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争鸣 理论研究

马克思主义在当代世界现实的存在

杨秦霞

2018年06月13日 12:00

吴晓明
《社会科学报》

马克思主义在当代世界中,不仅有幽灵般的存在,也有现实的存在和肉体的存在
 
  《共产党宣言》的发表,是一个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事件,这个事件到今天已有170年。如萨特所说,自那时以来的历史性实践表明,马克思的学说是我们这个时代不可超越的哲学,其思想影响力和意义范围,将一直延续到“自由王国”真正开始的地方。《共产党宣言》代表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决定性开端,代表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在科学理论方面的决定性奠基。我想,这样的评价是没有疑问的。
 
  在《共产党宣言》发表70年以后,我们看到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建立了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又过了70年,也就是二十世纪最后的十多年,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世界社会主义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挫折和变化。在20世纪末出现了苏东解体,很多社会主义国家改旗易帜,也有一些社会主义国家进入改革进程,似乎一时间社会主义的命运看来多蹇,甚至前途渺茫。至少在当时,我们不知道这样的改革,会把人类历史引向何方。在当时普遍的意识形态氛围中,很多人都认为,经过了漫长的时间,马克思最后被送进了坟墓,马克思主义终于成为历史的遗迹,而《共产党宣言》的结论也最终破灭了。我想,这确实是当时一般的意识形态和知识氛围中非常普遍的现象。
 
  特别能够代表这种意识形态氛围的,就是福山很著名的著作《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这本在学术上并不高明的著作却有非常广大的影响。之所以产生这么大的影响,是因为当时的意识形态和知识氛围,几乎都认同他的观点。也就是说,马克思主义、马克思的学说,终于被送进坟墓了,《共产党宣言》的结论最终破灭了。因此在自由市场、民主政治、现代性的基本框架中,历史最终完成了,终结了。但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位哲学家叫德里达,他并非马克思主义者,也并不是对马克思的学说特别有研究的人。他只是激愤于当时的意识形态和知识氛围,出了一本书叫《马克思的幽灵》。在当时,福山的观点有无数的认同者,而德里达认为,这样的观点是太过肤浅、太过表面、太没有远见、太缺乏头脑了。因此他在这部著作中所要表述的观点是:马克思主义在当时虽然不再具有现实的存在,不再具有肉体的存在,但它依然存在,它是一个“幽灵般的存在”。
 
  “幽灵”这个词我们很熟悉,它的第一个来源就是《共产党宣言》。《共产党宣言》的第一句话就说: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大家想一下,1847、1848年共产主义既没有现实的存在,也没有肉体的存在,但它已经存在,它是一个幽灵般的存在,以至于旧欧洲的一切势力,沙皇和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党人和德国的警察,为了驱逐这个幽灵而结成了神圣同盟。德里达所呼吁的,就是不要忘乎所以,不能目光短浅,因为马克思主义依然存在,只不过它是一个幽灵般的存在。
 
  这部著作还特别引用了莎士比亚《哈姆雷特》这个剧本中的幽灵形象,即哈姆雷特被谋害的父亲。在剧作中,哈姆雷特已死父亲的幽灵承担了什么样的使命呢?有三个。
 
  第一,告知真相。因为王宫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动,国王被害,权力更迭。事情的真相到底怎么样,哈姆雷特不知道。他只是道听途说,所以幽灵的第一个使命便是向这位王子告知真相。
 
  第二,发出指令。这个指令非常明确,那就是复仇。但是我们知道哈姆雷特是一个懦弱的人,他从小长在深宫,内心矛盾,他不是行动派。宫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国家出了那么大的变动,他内心非常纠结,我们很熟悉那句台词:“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
 
  第三,敦促行动。也就是说,要求哈姆雷特摆脱犹豫、放弃幻想,并进入到实际的行动中。我想,德里达在当时发表的这个观点,是对当时非常普遍的意识形态所作的批判。他呼吁并要求人们用头脑想一想,把目光放得更长远,这样就会发现马克思主义依然存在——一个幽灵般的存在。
 
  德里达的见解虽然远高于当时普遍的意识形态氛围,但是德里达没有看到——事实上我们也不能要求他看到,因为我们当时许许多多人都没有看到——有一支马克思主义,作为现实的和具有肉体的马克思主义,正在强有力地生长,正在生机勃勃地展开。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确实,在当时,要很清楚地认识到这点,恐怕并非易事。德里达虽有远见,但也未能看到,马克思主义在当代世界中,不仅有幽灵般的存在,但也有现实的存在和肉体的存在,只是这个存在和发展当初不那么明显而已。我想,过了三十年,我们可以就此作出一些明确的结论。
 
我们在完成现代化任务的同时,不能不开启出一种新的文明类型,而这种新文明类型的实质就是社会主义
 
  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有三个“意味着”。其中第二个意味着是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与科学社会主义的进程有着本质的关联:它“意味着科学社会主义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在世界上高高举起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我想,这是又一个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事件。在《共产党宣言》发表70年以后,我们看到了十月革命;又过了70年,我们看到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严重挫折;又过了30年,中国共产党人作出了这样的表述,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意味着科学社会主义在21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的生机活力。我想对于这样的世界历史意义,恐怕无论怎样评价都不会太高。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历了40年的发展,在这一发展进程中,我们取得了一系列的重大成果。这对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对于世界社会主义特别是科学社会主义在21世纪的命运来讲,意义无比重要。所以我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不仅对于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与实践具有决定性意义,而且它还意味着我们这个时代所面临的问题核心已高度聚焦于中国。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正处在一个发展过程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这个发展过程中进入到新时代,我们对于新时代的性质和目标尤其需要加以深入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一进程与21世纪科学社会主义有着“世界历史”意义上的本质联系。为什么这样说?因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一方面意味着我们要成为一个现代化的强国,另外一方面又意味着:中国在成为一个现代化强国的同时,正在开启出一种新的文明类型,这两个进程是统一的。
 
  也许我们会更多关注中国要成为一个现代化强国,这是1840年以来中国人就面临的历史任务。毫无疑问,这非常正确,但在中国的发展过程中,特别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进程中,我们在完成现代化任务的同时,不能不开启出一种新的文明类型,而这种新文明类型的实质就是社会主义。所以对于这样一个发展过程,不仅应该用现代化的程度去衡量它,而且尤其应该用新文明的类型去描述它,这一点非常重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进程不仅仅是成为一个现代化的国家,而且是成为一种新的、社会主义的文明类型。所以我们在经济发展一开始占据主导地位并且不断取得积极成果之后,现在的治国理政已在更高阶段上提出了五大发展理念。这五大发展理念不仅要用现代化的尺度来加以规定,同样还应该从新文明类型的目标去理解和把握。
 
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断推向前进,是我们对《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的最好的纪念
 
  全球治理的中国方案更清晰地表明了这一点。对于中国方案究竟应该怎么理解?我想它并不局限于现代性,而是在一种新的文明类型中被规定的。习近平总书记提到新型大国关系,提到人类命运共同体。如果局限于现代性的范围之内就很难真正理解这样的理念,因为它们实际上是由新文明类型的性质来揭示的。我记得当时在看新闻的时候,总书记跟奥巴马讲“新型大国关系”,奥巴马一脸茫然,他听不懂,他确实听不懂。我后来读了三本基辛格的著作,终于明白在现代性框架中确实无法真正理解全球治理的中国方案。基辛格是中美关系的缔造者之一,对中国发展也有同情理解,但是他真的看不懂“新型大国关系”。他似乎断定这只是中国的策略,是中国可能称霸的外在“包装”,所以要好好研究。在现代性的范围内,世界秩序的基础是“威斯特伐利亚体系”,这个体系的核心是各种权力的均势。当均势被打破,就会出现争霸,而争霸就意味着争霸战争,两次世界大战都是由于某个国家的崛起,因此如果要保持今天的世界和平,就必须防止哪个地方的力量均势被打破。而现在中国正在崛起,因此一个非常简单的结论就是要遏制中国崛起。
 
  因此,为了真正把握全球治理的中国方案,如新型大国关系、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不仅应当用现代化来衡量,尤其应当用新的文明类型去加以规定。现代国际关系的法则是丛林法则,也就是弱肉强食,这句话不带道德判断,因为事实如此。我们很熟悉邓小平的话——“落后就要挨打”,大家想想,落后就要挨打,这叫什么世道?现代世界就是这样的世道,必须看清楚这一点。而中国的发展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在完成它的现代化任务的同时,正在开启一种新的文明类型,而这种文明类型的实质就是社会主义。正是在这一点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21世纪科学社会主义建立其本质的联系。我们面临实现两个百年的目标,第一个百年目标是全面实现小康,“小康”是我们中国传统的一个用词。第二个百年目标是成为一个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强国,它用中国传统的术语应该怎样表述呢?我们不能只听到现代化强国,还必须明白:它是社会主义的,是新的文明类型。所以在十九大报告的最后一段当中,我们看到了这样的表述:“大道之行,天下为公”。这不是现代性范围内的事情,这是新文明类型才可能具有的社会目标。所以总书记讲大道之行,天下为公,讲我们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具有无比广阔的时代舞台,具有无比深厚的历史底蕴,具备无比强大的前进实力。所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的时代,意味着科学社会主义在21世纪的发展具有了一个真正当代的形式,一个现实的形式,一个肉体的形式,并且正因为如此,它将为人类文明作出伟大的贡献。我想,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断推向前进,是我们对《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的最好的纪念,是我们对21世纪科学社会主义的最大贡献。(本文是根据作者在复旦大学召开的《共产党宣言》与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理论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而成)
 
]]>

2018年06月13日 10:24
585
当“天然独”争相“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