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国际公关”粉饰不了“缺德”之举

胡小文

2023年06月05日 01:15

吴怀中 陈祥
光明日报

日本福岛县第一核电站自2011年发生核事故以来,其长期性的环境影响问题备受世人关注。近年来,该核电站持续产生并在站内存放的百万吨级核污染水的去向,更日益成为国际舆论的焦点。

然而,面对事关海洋生态环境和人类生命健康的严肃问题,日本政府不顾国内水产业和多数民众的强烈反对,不顾世界各国特别是周边国家的强烈质疑,大搞“国际公关”,试图“洗白”核污染水加速推进排海计划。

日方密集“国际公关”

十余年来,日本一直在对福岛核事故进行“自编自导自演”的美化包装。日本政府委托日本最大的公关公司电通集团,负责全力掩盖核事故后续影响,并美化修复效果,已累计向该公司划拨公关经费超过300亿日元。电通集团则通过设立门户网站,以游戏、视频、漫画等方式,灌输“福岛核事故的影响已经消除,福岛安全可靠”的印象,并翻译成多语种向全球推广。

进入2023年,在核污染水问题上,日本政府重点加大了对部分国家、国际权威机构和组织的公关力度,试图借外力来证明核污染水排海的安全性,拉拢各方为福岛核污染水排海计划背书。

今年2月,时任密克罗尼西亚总统戴维·帕努埃洛访日,一改过去谴责日本核污染水排海的态度,在与首相岸田文雄会谈期间表示支持日本政府排放核污染水,日本政府对此大肆利用,极力渲染。3月,日本外务大臣林芳正访问所罗门群岛、库克群岛、基里巴斯3个太平洋岛国,打着“自由开放的印太”旗号,寻求太平洋岛国对日核污染水排海计划的国际舆论支持。4月,在七国集团气候、能源和环境部长会议新闻发布会上,日本经济产业大臣西村康稔称,福岛核电站退役工作,包括核污染水排海方面的稳步进展将受到欢迎。

日本还对长期以来激烈反对核污染水排海的韩国开展密集公关。5月,日韩首脑会谈达成协议,韩国政府应邀派遣专家考察团赴日实地考察。日本称此举致力于“加深韩方对日方排海计划的理解”。在5月21日闭幕的G7广岛峰会上,日本政府为让各国进一步“理解”核污染水排海计划,证明核污染水的“安全可靠”,特意为前来参加峰会的各国政要等准备了福岛县的农产品和水产品。

多方“不欢迎向海洋排放核污染水”

然而,日本这种用心不良的“国际公关”不仅没有收到其预期的“洗白”效果,反而进一步将其根本无意认真解决核污染水问题的真实面目暴露无遗,多处碰壁,招致日本国内外舆论的普遍批评。

首先,福岛是否“安全”,各国心知肚明。针对西村康稔所说的“欢迎”,德国环境部长莱姆克毫不客气地当场表示,尊重日方在福岛核事故后所做努力,但“我们不欢迎向海洋排放核污染水”。在G7峰会上,日本心心念念地希望能将“支持”核污染水排海的内容写入联合声明,但受到其他国家反对。

其次,对于日本政府在核污染水处理上的“不务正业”,日本民众深感担忧。近一段时间,日本民众多次举行集会,抗议日本政府推进核污染水排海计划。日本民众深刻意识到,岸田政府在核污染水排海问题上罔顾民意、一意孤行,不仅是日本环境保护、和平事业的严重倒退,更是战后日本自诩的“民主制度”的重大挫折。

再次,日韩“穿梭外交”并不能让两国就核污染水排海问题达成真正的“情投意合”。韩国尹锡悦政府不顾本国民众利益,在二战劳工赔偿问题上对日方做出大幅让步之后,又积极为日本核污染水排海背书。但是,韩国民众对此却不买账,持续举行集会反对核污染水排海。韩国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近期表示要“举全党之力”,持续反对核污水排海。该党主导的签名活动已有超过10万人参加,还将在韩国各大城市举行集会,喊话国会通过反对核污染水排海的决议案。

缺的不是钱,缺的是德

核污染水排海在即,日本政府及东电公司宣称将核污染水过滤并稀释后排入大海是安全的。但是,其披露的信息仍然有限,缺乏足够的科学研究,无法让世人相信日方的环境安全。一些日本学界人士从所谓“客观”角度出发,声称岸田政府坚持核污染水排海方案是因为处理成本代价太高,实在拿不出这么多经费预算,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不堪如此沉重的负担等等。

然而,这种解释是苍白无力的。因为执迷于“正常国家梦”“突破宪法梦”的日本政府,在2022年底不仅修订了新版“安保三文件”,还在此基础上大幅度增加防卫预算,达到6.8万亿日元,为上一财年的1.26倍,未来5年内(2023—2027年)日本防卫费总额将增至43万亿日元。

显然,在处理核污染水排海问题上,日本并不是缺钱,而是缺少与其大国梦相匹配的“大国之德”,可谓德不配位。对于自身的“缺德”行径,日本妄图用“国际公关”来粉饰,却只会越描越黑。

吴怀中,陈祥 分别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副研究员


]]>

2023年06月05日 09:16
494
世界迫切需要去除霸权主义带来的巨大风险(钟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