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社科 理论研究

在这些国家,职业教育为何是“香饽饽”

袁文坤

2017年06月15日 12:00

吴越
解放日报

近日,关于上海申办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的消息引起热议。2010年,中国正式加入世界技能组织,此后,越来越多年轻的中国高技能人才迈出国门走上世界舞台,在“技能奥林匹克”上展现大国工匠风采。在上海这样一座有创新力的城市,青年对于职业教育的态度正悄然转变。

在国外,职业教育也深受重视,不少国家甚至把职业教育视作教育体系的“中流砥柱”。职业教育为何成了“香饽饽”?一些国家的做法值得借鉴。

瑞士

始于百年前的职业教育

在瑞士,职业教育不是“后进生”的归宿,而是国家经济链条上重要的一环。作为联邦制国家,瑞士各州享有教育的立法权和管理权,但唯独职业教育由联邦和各州共同管理。

早在100多年前,瑞士人就认识到职业教育的重要性。由于资源匮乏,没有重工业,瑞士只能靠进口原材料加工业立足,这就对工人的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上世纪30年代,瑞士颁布了第一部 《联邦职业教育法》。2004年,瑞士又顺应时代发展,颁布了新的《职业教育法》,重新对政府和企业职责、专业教学以及学徒培训内容、从业人员资格、质量保障机制等作出规定。

“一个健全的人必须掌握一技之长,并获得一份工作”,瑞士人从小就被灌输这种概念。根据法律规定,瑞士学生在小学二年级就要开设各种手工课程,养成劳动兴趣和习惯。从初中二年级开始,学校要对学生进行系统的职业指导。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没有人会因为选择了职业教育而感到低人一等。

其实,瑞士的职业教育是一种衔接高等教育,面向终身教育的体系。瑞士学生在完成义务教育后,30%的学生到普通高中就读,并准备上大学;5%的学生进入实科高中,属于升学就业两手准备;65%的学生进入职业学校学习,这些人中有90%以上将在毕业后直接就业。对义务教育后不能决定自己去向的学生,瑞士设立了“十年级”。这一年可以就近到普通中学或职业学校试读,适应后再作出选择。

但是,如果以为瑞士的职业教育不过是熟练工种、简单劳动,那就错了。瑞士人认为,创新无处不在,而职业教育更是重要的领域。在未来增长型行业方面,瑞士保持着领先地位。生物技术、医疗设备、信息和通信技术、微技术和纳米技术、环境技术和共享服务等领域的迅速发展,也对这个国家的职业教育提出了新的要求。

加拿大

转学分、转专业自由

在加拿大,从职业教育学院毕业的学生有时候更好找工作,有的薪酬甚至比大学毕业生还高。因此,很多大学毕业生如果找不到工作,就会到职业教育学校“回炉再造”,增加自己在就业市场上的竞争力。

一般来说,加拿大的职业教育采用学分制,2年左右就能完成。这给了学生比较大的自由,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课程,只要修够本专业的学分,就可以毕业。此外,有些学生上了职业学校,还可以再申请上大学,职业学校与大学的一些课程学分可以互认。哪科是可以转学分,哪科不能转,学校都会很清楚地标明,便于学生选择,帮学生节省了不少时间

目前,加拿大职业教育中比较受欢迎的专业有网管、美容、木工、电工、会计、文秘、室内设计、汽车喷绘等,学校会根据不同的专业规定文化课程和实践课程各占多少学分。很多专业实行的是与企业联合办学的模式,比如英属哥伦比亚学院的飞机修理专业,学生实习会直接去航空公司。

同时,加拿大的职业教育还允许学生转换专业。如果学生在学习一段时间后感觉这个专业并不适合自己,就可以申请转学别的专业,过去所修的一些课程的学分也不会作废。转换专业的手续和程序很简单,给了学生很大的选择空间。

新西兰

中老年人也踊跃报名

新西兰人很早就已经意识到与诸多大学所提供的学术理论教育相比,技术培训和职业教育更为重要。尤其是近十多年来,新西兰政府更是十分重视发展职业教育。目前,新西兰除了有400多所承担了一定职业教育职能的高中学校外,还拥有20所公立的理工学院(即国内的职业院校),以及一千多个行业及私立培训机构,职业教育体系得到进一步完善与发展,为新西兰经济、社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在新西兰,接受职业教育与培训,已经成为人们生活的重要部分,参加职业教育和培训的人数在逐年稳步上升。接受职业教育和培训的人员中,既有五六十岁的老人,也有怀揣大学毕业证的中年人,还有已工作多年的职员,他们或是为了重新就业,或是为了转换岗位,或是为了进一步升职,在理工学院都能获自己所需要的职业教育与培训。

职业培训没有空间和时间限制,可以在工作岗位、相似的工作环境和教室中进行,时间上分为业余班、晚班、周末班。培训同样也没有年龄和区域的限制,从15岁到65岁,只需走入社区门口的培训点,人人都可以参加。更重要的是,培训也没有学习内容和学习方式的限制,理工学院开设的课程从受训者的需求出发,学习的方式可以随着受训者的接受能力和时间进行调节。

正是这种开放、灵活的学习模式,造就了新西兰独特的终身职业教育体系。

]]>

2017年06月15日 11:22
2344
国外互联网金融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