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观点 理论研究

让公共博物馆到市场里闯闯

宋扬

2017年04月21日 12:00

邓海建
光明日报

城市里的公共博物馆,究竟是该“养在深闺人未识”,还是该“飞入寻常百姓家”?

若干年前,这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从保护的角度来看,公共博物馆似乎“独善其身”最好;从功能的维度来说,它又似乎“开门大吉”为佳。近日,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在安徽名人馆调研时表示:“博物馆作为公共事业,应当引入市场机制,开发文化创意产品,在免费开放的基础上开办特展销售门票。”

公共博物馆与市场机制联姻,到市场里去闯闯,近年来渐渐成为共识。2014年,中国文化遗产日的主题就确定为“让文化遗产活起来”。“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活起来。”“活化文化遗产”理念,如今已是街知巷闻。

从制度设计层面来看,去年11月,国家文物局遴选出92家单位作为全国博物馆文化创意产品开发试点单位,在确保公益目标、保护好国家文物的前提下,开发文创产品。今年2月公布的《文化部“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明确提出,鼓励文化文物单位和社会力量开发文化创意产品,满足多样化消费需求。从实践来看,故宫博物院设计的文创产品去年销售额超过了10亿元,南京博物院的一些特展尽管门票定价30多元,但还是吸引了大量市民参观,并没有冲淡其公益属性。

作为公共服务部门的博物馆,既然花了大价钱,就要有大作为。这里的基本逻辑在于:一方面,公共博物馆不是私人博物馆,它承载着基本文化服务的社会功能。“吃财政饭”的公共博物馆不能在门票和门槛上动歪心思。另一方面,公共博物馆也要借助市场化的特展或文创产品等,在提供多元丰富的文化服务的同时,提升自身影响力和美誉度,让博物馆离市民更近一些。

不过,鉴于公共博物馆的公益属性,引入市场机制要慎之又慎、切忌跑偏。2016年有关公共博物馆的两个“爆款”新闻,可以视为前车之鉴:一是浙江杭州博物馆让“跑男”进去撕名牌,二是江苏南京博物馆朝天宫大成殿被用作房地产新闻发布会。它们在类似活动中有没有赚钱虽不好说,但社会影响是负面的。在这个问题上,教训是明摆着的:公共博物馆不是不能“商用”,但是“商用”有两个前提,一是不能放任博物馆的管理风险。二是不能让经济效益盖过其社会效益。

让公共博物馆到市场里去闯闯,既能物尽其用,也能多元发展。眼下的关键,是把闯市场的规矩立起来,既要盘活商业化的“人气”,也不能丢了管理底线的“骨气”。

]]>

2017年04月21日 10:32
184
取缔“神仙银行”,还应打通农村金融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