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社科 理论研究

孩子放学去哪儿——美国的课后服务

袁文坤

2022年06月17日 09:04

光明网-《光明日报》

1、课后服务的需求如何满足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课后计划”在美国取得了积极进展,但在发展的过程中也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其中,资金不足是“课后计划”面临的最大挑战和困境,很多儿童接受课后服务的需求得不到满足。即使是发展到今天,根据调查显示,在美国每1名接受课后服务的学生背后仍然有3名学生的需求未得到满足。

为了让有限的资金能够服务更多的学生,课后服务供给机构通常采取削减评估费用、雇佣兼职管理人员代替全职管理人员、削减专业老师数量、降低教师薪酬等方式降低成本,但这却阻碍了课后计划的健康、持续发展。为此,由美国教育部、莫特基金会(C.S.Mott Foundation)和杰西朋尼公司(J.C.Penney)等机构于1999年9月共同创建“课后联盟”(After school Alliance),并于2000年正式注册为非营利性的非政府组织。

“课后联盟”通过与美国教育部门建立伙伴关系,致力于提高民众对“课后计划”重要性的认识,吸引公共和私人对国家、州和地方各级“课后计划”投资,确保所有学生都能获得负担得起的优质课后服务。该联盟的发展目标是成为“课后计划”的积极代言人,努力增加学生能够负担得起的、优质的课后活动和暑假课程;成为课后项目的资源库;促进国家、州、学区课后服务机构和系统的发展;宣传课后计划对学生、家庭和社区的影响和作用。

目前,为了扩大对优质课后项目的支持,“课后联盟”与美国各地机构、官员、企业、50个州的课后网络、社区负责人和课后服务机构开展广泛合作,拥有超过2.5万个合作伙伴,其每月发行的出版物超过6.5万份。位于华盛顿的联盟总部负责课后服务的课程开发、政策研究、财务管理、宣传和对外联系等工作。

2、教育机构联盟能填补些什么

“课后联盟”是一个无党派非政府组织,它既是课后项目的资源中心,也是课后服务的积极倡导者,在宣传课后服务的价值、推动美国课后计划健康可持续发展和帮助低收入家庭学生接受课后服务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它的主要工作包括:

(一)宣传和推广课后服务的价值和理念

“课后联盟”通过对课后服务实践开展调查和研究,及时发布调研信息和研究报告,让广大民众了解课后计划的成果和积极影响,从而引起社会和家长对课后计划的关注。通过数据分析,宣传课后计划开展的现状及存在的问题,争取政府更多的支持,扩大项目的影响力。课后联盟常年坚持对政策制定者开展课后服务价值的培训,并于每年春天在华盛顿特区举办“全民课后挑战”,召集全美各地的家长、青年和课后服务领导者代表进行培训,并与国会议员会面,共同讨论课后服务面临的问题与挑战。它每年还会发布数千条有关课后活动的正面报道,覆盖数以千万的人群,在各类社交媒体上拥有大量的关注者。每年10月,课后联盟都会举办全国性课后计划庆祝活动——“课后灯亮”(Lights On Afterschool),该庆祝活动发起于2000年10月,儿童、家长、商界和社区负责人聚集在一起庆祝课后计划取得的成就,强调课后计划的重要性,迄今为止已经在全美各地发起了8000多场庆祝活动。正是这些宣传和推广活动,使人们看到了课后计划的积极效果,加深了对课后计划的了解,推动计划不断改进。

(二)多渠道筹措资金

美国课后计划实施以来,联邦政府投入的资金增长较快,但仍然跟不上需求的增长。2009年“课后联盟”首次评估了政府、家庭、基金会、企业等对课后计划的资助情况,学生家庭支付76%的费用,占比最大;联邦政府拨款占11%;各州政府拨款仅占3%;基金会和私人捐助占5%;其他占5%。尽管“课后计划”在美国实施了近30年,据2020年美国课后联盟的调查显示,“费用太贵”仍然是制约学生接受课后服务的首要原因,并且这一比例从2014年的43%上升至2020年的57%;高收入家庭每个孩子的课后活动年平均支出约为3600美金,是低收入家庭的5倍;赞成“加大课后计划公共资金投入”的家长比例也从2009年的83%增长至2020年的87%。

“课后联盟”与学校、社区建立广泛合作关系,通过充分利用学校的各种基础设施和社区的各种资源,接受基金会、个人的捐赠等来缓解资金紧张状况,并对资金合理规划,最大限度发挥资金的作用。2008年2月的年度财政预算提案,计划将课后服务资金从11亿美元降到8亿美元,此举遭到课后计划支持者的强烈反对,“课后联盟”作为美国的全国性组织,发动了倡议活动,并积极在国会游说,争得了两院支持。最终,国会驳回了该财政削减方案,保障了资金来源。在特朗普执政时期,同样的事件再次上演,课后联盟广泛联络各方势力,再次保障了公共财政拨款,并促成拜登政府2022年增加课后计划预算,联邦政府拨款将达14亿美金,增加的1亿美金,可以为10万学生提供免费的课后服务。

(三)开展研究与评估

“课后联盟”不仅有专业的研究人员,还与大学、研究机构开展广泛合作,并形成一套比较完善的评估机制。为了解课后计划在全国的开展情况、学生的参与率、实施的效果、家长的满意度和需求等情况,“课后联盟”与一些基金会从2004年起就合作开展“美国课后三点调查”,填补了课后服务缺乏有效数据的空白。目前已开展了2004年、2009年、2015年和2020年四次全国规模的课后服务调研和数据采集,2020年的调查涉及全国31055个家庭,并在各州至少完成了200个深度访谈。研究结果表明随着家长对课后计划的认可度提高,课后服务需求也激增,未满足率达到历史新高;不同人种及社会阶层学生获得课后服务的机会差距明显;花费和机会是参与课后服务活动的主要障碍;课后活动参与率近十年来首次出现下降,不平等现象进一步凸显。此外,课后联盟还发布了《STEM学习》《最佳实践》和《青年收获》等专题报告。正是这些研究评估报告为政策制定者提供了决策参考,让民众及时了解课后计划的效果和影响,引导学生家长合理选择课后课程,并积极引导公共和私人投资课后服务。

3、整合社会资源完善课后服务

美国课后联盟在为学生和家庭提供课后服务公共产品和服务、监督政府社会责任、参与公共政策制定和执行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多年的发展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组织特点和特色。

(一)课后联盟是课后服务的资源库

它不仅是课后计划的信息提供机构,也是课后计划的志愿者、捐款者和供应商。它建立了全国课后教育网络,并提供50个州以及哥伦比亚特区的资源信息,在网站上公开发布每个州课后教育相关的政策法规、资助项目、项目现状与成效等内容,所有参与者都可以共享所有的信息和资源。

(二)课后联盟是课后服务的关系网

它是一个大的组织,并且在每个州也有一个相应的州联盟组织。联盟组织内部没有严格的层级关系,是一种比较松散的关系网络。各方人士组成董事会,董事会成员相对独立且有各自具体明确的目标和负责的板块,进行课后联盟的全面协调。董事会成员往往具有多年的教育经验以及良好的人际关系网,比如州议员也是董事会成员,可以为学校与社区及许多其他组织的合作提供帮助,为课后服务提供政策支持。

(三)课后联盟是课后服务的联络站

它与美国其他教育机构及社会组织建立广泛的合作关系。负责管理工作的董事会成员由各领域杰出人才组成,其主席特里·彼得森(Terry K·Peterson)曾担任美国教育部长的首席教育顾问长达八年,是美国优质教育计划、莫特基金会等组织的高级顾问,被称为“课后联盟之王”。执行主席乔迪·格兰特 (Jodi Grant) 曾担任全国妇女和家庭伙伴计划的主任,还曾在国会山担任参议院预算委员会的总法律顾问和参议院委员会的参谋长。此外,课后联盟每年从全国课后服务和倡导机构中选聘12-20名“课后大使”,他们熟悉所在社区为儿童提供课后服务的实际情况,是课后联盟与外界其他组织沟通的重要桥梁。


]]>

2022年06月17日 17:23
6251
智能农机助力智慧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