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智库建设

智库的基本职能属性浅析

孙喜

2021年03月15日 01:49

周仲高
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近年来,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持续推进,我国智库的发展速度较快,成效较大,生产出一批重要成果。但值得注意的是,我国智库发展整体上仍呈粗放式增长态势,高质量智库产品仍然相对匮乏。究其原因,既有关注热点问题和短期问题多,对于中长期和基础领域投入不足,综合研判和战略谋划能力不强等现实因素,也与学界对智库整体理论研究的滞后性有直接关系。当前,我国智库发展仍以经验总结和梳理为主导,缺乏系统且有深度的学理框架。本文旨在从理论研究的角度,探索智库建设的基本职能。

避免职能定位同质化

从职能角度看,智库是知识生产与应用的机构之一,与高等学校和科研院所具有类同性。我们知道,大学具有三个重要职能,即通过教育教学培养人才,通过科研工作发展科学,利用院校的优质教育资源为当时当地社会服务。在这三个职能中,培养人才是大学的基本职能,发展科学与服务社会是其衍生职能。同样地,科研院所的基本职能是发展科学,培养人才和服务社会是其衍生职能。显然,智库的基本职能是服务社会,而培养人才和发展科学是其衍生职能。但现实情况是,这三类机构在职能定位上存在同质化甚至错位化发展,大学普遍存在“重科研、轻教学”的现象,科研院所开始强调培养人才,智库却在不断强化发展科学功能。虽然,这三个重要职能之间的界限并非泾渭分明,而是存在相互联系、相互促进的关系,但各自的基本职能必须坚守,不能“种了别人的地,荒了自家的田”。对智库来说,履行服务社会的基本职能,核心是提供具有前瞻性、针对性和储备性的服务产品。

坚持问题导向

前瞻性是智库产品的根本属性。前瞻性是指事物尚处在量变阶段时,智库就开始介入研究,并能科学预测事物的发展态势,甚至提出促进事物按预期方向发展的策略。前瞻性是衡量智库发展水平和成熟程度的重要标准。智库产品的前瞻性主要是依据科学理论和方法,综合当前形势与条件,对未来几年内甚至更长时期内可能出现的重大问题提出预测并作出应对策略。从某种意义上说,编制各类五年规划及中长期规划,就是智库产品的前瞻性属性的有效体现。提升智库产品的前瞻性,不能脱离实际,天马行空,要与各种脑洞大开的预测区分开来;生产具有前瞻性智库产品的根本,是对知识演变规律的合理把握以及对社会发展规律的科学遵循。提升智库产品的前瞻性,核心还是要“修炼内功”,洞察知识生产应用规律,遵循社会发展规律。

针对性是智库产品的特色属性。针对性要求智库必须坚持问题导向,针对特定问题进行精准研究。以国家高端智库建设为例,其研究必须聚焦国家发展大局,直面重大战略问题,通过系统、综合、深入的研究,提出具体的应对策略。提升智库产品的针对性要摒弃“智库仅需进行应用研究”的狭隘观点,不能忽视甚至否认基础理论研究在智库建设中的重要作用。实际上,学科制度与知识分化都是工业时代分工思维的产物,固守知识生产应用的某一环节,人为地把某一类机构划分为仅仅是履行某一环节的职能,都是这种分工思维的表现。智库建设需要突破工业时代的分工思维和补齐学科过度分化的短板,以跨学科的问题研究范式来巧妙回避“理论还是应用”“学科还是问题”等争论,聚焦重大现实问题,提出“有用”的策略。

积累研究范式

储备性是智库产品的重要属性。储备性是指智库需要对现实重大问题有充分的研究储备和深厚的研究累积,并对问题进行持续的跟踪研究。储备性属性是对智库发展“临时抱佛脚”现象的有效纠正。在某种程度上,储备性是前瞻性与针对性的综合,预测到未来可能出现的问题,并据之做好针对性研究,就是储备性。从知识发展过程来看,储备性与学科建设的连续性类似,都要求对某一问题(学科)进行持续和深入的研究,要求研究人员具备深厚的历史积淀和忘我的学人情怀。其差异在于:学科建设的持续性是连贯的,后续的新知识生成较难离开前面的研究成果,因而学科发展的连续性和逻辑性都很强;智库产品的储备性是围绕问题而动态调整研究对象的,是运用所有学科知识来解决问题的。因此,智库的储备性指的是一种解决特定问题的研究模式(范式),其留下的文本对后续研究的直接借鉴价值有限。

我国智库的丰富实践推动了智库研究的不断深化,智库研究已不能仅停留在现象描述、经验介绍和国际比较等层面,需要建立自己的理论框架,筑牢理论基石。如学者胡键所说,“仅仅强调智库的重要性远远不够,更重要的是要科学把握智库建设的基本规律,这样才能使智库更好地服务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因此,科学掌握智库建设规律,必须回归理论原点,智库建设必须坚守其服务社会的基本职能。为社会提供具有前瞻性、针对性和储备性的智库产品,是智库的职责所在和应有之义。

 

(作者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省人才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副主任)


]]>

2021年03月15日 09:28
3193
高端智库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