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社科 理论研究

屋漏偏逢连夜雨 欧洲老年人为疫情能源双重危机所困

聚焦欧洲经济严冬之四

袁文坤

2022年11月14日 07:49

新华网

“危机”二字对希腊老人赫里斯托斯·瓦西洛普洛斯来说并不陌生,但三年来接连发生新冠疫情和能源短缺,让这位82岁的老人切切实实感到不知所措。在2018年结束的那场持续近十年的希腊债务危机中,哪怕养老金被削减25%,他都不曾如此悲观过。

瓦西洛普洛斯说,自己没有感染过新冠病毒,可他的很多老朋友并没有这么幸运。希腊国家公共卫生组织最新数据显示,疫情暴发以来,全国新冠死亡人数约3.3万,平均年龄80岁。

如今,疫情影响未消,能源危机又至。欧盟盲目追随美国对俄罗斯施加多轮制裁,包括寻求摆脱对俄油气依赖,导致欧洲能源供应紧张、价格飞涨,企业运营和民众生活承受重压,经济衰退风险进一步加剧。

希腊统计局数据显示,9月希腊天然气价格同比上涨332%,取暖油价格上涨65%,电力价格上涨30%。屋漏偏逢连夜雨,老年人作为弱势群体,既要防范疫情,又要精打细算维持生计,处境愈发艰难。

希腊老人的境遇在欧洲并非个例。这个冬天,根据法国政府的节能要求,东部城市第戎附近一家养老院将把供暖温度下调1至2摄氏度,养老院活动大厅的室温最高只能维持在20摄氏度。102岁高龄的苏珊无奈地说:“我会多穿一件毛衣,只能如此。”

在冬季特别寒冷的法国阿尔萨斯地区,问题更为严重,急剧增长的能源开支让下莱茵省圣皮埃尔养老院管理层举步维艰。院长勒贝尔·阿比·卡纳安表示,明年天然气费用将高达20万欧元,这还不包括电费上涨和通胀带来的其他支出。

波兰“DOM按揭基金会”是专门为65岁以上有房老年人提供“以房养老”服务的机构。基金会总裁罗伯特·迈科夫斯基说,退休老人是受高通胀影响最大的群体,他们大多数存款不多,也没有其他收入来源,只能依靠有限的退休金生活,压力和负担格外沉重。

坐在自家隔壁的咖啡店里,瓦西洛普洛斯掰着指头,跟前来采访的新华社记者细细算了一遍每月开支:不到500欧元的养老金在支付完食物、日用品、药品、通讯和能源账单后就所剩无几了。“心里就像是压着座大山一样。”他叹气道。

住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南郊的老人彼得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每月靠4200瑞典克朗(1美元约合12瑞典克朗)的福利救济生活。随着能源价格攀升,生计变得难以维持。

比利时费马贝尔养老院联合会主席文森特·弗雷德里克前不久专门向比利时首相发出求援信,呼吁政府向陷入困境的养老院伸出援手。他表示,因能源价格暴涨带来的成本上升,加之人员短缺等,许多养老院可能无法熬过这个冬天,比利时养老行业前景黯淡。

“来养老院养老的人都是弱势群体,我们不可能把能源上涨的成本全部转嫁到他们身上。” 弗雷德里克说。


]]>

2022年11月14日 15:50
321
亚吉铁路正成为东非高原的生命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