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争鸣 理论研究

警惕“抢人大战”的负面溢出效应

杨秦霞

2018年07月02日 12:00

谭永生 潘华
光明网

作者: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谭永生,助理研究员 潘华

  近一年多来,全国已有30多个省会城市或区域中心城市发布了人才吸引政策,被媒体称为“抢人大战”。“抢人大战”的出现说明各地开始真正认识到人才的重要性,是对以往“重物轻人”型城市发展观念的调整。但与此同时,要警惕“抢人大战”的负面溢出效应,对地方引才引智进行规范和引导,并对国家重大战略的人才配置进行有度的宏观调控。

  一、“抢人大战”出现的负面溢出效应需要重视和规避

  长期来看,人才争夺战引发的“鲶鱼效应”会倒逼各地重视人才,有利于人力资源的优化配置。但从近期来看,在发动“抢人大战”的城市里,也出现了一些负面溢出效应,需要加以重视和规避。

  一是简单粗放地引人政策波及房地产市场,抵消国家房地产调控成效。伴随着越来越多的城市加入“抢人大战”,引进人才的门槛在“拼抢”中不断被放宽和降低。过于宽松的落户政策吸引了大量人才落户,引才新政也给购房者甚至炒房者带来了便利,实际上等于变相给本地房地产调控进行松绑。宽松人才引进政策推动了本地房价上涨,“抢人大战”在部分城市变成了“抢房大战”,住建部近期已约谈了12个城市。

  二是政策过于同质化,出现引才引智的零效益。本轮抢人大战中各大城市发布的政策大都包含着简化落户手续、提供补贴、对创业者提供资金补助等条件。过度同质化的“抢人大战”之后,也可能造成潜在的人才回流。事实上,早在几年前,就有不少二三线城市释放“利好”吸引来自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的人才,但不久之后就出现了人才纷纷“逃回北上广”的现象。人才政策并没有让这些城市产生长久持续的竞争力,最终各地可谓“竹篮打水一场空”。

  三是政策频繁“打补丁”,诱发政府的信任危机。以天津抢人政策为例,从“零门槛”网络申请,到要求先调入档案才可办理准迁证,再到调整为外省市有工作单位的人员不能申报落户,最后严格实行先落档后落户的规定。频繁进行“政策修补”给地方城市打上了“朝令夕改”的“不靠谱”烙印。尤其是相当多不符合最终政策要求的先来者,却已经拿到了准迁证,这种人为造成的政策不连续、不严肃、不公平境况,后续政策即便调整也无法弥补。

  四是“抢人大战”滋生“户口空挂”问题,增加城市社会治理难度。在部分城市降低落户门槛之后,出现了人未到、户先落的“户口空挂”,易诱发包括“高考移民”在内的一系列敏感问题。尽管部分城市要求必须严格实行落档才能落户的规定,但在现实中,“户口空挂”现象并非个例。无论是人在户不在,还是户在人不在,“户口空挂”对城市基本公共服务资源的规划、配置、使用等方面都会造成误导性错配,进而增加城市社会治理的难度。

  五是“抢人大战”滋生“政策绑架”问题,降低了国家重大发展战略实施的有效性。东北振兴、西部开发、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等国家重大战略都需要大量的人才,国家也出台了一系列政策鼓励人才尤其是青年人才投身于上述国家重大战略。然而,一些发达地区以引才引智为借口,挖走不少欠发达省份的高端人才,造成一些地区“失血严重”。这不仅使得国家重大发展战略无法得到有效实施,更导致区域发展差距存在进一步拉大的风险。

  二、引才引智需要规范和引导

  人才作为重要的战略性资源,其配置应该由市场起决定性作用,通过构筑“引、育、用、留”并重的引才聚才格局,使市场机制更加有效、微观主体更加有活力。因此,针对目前出现的“抢人大战”,要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对地方引才引智工作进行规范和引导,并对国家重大战略的人才配置进行有度的宏观调控。

  一是既要因城施策,更要精准引进。城市发展不能因“抢人大战”而冲动,更不能陷入落户人数多寡的政绩比拼之中,而是要结合本地实际,因城施策。人才的引进要精准,通过对本地劳动力需求结构的测算,把产业规划和人才引进规划匹配起来,围绕地方需求来制定政策,做到人才的引进与本地区发展战略、产业结构调整同步谋划、同步推进,促进人才规模、质量和结构与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相协调。

  二是既要积极而为,更要量力而行。人才引进必须与地方的公共服务供给能力结合起来,要避免人口短期急剧涌入,超过城市的承载力,出现因基础设施、教育医疗、生活保障等公共服务短缺而带来的“新人”与“老人”群体性社会矛盾激化问题。要长期留住人才,地方出台和承诺的政策,必须具有严格的可执行性和延续性,不能朝令夕改。与户籍相适应的教育、医疗、养老、文化等配套政策要同步推进,地方财政在基本公共服务方面也要持续加大投入,引才引智的层次和规模更要考虑地方的财政负担,防止出现地方财力透支。

  三是既要引才引智,更要用人留人。城市引才引智只是第一步,更长远的是要创造一个适合人才发展的工作、生活、交往的环境。对引进人才要充分信任、放手使用,积极为人才干事创业和实现价值提供机会和条件。要持续改善营商环境和政府服务,不断优化城市的硬环境和软环境,加快形成现代产业体系的条件和规模,完善精细的生产生活服务保障,增强城市的归属感、亲近感,真正形成城市对人才的“拴心留人”。

  四是既要做大增量,更要盘活存量。通过引才引智做大人才增量固然重要,但城市发展最终还是要靠本地人才来长期支撑。相比给予“新人”的优惠政策,一座城市的吸引力更体现在如何对待“旧人”上,不可招来“女婿”气走“儿”。要常态化对本地人才进行摸底与储备,加强对本地人才的教育和培养,科学评价和“同才同待遇”使用本地人才,努力营造尊重本地人才的良好氛围,实现本地人才使用效益的最大化。

  五是既要服务本地,更要服从国家战略。加强对地方引才引智政策效果的追踪评估、引导和纠偏,研判其对东北振兴、西部开发、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等国家重大战略的影响,实施有度的人才流动宏观调控。制定鼓励和引导人才向国家重大战略流动的意见,在工资、津贴、职务、职称等方面实行倾斜政策,使他们在政治上受重视、社会上受尊重、经济上得实惠。重大人才工程项目适当向国家重大战略倾斜,设立国家重大战略人才开发基金,完善对口支持人才开发机制,保障国家重大战略的人才需求。

]]>

2018年07月02日 11:06
118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关键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