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智库建设

智库助力“一带一路”建设五年回眸

智慧对接 奋楫扬帆

孙喜

2019年02月20日 02:30

赵磊 蒋正翔
光明日报

导读

  2013年秋,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此为起点,这项承载新时代使命的世纪工程掀开了沿线国家和地区携手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推动新型经济全球化进程的崭新一页。“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与推进,同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正式启动几乎是同步的。2013年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其中明确提出: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建立健全决策咨询制度。2015年1月,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正式出台。自此,中国智库迎来了发展的春天。

  回顾“一带一路”建设和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发展历程,可以看出,五年多来,众多智库积极投身“一带一路”研究、主动开展相关活动和国际交流,为研判“一带一路”建设走势与重点、推动相关政策出台与实施、化解“一带一路”建设中的风险和挑战、凝聚国际共识、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作出了独有贡献。

  要点提示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以“一带一路”为研究主题的智库类机构已超过300家,已出版“一带一路”研究图书400余本。

  ●5年来,一批聚焦“一带一路”的智库对接国家需求,以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咨询研究为党委政府科学决策提供支撑。

  ●应聚焦我国及国际社会面临的突出问题,深入调查研究,点穴式解决共建“一带一路”中的重大问题。

 

  夯基石、树品牌

  以智库建设助力“一带一路”

  紧扣国家发展需求,各类智库积极开展“一带一路”研究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要“智力先行,强化智库的支撑引领作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国内相关研究机构、高校等积极响应,整合力量,发挥专业所长,努力推进以“一带一路”为研究主题的智库建设。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中国以“一带一路”为研究主题的智库类机构已超过300家。从智库类别区分,涵盖了《意见》中的七类智库。其中代表性智库既有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上海社会科学院等官方智库,也有北京师范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等高校智库,还有“一带一路”百人论坛、全球化智库等社会智库。从研究成果看,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智库已出版“一带一路”研究图书400多本。以“一带一路”为关键词在中国知网进行检索,共有超过2.5万篇文章;而以“一带一路”为主题词检索,则有超过5.3万篇文章。

  外国学者也积极参与到“一带一路”研究中来。据不完全统计,密切关注“一带一路”的外国知名智库有50余家,已发表100多份专题研究报告。例如,新加坡学者卢沛颖的《“一带一路”倡议》、德国记者乌韦·赫尔辛的《长征2.0:作为发展模式的中国新丝绸之路》、美国学者彭泊宇的《“一带一路”:从创意到现实》等成果颇受关注。在智库建设方面,2017年11月,由数十名日本学者发起的“一带一路”日本研究中心在东京成立,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为最高顾问。

  各类智库关于“一带一路”的研究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品牌性智库成果、高端学术交流平台与合作机制吸引了国内外智库广泛参与,架起了促进沟通、增进理解、凝聚共识的桥梁。

  持续发力,在服务中央决策和“一带一路”建设的同时发展壮大“一带一路”智库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相关智库研究从主要聚焦“一带一路”本身的内涵、背景、外部形势等基本问题,扩展至“一带一路”倡议如何与沿线国家的发展战略有效对接,如何有效推动全球治理与新型经济全球化等前沿领域,越来越注重关于“一带一路”的基础性、前瞻性、针对性调研。一方面,研究内容不断深化,“一带一路”研究的理论框架逐步搭建,并启动了案例库建立研究工作;另一方面,智库产品不断丰富,不仅提供权威专业的智库专报、学术文章、媒体评述,而且持续在国际场合推出相关研究成果。

  以“一带一路”百人论坛为例,作为一家由政府官员、专家学者、企业家、媒体从业者等各界人士组成的“一带一路”网络型智库,百人论坛不仅开设网站和微信公众号,还邀请知名专家组成专家委员会,与商务印书馆联合打造“一带一路”百人论坛研究院,不断就自身的机制化建设展开探索。成立以来,百人论坛连续举办了四届年会,发布三本“一带一路”年度报告,组织了多场国内外调研和研讨;诸多文章、内参直接服务中央决策。

  携手共建“一带一路”全球智库合作网络,集群效应初步显现

  2017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发表演讲时指出,“要发挥智库作用,建设好智库联盟和合作网络”。有专家认为,智库网络是基于各个智库的独特优势,促进资源优化,避免重复研究,推动网络整体与智库个体的利益共享。“一带一路”建设是一项系统工程,通过构建“一带一路”全球智库合作网络,深化沿线国家和地区智库交流,有助于及时回应各方关切和疑虑,夯实“一带一路”民意基础、社会基础。

  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起成立的“丝路国际论坛”和“丝路国际智库网络”是在国际范围内构建“一带一路”智库合作网络的较早尝试,经过数年经营,取得了显著效果。

  2015年4月,由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牵头,联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社会科学院、复旦大学等单位成立了“一带一路”智库合作联盟。截至2018年,该联盟拥有国内理事单位137家,国际理事单位112家,“一带一路”沿线重要国家主流智库基本都参与其中,有效统筹了国内外智库资源。

  2015年10月17日,兰州大学、复旦大学、俄罗斯乌拉尔国立经济大学、韩国釜庆大学等8个国家47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高校联合发布《敦煌共识》,决定成立“一带一路”高校战略联盟。联盟旨在构建“一带一路”高等教育共同体,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大学在教育、科技、文化等领域开展交流合作。

  2017年5月,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承办了“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智库交流”平行主题会议,邀集来自40多个国家的智库负责人、前政要和专家学者约200人深入探讨。会议传递出中外智库共同建设“智力丝绸之路”的时代心声和坚定信心。

  对标国际知名智库,一批品牌智库、品牌成果渐成风景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以其为研究主题的智库积极对标国际一流智库,为“一带一路”由倡议转化为行动提供了专业支撑。

  中国科学院2013年以来率先打造“人才、平台、项目”相结合的“一带一路”科技合作体系,先后启动实施了“发展中国家科教合作拓展工程”和“一带一路”科技合作行动计划,率先牵头建设“一带一路”科技组织联盟。目前,中科院每年与“一带一路”国家(地区)科技交流规模超过2万人次,每年举办国际学术会议近400场,同国际上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主要科教机构签署200多份院级国际合作协议和1000多份所一级合作协议,陆续启动9个海外科教联合中心建设。

  福建、广东、上海等省市也在“一带一路”智库建设方面走在了前列。华侨大学举办“一带一路”研究高级讲习班、“一带一路”与海外华人发展研修班。2014年,暨南大学成立了“21世纪丝绸之路研究院”,以“侨”为特色,组织了一系列重要活动。上海社科院积极开展“一带一路”研究,通过创办丝路信息网、“一带一路”上海论坛、“一带一路”研究英文刊物等载体,更好服务“一带一路”建设。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从2014年起,共举办了多场500人以上规模的“一带一路”主题国际会议,编写了《共建“一带一路”:理念、实践与中国贡献》白皮书和20余部“一带一路”系列研究书籍和报告,在超过50个国家宣讲“一带一路”,与多国智库开展实质性合作研究与对话。

  国家信息中心致力于打造以大数据为特色的“一带一路”智库品牌。2018年9月,在天津举办的2018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国家信息中心发布了《“一带一路”大数据报告2018》。这是国家信息中心连续第三年推出利用大数据技术全面反映“一带一路”建设进展与成效的综合性年度报告。

  深入研究、咨政建言

  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智力支撑

  “一带一路”建设从无到有、由点及面,进度和成果超出预期,智库作用功不可没。回顾已有成绩,“一带一路”智库研究体现出“四个服务于”的鲜明特征。

  发挥研究专长和特色优势,服务科学决策。服务决策是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根本任务。“一带一路”建设无现成模式可资借鉴,需要智库发挥专业化研究和咨政建言优势,形成全面、前沿、准确的决策咨询成果。一批聚焦“一带一路”的智库主动对接国家需求,开展了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战略咨询研究,持续向有关部门提供各类决策咨询报告,为中央科学决策提供了重要支撑。《纠正“一带一路”建设的十大错误认知》《“一带一路”英文译法应尽早明确》等研究成果,对“一带一路”政策完善产生了影响。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过去几年共建“一带一路”完成了总体布局,绘就了一幅“大写意”,今后要聚焦重点、精雕细琢,共同绘制好精谨细腻的“工笔画”。这为智库下一步研究重点指明了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

   深入研究“一带一路”建设中存在的问题和潜在风险,服务于企业发挥主体作用。企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主体。2015年,中国有106家企业入围世界500强,首次破百,2018年入围世界500强的中国企业达到120家,但很多企业依然“大而不强”,通过“一带一路”建设带来的契机,可以倒逼企业改革、带动企业创新,加快企业国际化布局,实现从“走出去”到“走进去”、从产业化到品牌化。

  近年来,围绕国家“一带一路”建设,作为国家高端智库,综合开发研究院(中国·深圳)帮助中国产业和企业在“一带一路”国家规划建设经济特区,先后参与了埃塞俄比亚、刚果、肯尼亚、印度、巴基斯坦等国家和地区的多个经济特区、工业园区的规划建设,提供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积极同世界分享中国经济特区经验,为“一带一路”的实施丰富了路径、打开了思路。

  直面疑虑和质疑,讲好“一带一路”故事,服务于国际话语权塑造。“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受到了越来越多国家和国际组织的认可,成为践行共商共建共享全球治理观、完善全球治理体系以及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大创举。但同时,也受到诸多质疑。面对误解或别有用心的曲解,多家智库致力于加强话语权建设,精准回应、消除误读、增加共识。复旦大学党委书记、“一带一路”智库合作联盟共同理事长焦扬建议,加强话语体系的理论研究和成果转化,站在国际传播的高度,把“一带一路”建设的重大理念主张、重大政策举措转化为国外受众听得懂、易接受的语言和方式,努力扩大“一带一路”理念价值、政策设计、工作推进、成果收获等各方面的影响,讲好“一带一路”故事,传播好“一带一路”声音。

   开展智库外交,不断扩大“一带一路”朋友圈,服务于促进国际社会深化认同“一带一路”。陈文玲、王文、胡必亮、翟崑、王义桅等主动站上国际舞台发出中国学者声音,《世界是通的——“一带一路”的逻辑》《“一带一路”:机遇与挑战》等代表性成果有助于增信释疑,《丝路瞭望》等“一带一路”专刊定期传递深度思考,诸多研究成果和专著以多语种出版,用国际语言精准传播“一带一路”,帮助国际社会充分了解“一带一路”的内涵。

  以“一带一路”智库合作联盟为例,通过赴中亚、南亚、东南亚、欧洲、中东等地交流访问,积极扩展智库人脉网络,成为沿线国家各界人士了解“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渠道。联盟还坚持“走出去”与“请进来”相结合,举办了一系列国际研讨会,组织开展了“一带一路”主题访学,开办了“一带一路”高级政务研修班、“一带一路”国际暑期学校,组建了“一带一路”留学生研究会等,以丰富多彩的形式,发挥了政策宣介和认知引领作用。

  未来展望

  直面不足、对标一流、迎难而上

  不容回避的是,“一带一路”智库研究与建设依然面临诸多问题,影响并制约“一带一路”建设的实际效果。

  第一,“一带一路”是跨学科研究,覆盖的研究领域众多。当前虽然不乏高水平研究成果和公共外交活动,但总体看来,现有以“一带一路”为研究主题的智库在术业专攻方面仍呈现博而不精、研而不透的局面。“国情式”“百度式”研究占相当比重,重复性强、水平不高、研究成果缺乏说服力和操作性,部分成果陷入“决策者感觉不解渴、企业家认为没法用”的尴尬境地。

  第二,专家队伍建设亟待规范化。因为领域广、涉及多、应用性强,“一带一路”研究似乎“门槛”不高,谁都能做,但真正能够抓住痛点、瞄准现实、做出深度、提供方案的专家严重不足。很多专家的成果囿于简单空洞的政策描述,缺乏深度研究与持续跟踪调研。

  第三,智库机构大多来自官方,民间力量不易介入。“一带一路”研究涉及公共外交,社会智库体制机制灵活,与国外交往有一定优势。然而,当前我国社会智库仍处于探索阶段,存在注册登记难、职称评聘难、课题立项难、成果报送难、信息获取难、决策参与难、舆论认可难、国际交流难、税费负担重等实际制约,想做事、敢做事、能做事的民间力量作用尚未得到有效发挥。

  第四,虽然当前中国智库国际交流日渐频密,但在研究方面仍然是独力研究多、合力研究少,已有的交流合作相对浅表化、随机化,缺乏深度、精准、切实解决问题的合作研究。

  只有强健自身,才能更好支撑“一带一路”建设。为此,以“一带一路”为研究主题的智库应以补足上述短板为目标,努力改进、提高水准。为此,特提出两点建议:

  引导智库坚持问题导向,注重实地调研。发现问题、研究问题、解决问题是智库的本职所在,国际社会、政府、企业的实际需求是“一带一路”智库研究需剖析的重点议题。应当引导智库坚持问题导向,注重实地调研,避免自说自话,更不能足不出户、闭门造车。要聚焦问题,深入调查研究,提升嗅觉敏锐性、学术剖析力,点穴式地解决“一带一路”建设的重大问题。

  推动建立国家级“一带一路”研究院。“一带一路”既服务于我国对外开放,又为全球治理提供公共产品,已经写入党章,需要对其进行学理研究、动态性跟踪研究,需要有国家级的智库平台。建议整合有关研究机构力量,建立国家级“一带一路”研究院,统筹指导全国“一带一路”研究工作,制定“一带一路”研究规划,组织实施国家“一带一路”重大项目,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同时,也可作为国外对接“一带一路”的权威智库平台,推动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二轨外交”,展现我国的开放思路、国际化胸襟和学术话语权。

 

  (作者:赵磊,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国际关系和“一带一路”研究所所长,“一带一路”百人论坛研究院研究员;蒋正翔,系吉林大学创新发展研究院博士生)


]]>

2019年02月20日 10:31
1157
高水平智库:在供需有效对接中精准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