food Crises)的报告,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之前,1.35亿人面临严重的粮食不安全问题。2020年,遭受严重饥饿的人数达到2.7亿人。而这其中大部分都是生活在农村地区的小农家庭。

要克服全球饥饿问题,相关投资应集中在农村地区、城市农业和地方经济发展上,特别是对小农户、家庭农民、土著居民与城乡经济一体化的投资。此外,还需要跨部门整合、推动多样化、增强正外部效应与减少负外部性相结合。解决方案须基于知识与自然规律,综合利用经济、社会、环境咨询和监管,同时建立在可再生资源开发利用基础之上。另外,解决方案必须是自下而上与集约化的,须集中农村系统所提供的所有生计、社区和经济资源。

如果农业没有发挥关键作用,农民没有切实受益,乡村振兴就不可能实现。大多数农业文化遗产位于偏远地区,由于基础设施薄弱、远离市场、缺乏技术援助和资金支持,农业遗产所在地区的民众常常面临严峻的贫困问题。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的认定恰恰是为了帮助偏远乡村农民维持生计和传统生活方式,从而支撑农村地区实现可持续发展。在这一方面,中国的精准扶贫与乡村振兴等战略是实现2030可持续目标的典范,在全球范围内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2014年被定为联合国“国际家庭农业年”。由此,联合国将家庭农业重新定位为国家议程中农业、环境和社会政策的核心,并且实现了向更加平等和均衡发展模式的转变。“家庭农业十年”为联合国以包容、协作和一致的方式实现其可持续发展目标提供了绝佳契机。以2019—2028十年为期限,将家庭农业和以家庭为基础的生产模式作为干预重点,将有助于建立没有饥饿和贫困的世界,以可持续方式管理自然资源,确保不让任何人掉队,这与2030年议程的首要目标一脉相承。

在75年的发展历程中,联合国倡导的“可持续发展”理念认为,实现发展的目标必须着力解决经济、社会和环境问题。2000年,联合国制定了“千年发展目标”;2015年,联合国提出了“可持续发展目标”。这两个目标如今已成为当今世界推进可持续发展理念的主要框架。粮食与农业领域一直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关注重点,事关国家安全与民生。如今,“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系统”被证明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保证最脆弱小农家庭跟上发展进程的重要理念实践。更重要的是,它体现了人类最好的一面,那就是相信所有人都应享有基本尊严与权利。

 

帕尔维兹·库哈弗坎 世界农业文化遗产基金会主席、联合国粮农组织水土资源司前司长;联合国粮食计划署南南合作顾问。


]]>

2021年01月11日 09:26
1474
打造“生物盾牌”:美国生物国防计划的发展及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