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智库建设

智库高质量咨政服务的进阶路径

孙喜

2023年03月27日 03:11

周湘智
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自开展以来,着力深化服务全局的战略性研究、全球视野的比较性研究、问题导向的行动性研究,取得重要成效和进展,但智库咨政服务产品的战略高度、研究深度、科学精度及上新速度距离实践需求还有一定差距,需要持续蓄能积势、勠力创新,切实提高智库段位,发挥出应有作用。

智库高质量做好咨政服务,要主动作为。牢固树立市场观念、客户意识,紧紧围绕决策需求努力为重大决策部署提供理论支撑,为破解实践难题提供对策方法,为全局发展战略提供前瞻研究,全力以赴做好服务,真正赢得党委政府认可。要坚持横向借力、自我发力,以客观态度、求真精神、科学方法为决策部门提供具有可操作性的政策建议和高质量的智力支持,使重要活动有智库的身影,重磅文件有智库的观点。锻造实力,努力做到成果高端、运营高效。要通过高质量的产品服务输出,吸引重要部门和项目的合作。精准营销,强化全方位宣传,深化媒体融合传播,充分利用好“四微一端一平台”等新媒体及电视、报刊、广播等传统渠道,重要节点及时、有效发声,积极通过论坛、评审论证会、政策宣讲,大力提升智库的美誉度。

出彩的研究报告是智库高质量咨政服务最硬的底牌。智库撰写的研究报告要重点关注以下几类问题,一是紧贴形势、关涉全局的宏观战略问题;二是影响执政安全,改革发展稳定的突出矛盾;三是重大决策部署与重要政策法规出台后社会的反映、出现的转折性问题,本地区还未执行落实的问题,横向比较存在明显差距的问题;四是关涉民生的大事,人民群众的新诉求;五是国内外重大事态、重要变化,经济社会运行新动向,以及学术研究、思想理论动态的分析与应对;六是公众对重大突发事件、重大舆情的态度及观点;七是经济社会发展中出现的独特现象;八是对某项工作与政策的可行性、不可行性论证,对重大问题提请决策者关注并提供参考意见。

智库提供的咨政服务能级大致可分为五个层次。最低层次的是“反着说”的“糊弄型”服务,提供的是虚假无用甚至错误有害的对策建议;其次是“顺着说”的“解读型”服务,主要是解读和“翻译”党委政府政策法规与工作部署,这类服务实践有需要,但较为缺乏创新性;再进一个层级是“接着说”的“深化拓展型”服务,主要是对党委政府的政策法规与工作部署进行跟进研究、绩效评估,对决策具有积极参考价值,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再往上走是“对着说”的“靶向纠偏型”服务,主要是对党委政府政策法规、工作部署存在的问题进行回应性研究与执行纠偏,能完成好这一任务的智库能算得上优秀的智库;最高层级的服务是“领着说”的“先导引领型”服务,主要是对党委政府的发展战略、前瞻思路、疑难问题进行开创性攻坚性研究,能很好完成这一使命任务的智库可称作顶流智库。

现代决策的专业性复杂性越来越需要智库提供高能级的咨政产品,智库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研究事关大局和长远的问题上,加强对基层一线困难地区、风险矛盾集中领域的调研。

提供高质量咨政服务需要智库具备强大的内部管理能力。我国开启现代化智库建设的时间还不长,需要多面向、多维度地开展外部学习。党政部门长期以来形成的严谨周密文化非常值得智库学习,智库要把“严细实”要求贯穿于研究与建设的全领域全过程。市场化组织最大的特点就是用户导向、服务导向、效率导向,智库要虚心向企业学习市场化运营机制。智库主要提供文字产品,媒体敏锐独到的观察视角、生动活泼的语言风格、新颖畅达的传播载体都是智库急需补强的。对处于成长期的智库来说,对标优秀同行是快速提升咨政服务能力的重要方法,国际上很多知名智库在长期发展过程中积累形成了诸多成熟可靠的经验,对我国智库具有重要参考价值。智库咨政服务不断向更高水平迈进,就必须从哲学与实践层面总结形成规律性认识,及至形成一门学科。政治学、管理学、信息学、统计学等学科为智库学的形成提供了重要理论基础;公共政策学、高等教育学、商业咨询理论、领导科学、科学社会学等为智库建设运营提供了重要方法启示,这些都是构建智库科学的重要亲缘学科,要善于融会贯通、对接转化。

(作者系湖南省社科院(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智库办主任、湖南省智库学研究基地首席专家)


]]>

2023年03月27日 11:12
725
中国学界至少要打破美国智库三大“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