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被军工复合体绑架的美国政治是世界祸乱之源

胡小文

2023年03月21日 01:27

中国网评论员 乐水
中国网

1961年,时任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在告别演讲中说:“由军事机构和军火工业组成的庞大联合体的影响无处不在,并已经渗透进每一座城市、每一个州的议会、每一个联邦政府的办公室……我们必须警惕军工复合体(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有意或无意获得的不当影响力。”自此,“军工复合体”这一概念开始进入公众视野,而美国的军政界与军火商之间的隐秘关系也逐渐浮出水面。

在艾森豪威尔的警告过去62年之后,美国的军费预算再次突破历史纪录。日前,美国总统拜登公布的2024年国防预算案创下8420亿美元的历史新高,这也是自去年之后第二次突破8000亿美元大关。长期以来,美国的军费开支不仅稳居全球榜首,而且超过其后9个国家的总和。在当前美国国内通货膨胀居高不下、政府债务危机再次拉响警报、经济衰退风险与日俱增的背景下,军费开支却节节攀升,其背后的原因自然离不开军工复合体的强大影响力。

据称艾森豪威尔的最初提法是“军工-国会复合体”,以强调国会在推动军火工业迅速膨胀过程中的关键作用。所谓“军工复合体”,其实就是指美国政界、军队与军火商三者为追求过度的军事开支而形成的庞大利益集团。自二战结束以来,军工复合体通过影响选举、向政客输送利益、操纵舆论等手段,日益扩张为美国政治经济体制内难以祛除的“恶性肿瘤”。它在左右美国政府内政外交政策的同时,不断给美国人民和世界各国带来战争灾难,是名副其实的世界祸乱之源。

美国军火商每年花费大量政治献金来影响国会选举和立法。据美国“公开的秘密”网站披露,在2003年至2022年间,美国军工企业的游说费用高达25.3亿美元。另据布朗大学于2021年发布的“战争成本”研究报告显示,自2001年发动阿富汗战争以来,美国军费支出累计超过14万亿美元,其中,超过三分之一落入美国军工企业的囊中。

除政治献金之外,政商“旋转门”也是军火商与政客进行钱权交易的“隐秘的角落”。美国军火商乐于雇佣政界和军界的前任官员,以利用其人脉关系影响政府决策。2022年,美国政府监督项目组织(POGO)组织编纂的“旋转门”数据库显示,在2019年至2021年间,通过“旋转门”进入军工企业的美军退役将军高达242人。另外,美国问责办公室发现,在2022年全年,美国军工企业共雇佣了820名注册说客游说国会,其中71.6%是前联邦政府官员。

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加尔布雷斯在其著作《新工业国家》中指出,“军工集团不仅决定着武器的开发和研制,还决定着武器的采购和部署,也就是说决定着谁是美国的敌人”。为了维持庞大的军费开支,被军工复合体绑架的美国需要在世界上不断制造冲突、制造敌人。从朝鲜战争、美苏冷战、越南战争到海湾战争莫不如此。如今在美国的怂恿与挑唆下,乌克兰危机的战火已经延烧了一年有余,且没有停战的迹象。根据美国国务院公布的数字,自去年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美国已向乌克兰提供了价值298亿美元的军援。由于欧洲国家向乌克兰捐赠了大量武器装备,为了补充德国、波兰、英国等欧洲国家的库存,美国军工企业又斩获了217亿美元的海外订单。可见,美国的军火商早已成为这场危机的最大赢家。

制造冲突、延续冲突,就是美国军工复合体不可言说的“秘密”。在拜登公布的2024年新国防预算案中,既包括向乌克兰提供的60亿美元援助计划,还包括向国防部“太平洋威慑计划”提供的91亿美元资金支持。“太平洋威慑计划”旨在强化美军在印太地区的军事影响力,以加大对中国的围堵力度。在结束了20年的“反恐战争”之后,美国军工复合体急需制造新的敌人。因此美国以中国为假想敌,在亚太大肆宣扬“中国威胁论”。“大国地缘政治竞争论”已经俨然取代了“恐怖主义威胁论”,成为美国维持和增加庞大军事开支的新借口。

据不完全统计,自二战结束到2001年,在世界上153个地区发生的248次武装冲突中,美国发动了其中的201起。毫不夸张地说,美国军工复合体是一头“烹煮”战争的怪兽,需要用战乱地区人民的鲜血来喂食。而被这头怪兽绑架的美国政治,也愈益成为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胁。


]]>

2023年03月21日 09:28
484
美国制度顽疾侵犯公平教育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