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社科 理论研究

加快推进国际政治经济学建设

袁文坤

2018年12月19日 03:19

杨水清
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世界格局多极化趋势加快发展、大国关系深刻调整,全球经济秩序进入结构重塑的新时代。随着国家权力等政治因素对国际经济合作的影响日益加深,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发生的深刻变化对开放经济政治学的理论假定形成冲击并引发学界反思。全球治理领域正出现诸多涉及国际政治与国际经济等多个领域、亟待各国协商解决的交叉问题。在此背景下,加快推进国际政治与国际经济交叉学科建设尤为重要。


国际政治经济学的发展历程


国际政治经济学的学科发展与国际经济秩序的重大变迁紧密相连。随着国际经济问题的政治化趋势日益明显,国际政治与国际经济学科关联日益紧密。国际政治经济学(IPE)与开放经济政治学(OEP)是目前将国际政治与国际经济结合研究的两种主要理论。


20世纪70年代初,随着美国经济霸权的衰落,学界对未来全球经济秩序产生担忧,自由主义与国家主义围绕全球市场扩张、经济体依赖程度加深、跨国公司兴起是否会削减国家权利展开讨论,共同推动了IPE的兴起与发展。20世纪90年代,美国全面引领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新一轮科技革命,成为冷战的最终赢家。深度的全球化使得各国的经济政策逐渐趋同,政府在市场经济中的角色被逐步弱化,围绕社会利益、国内制度、国家间的议价三个核心议题的OEP研究体系逐渐形成。


开放经济政治学面临的三重理论困境


一是美国单极霸权的国际政治结构这一前提假定受到挑战。美国塑造的国际制度体系出现裂痕,国际金融机构改革障碍重重,美元特权地位的下降,美国控制的全球跨境支付体系或将被他国即将建设的独立跨境支付系统所打破。日前,欧盟与伊朗已于2018年9月在联合国总部发表联合声明,欧洲将建设独立于美国的跨境支付系统,货币结算采用欧元和英镑,以保证伊朗在美国实施制裁之后依然能够开展包括石油出口在内的国际贸易。


二是基于社会利益影响国内政治资源分配的分析视角过于狭隘。OEP分析框架中,个体理性选择被置于至高地位,政府成为国内社会利益的代理人,政治则理解为社会偏好输入与国家政策输出的过程。但目前,政治权力在市场体系中发挥的作用以及国际经济活动在国家间的分配效应重回国际研究领域,国家对外经济政策的形成不单纯受到国内社会利益的影响,政府官僚利益的影响也不可忽视。


三是国际制度中性在国际合作中并非成立。国际制度在开放经济政治学中,被作为增进国际合作、实现国家战略互动的中性机制,主导国可利用自身权力干预国际制度的实施。例如,美国认为WTO争端解决机制是在自我扩权,干预上诉机构成员的任命,正常由7位成员组成的上诉机构目前成员仅剩3位,2019年成员将继续减少最终导致WTO争端解决机制无法运转。


学科发展的可行路径探析


我国向来重视交叉学科建设。2018年8月,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的《关于高等学校加快“双一流”建设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指出,高校要打破传统学科之间的壁垒,在前沿和交叉学科领域培植新的学科生长点。面对日益复杂的国际关系、涉及诸多领域的国际经贸纠纷以及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在国际事务中话语权严重不平衡等问题,加速推进国际政治与国际经济交叉学科建设显得尤为必要。


一是基于IPE与OEP已有的分析框架,结合当前全球经济治理与国际新秩序重建问题,扩展国际政治与国际经济交叉议题的研究。例如,在当前政治因素对全球化发展影响日益增强的背景下,应加强研究政治、经济与社会三个层次的互动结构及探索其规律。再如,美元特权地位的下降引发我们重新审视美国在国际货币和金融体系中的主导地位,国际金融与货币秩序的权力划分需重新被纳入研究议题。


二是重建全球治理机制,加大对国家权力在国际经济体系的作用、不同经济体的国内政治结构和治理模式差异的研究。OEP实证研究的样本来源主要是经合组织国家,后续研究仍需提高对发展中国家与转型国家的关注度,通过研究全球范围内差异性的政治结构与治理模式增加实证案例的多样性,克服学术研究中的固化思维与研究偏见。在经贸领域,以发达国家为首塑造的WTO多边机制经历了23年的长期停滞,区域贸易协定过度承载给全球经济治理带来的负面影响日益凸显。如何权衡国家、跨国公司与社会团体等多主体的利益,并通过多层次的国际制度对各方权利形成有效约束并相互制衡尤为必要,今后应围绕WTO等多边机制改革、国际制度如何改革以实现权力制衡等议题展开研究。在金融领域,金融危机与欧债危机暴露了全球金融市场缺乏预警机制,国际资本大规模流动缺乏有效监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救助能力有限,全球金融体系表面的有效运转实则隐含潜在危机。新一轮的国际政策协调与全球性的预警机制需要新兴经济体的参与,随着新兴经济体体量变大、对全球金融体系影响增强,新兴经济体的金融债务预警机制、金融安全网络体系需尽快设立。


三是加快国际政治经济学的课程建设。目前,国际政治学与国际经济学的培养体系较为完善,但缺乏涵盖这两个领域的交叉型培养体系。培养体系建设过程中,需做到课程设置、教学内容与教材建设三者能够相互支撑;教材建设是前提,优秀的教材才能保证教学内容的新颖和完整;设置课程中也需充分考虑到专业知识覆盖面以及社会对人才的要求。此外,由于国际政治局势和各国经济实力在不断变化与调整,课程建设中需针对前沿性问题开设选修课程,确保教学的与时俱进。


]]>

2018年12月19日 11:20
1531
把脉中东政治 创新理论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