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枪支暴力凸显美国社会政治制度根本缺陷

胡小文

2023年04月06日 01:14

李云龙
光明日报

美国社会枪支泛滥,枪击事件频繁发生,大量无辜民众丧生枪口。《2022年美国侵犯人权报告》显示,2022年美国枪支暴力致死43341人,枪支暴力已经成为一种“美国疾病”。但是,面对民众生命权受到严重侵犯的现实,整天人权不离口的美国行政、立法和司法部门却相互推诿,从来没有制定出有效的禁枪控枪政策,只做出一些象征性姿态或出台隔靴搔痒的治标法案。更有甚者,美国法院还不断作出放松枪支管控的裁决,纵容枪支暴力。枪支暴力已经成为美国无法治愈的顽症,暴露美国社会政治制度的根本缺陷。

极端个人主义催生畸形持枪文化。强烈的个人主义意识形态是影响美国私人普遍拥枪的重要因素。在枪支问题上,美国社会把个人权利置于社会安全之上,只讲持枪人的权利,不讲私人持枪对其他人的威胁和伤害。美国拥枪派顽固坚持200年前制定的过时的宪法条文,把个人持枪权绝对化,并把个人持枪问题上升到是否拥有自由的高度。他们无视现代社会的个人安全只能由公共机关来保障的事实,鼓吹个人持枪自卫。这种无限放大个人权利、夸大拥枪意义的畸形持枪文化成为美国社会主流,支配了美国行政、立法和司法过程,塑造了社会运行模式和个人行为方式,导致美国人手一枪,枪支暴力层出不穷。

政商勾结瘫痪控枪议程。美国有庞大的枪械制造、销售和服务产业,且发展迅速。根据美国武器贸易行业组织全国射击运动基金会最新报告,10多年来,美国枪支弹药产业营收增长迅猛,从2008年的191亿美元增长到2021年705亿美元,增长了2.69倍。为了维持自身生存,美国枪支制造商、销售商和服务商联合起来,支持组建反对枪支管控的民间组织,形成势力强大的利益集团,开展广泛的拥枪游说和宣传活动。这些利益集团提供大量政治捐款,深度介入美国总统选举和国会议员选举,帮助拥护持枪权的政客赢得选举。这些政客当选后,也会投桃报李,在当选后千方百计松绑枪支管制,阻止和瘫痪控枪法案。

民主失灵导致枪支泛滥。美国民主持续衰退,政治极化现象日益严重,两大政党对立加剧,两党选民相互敌视,越来越难以达成政治共识。美国社会出现了不同寻常的政治分裂,形成“自由主义美国”和“保守主义美国”。这是美国民主制度的重大失败。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在包括枪支问题在内的一系列问题上分歧严重,势同水火。枪支问题已经成为区隔两党的标志性议题。对于共和党支持者来说,枪支问题不仅是公民能否持枪这样的具体问题,而是能否保持自由这样普遍的意识形态问题。保守派把维护持枪权发展为一场声势浩大的政治运动。为了向选民证明自己的保守派身份,共和党政客必须旗帜鲜明地主张私人拥枪。

美国民主失灵直接导致治理失能。美国社会无法在枪支管理问题上达成共识,三权分立和政党轮替的政治制度也无法解决枪击暴力问题。不要说修宪禁枪这样的治本之策不能实行,就连立法控枪这样的治标办法也很难推进。2022年发生纽约州水牛城枪击案和得州乌瓦尔德枪击案后,在汹涌舆情推动下,国会不得不重新制定控枪法案。为了获得法案通过所需的60票,支持控枪的《两党安全社区法》在内容上对共和党做了大量让步,实质上掏空了控枪内核。同时,司法机关与立法机关、行政机关的控枪立场对立,导致控枪目标无法实现。

种族矛盾尖锐诱发枪支暴力不断。在种族关系日益恶化的背景下,美国针对有色人种的枪支暴力不断发生。2022年5月14日,白人枪手佩顿·根德隆出于种族主义动机,在纽约州布法罗市一家超市内进行疯狂屠杀,10名非洲裔美国人被杀害,另有3人受伤。同时,美国警察暴力执法,常常滥杀无辜,非洲裔成为最大受害者。在2013年至2022年的警察杀人事件中,非洲裔被警察杀害的可能性是白人的2.78倍,显然,种族因素是警察大量射杀非洲裔的重要因素。例如,2022年6月27日,手无寸铁的非洲裔男子杰兰德·瓦尔克被8名警察从背后开枪打死。这些警察在几分钟时间里射出了90发子弹,有60多发击中了这名男子。若非极深的种族仇恨情绪,很难解释如此疯狂的滥杀行为。

枪支暴力深深扎根美国社会,已成为美国社会的附骨之疽,难以消除。美国政府未能有效应对枪支暴力,让成千上万人命丧枪口,是美式民主的重大失败,也是文明之耻、人权之耻。为了防止更多无辜民众成为枪口下的冤魂,美国应该深刻反省极端个人主义的持枪文化,并对现行社会政治制度做出重大改变。

李云龙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员




]]>

2023年04月06日 09:18
468
马来西亚经济逐步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