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美国搞科技霸凌将反噬其身

胡小文

2023年04月03日 01:27

丑则静
光明日报

一段时间以来,美国泛化国家安全,滥用出口管制、投资审查,强推对华科技“脱钩”,试图切断中国对关键技术和核心零部件的获取渠道,将中国隔绝于新兴技术领域的技术标准制定与产业链分工体系之外,是典型的科技霸凌主义。美国在科技领域的霸凌行径违逆时代潮流,不仅限制了美国自身的科技发展和科技企业商业化创新能力的提升,也严重干扰破坏了全球产业链的依存互信、科技创新的国际合作。美国通过科技“脱钩”霸凌来制约中国科技进步、遏制中国发展,行不通、走不远,终将自食其果。

美国科技霸凌行径由来已久

美国的科技优势,被视为维系美国霸权地位的基础。垄断科技发展的最新成果、不断强化在科技领域的垄断霸权地位,被美国奉为维护国家安全、护持霸权地位的基础。在根深蒂固零和思维、霸权思维的驱使下,美国在科技领域从技术封锁到贸易报复,再到栽赃诬陷,无所不用其极地维护自身科技霸权,强力遏阻其他国家科技和经济发展。

冷战时期,美国针对苏联和社会主义阵营实行严格的技术封锁禁运。1949年美国国会通过《出口管制法》,将与战略物资密切相关的技术资料纳入出口管制范围,1979年又通过《出口管理法》,正式标志着对高新技术转让进行管制成为美国长期实施的基本国策。美国还联合西方发达工业国设立“巴黎统筹委员会”,共同限制向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出口战略性设备、原料与尖端技术,并不断强化技术禁运的范围与力度。

进入20世纪80年代,由于日本在半导体产业的强势崛起,美国科技领域的头号劲敌转变为日本,为此祭出高额关税和强制规定市场份额等“重拳”。在霸凌重压之下,日本被迫开放国内半导体市场,东芝等日本半导体企业的市场份额出现暴跌,而大量美国半导体企业则趁机借助国家力量的扶持,重回市场龙头地位并维持至今。冷战结束后,美国还通过不断加强国内立法,大搞单边制裁;借知识产权保护之名,大搞知识产权垄断,在科技领域但凡出现对美国不利的局面,冒头就打,严重干扰包括广大发展中国家在内的自然科技创新发展进程。

科技霸凌成为美对华战略竞争武器

近年来,美国持续渲染中国在科技领域的跃升发展,对美国科技霸权地位构成的现实或潜在威胁,甚至提出美国即将迎来新的“斯普特尼克时刻”。特朗普政府将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者”,将科技纳入对华战略竞争的核心领域。而随着拜登政府正式版《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出炉,将中国认定为“最大地缘政治挑战”,为服务好“竞赢”中国这个美国“头号战略竞争对手”的目标,拜登政府高筑技术壁垒,严控技术投资,打造排他科技联盟等对华科技“脱钩”霸凌措施全面升级,对中国高科技企业进行疯狂打压,全力阻滞、破坏中国科技发展进程,其打击手段范围与破坏力远远超过美苏、美日科技战。

一方面,美国高筑技术壁垒,全力阻断中国高科技企业等对关键技术、核心设备材料的获取。2018年,美国国会通过《出口管制改革法》,该法称,保护对创新至关重要的基础技术关乎美国国家安全。美国不断渲染“国家安全”叙事,不断扩大关键和新兴技术管控范围。美国还炮制各种借口,不留死角地围追打压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中国高科技企业、科研机构,截至目前已将1000多家中国企业、机构列入各种制裁清单。如在半导体领域,2022年8月正式签署生效的美国《芯片和科技法案》,明文列举了“中国护栏”条款,禁止获得联邦资金的公司在中国大幅增产先进制程芯片。此后,美国拜登政府又公布了一系列针对中国的全面出口管制措施,进一步限制中国获取先进计算芯片、开发和维护超级计算机以及制造先进半导体的能力。

另一方面,美国严控中国对美技术投资,加快构建“科技民主联盟”“芯片小圈子”等多措并举,意图斩断同中国的科技投资、供应链依存合作,并全力压制中国高科技企业的国际生存空间。特朗普政府通过《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不断限制、破坏中国企业赴美的技术投资活动。2022年9月,拜登政府签署行政令,指示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进一步加强对外资的安全审查力度,目前围绕量子计算、先进半导体等领域的中国赴美投资禁令正在加速酝酿。此外,为进一步加速全球半导体等产业链“去中国化”进程,不同于特朗普政府的单打独斗,拜登政府发挥盟伴体系作用,拼凑所谓“芯片四方联盟”,在全球范围内限制华为等中国高科技企业的经营活动。更用心险恶的是,拜登政府不断推动技术问题政治化、意识形态化,给高科技打上民主、人权的标签,推动建立“科技民主联盟”,以所谓对抗“科技威权”之名,行订立排他性“技术使用规范标准”、护持自身全球科技霸权地位之实。

科技霸凌严重破坏国际科技合作

美国在科技领域的霸凌行径对美国自身科技发展与国际科技合作的反噬与消极影响正不断显现。一是美国科技企业正付出高昂代价。根据多家机构测算,美国对华采取的“技术硬脱钩”政策,使美国高科技企业的全球市场份额、营收收益与吸纳高技能工作岗位数量等多项指标全面受损,抑制其在全球市场的适应能力和竞争力。

二是破坏全球供应链良性循环与国际科技合作生态。美国让盟友冲锋陷阵于全球产业链“去中国化”一线,要求台积电、三星电子等企业交出半导体供应链数据,威逼利诱其到美国投资办厂,以牺牲高科技跨国企业的全球效率和利润为代价,维护自身科技霸权的“司马昭之心”,招致普遍不满。此外,美国无端限制破坏中美间正常的技术、人才与学术交流,严重干扰全球科技人才的自由流动和科研资源的全球布局。“科技合作无国界”正逐渐被“科技铁幕”“科技阵营对立”所取代。

在百年变局之下,面对美国的科技霸凌在科技领域人为制造分裂和对抗,中国始终坚持开放包容、互惠共享的国际科技合作理念,“一带一路”科技创新行动计划等成果丰硕,广大发展中国家协同科技创新格局正加速形成。而充斥零和思维的美国对华科技霸凌,沉浸在“美国例外”迷梦中的美国科技霸权护持,严重背离开放合作的科技发展内在要求,违逆重大科技创新、技术突破要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更大贡献的基本导向——这样的美国必将在对别国的断供脱钩中自食恶果,走向自我封闭与孤立,最终被滚滚向前的历史潮流抛弃。

丑则静 北京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政治系副教授


]]>

2023年04月03日 09:27
421
美国“印太战略”难以跳出三大悖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