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书目 新书推荐

《追风》

黄兵

2022年08月09日 06:10

李成
《光明日报》( 2022年06月09日 11版)

《追风》 洪放 著 安徽文艺出版社

【光明书话】

在世界文学的格局里,中国改革题材的作品是一道独特的风景。这类后来被称之为改革文学的作品,应该说是与中国历史的新时期同步,也就是发轫于改革开放之初。其代表性作家就是蒋子龙,其代表作有《乔厂长上任记》和《赤橙黄绿青蓝紫》等,这些作品,以塑造英雄人物的浓墨重彩,展示了改革家登上历史舞台的不凡气势与除旧布新的一系列作为,并以此为改革文学的开场定下了基调。在这之后,随着改革进程的进一步深入,作家张洁以《沉重的翅膀》为题,写出了改革的艰难及其步履的蹒跚,而到了谈歌的《大厂》,让人看到国有企业的经营以及转型改制所带来的一线曙光。这些作品之所以给人留下难忘的印象,皆因把握住了时代的脉搏并且比较深刻地揭示了现实。

长篇小说《追风》是作家洪放新近出版的一部以改革为题材的力作。这部小说以恢宏的气势和饱满的热情,全景式地描绘了一个省会城市从困境中寻觅路径、乘势而为,不断崛起、赢得快速发展的过程。凸显了一群改革者准确把握时代动向,在改革开放进入新阶段的历史背景下,迎难而上、实现经济结构迭代升级而付出的努力,通过一座城市以破茧而出的勇气实现根本性改变的动人情景,为中国城市的快速发展谱写了一曲赞歌,这部作品可以看作中国改革文学的最新成果。

《追风》所塑造的改革之城是我国中部某省的省会城市,它拥有相当强的科技实力,不仅有一所著名的科技大学坐落此城,还有诸多国家级科研院所落户。这样的城市本应有所作为,但在曾经的一度辉煌之后却陷入“尴尬”局面:虽然拥有雄厚的科技实力,可是科技成果却藏在深水之下,与企业和实际生产脱节,使该城的生产总值长期在低位徘徊。这一巨大的反差所形成的沟壑在全国发展的新形势下势必要填平,于是一批不甘落后的人们特别是那闪烁着时代光芒的改革者便登上了舞台。

小说以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杜光辉”来南州挂职副市长作为开篇。杜光辉虽无从政经验,但他带着对这座城市的深厚感情而来,因为他就是在这座城市的科大读了大学,在这里不仅留有奋斗的足迹,还有初恋的美好记忆及其哀痛。这也使得他很快融入这座城市,并得到留在该城发展的老同学的支持,能够比较快地形成工作思路,准确地抓住这个城市存在的根本性问题,有针对性地进行改革的布局,挥写出了几篇大手笔的改革篇章。其中为洗衣机厂解困而促成其与优质企业的合并重组只是一序章,接着又力排众议,引进高科技企业“东方电子”,方为掀动科技引领城市改革的第一大高潮;接下来还有一系列对创新型企业的支持与对旧企业的转型改造,而后是为先进科技“存储芯片”研发项目落户南州竭尽心力,最终如愿以偿,加上老城区的改造,稳定人才工程以及科创园的创立等一系列举措,使这座城的经济格局大为改变,一个全新的以先进科技为发展动力的城市呼之欲出,并赢得“全国科技中心城市”的桂冠。

作者准确地把握了当下中国城市发展的大势,所以能够抓住科技在城市转型升级当中所起到的引领作用这一红线,典型性地写出了一个城市因为坚定不移地走科技兴城之路从而迎来了焕然一新的局面,为时代留影,为中国城市的快速发展提供模板。作者把我们带入中国改革的第一线,让我们感受到中国城市的发展态势。当然,小说中的南州赢得这一局面,也并非一帆风顺,在一些具体项目上也有许多人持不同意见,但幸运的是几个主要的改革者对利用科技赢得发展生机的认识是一致的,通过进行全市性的大讨论,统一了思想,改革措施才能顺利展开。这一过程让我们看到了他们的勇气与魄力,也看到改革之舟乘风破浪的动力与魅力,而所乘之风正是中国改革进入新时代,全国上下达成的用科技引领发展的共识和国家出台的相关政策,所以说南州的成功,是得时代之力,是“天时、地利、人和”合力的结果。

《追风》是一部构思缜密、结构完整的长篇,它抓住了南州发展的关键节点,写出了一座城市的改革与发展史。但它没有仅仅局限写改革激流的汹涌澎湃,也把笔触伸向生活的各个层面,二者完美结合,相得益彰,使这部小说有了一种浓郁的生活气息,从而更为生动,更真实可感。

《追风》塑造的主人公杜光辉是一个可以进入改革文学画廊的人物,他的身上体现了一定的独特性和新意。杜光辉作为一名长期在研究机构做理论研究的工作人员,他对国家的战略决策,对国内国外的发展趋势有敏锐的洞察与前瞻性的理解。作为一名相对比较“纯”的高级知识分子,他始终保持着自己的知识修养而显示出相当的儒雅气质。正是基于这些,使他在工作中不仅保持着锐气,也坚持着理性,同时还可贵地具有一份感性色彩。如他在遭遇挫折尤其是因被两次举报而一再接受纪委调查时,他也屡生退意,几次写好了自己的请调报告。但他最终还是被南州这块风生水起的热土所深深吸引,在这里找到了安身立命之所也找到了情感归宿。杜光辉不像蒋子龙笔下的乔光朴式的改革家那样勇于横刀立马,向阻力火力全开,他更多的是温文尔雅,善于处理各种矛盾,善于抓住时机推进,他的襟抱与情怀征服了所有的人。虽然围绕着改革,南州其实也处处存在阻力,许多项目的上与下一直有各种势力在博弈,但总的来说,这一轮以科技引领的改革浪潮在南州可谓水到渠成,这些都增强了这部小说的真实感,也让主人公杜光辉在读者心中留下深刻印象。

读完这部小说不由得让我们思考:为什么数千年来,中国虽历经磨难,但中华文明却始终保持着生生不息的活力?原因就在于一代代人总是有锐意求新的意志与努力。古人讲“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周虽旧邦,其命维新”。中国科技一百年来也正从跟跑到并跑再到领跑,就是这种“维新”的结果。这种一意求新,实际上就是这部长篇小说书名所昭示的“追风”。正如书中有一段文字写到,杜光辉仰望天空,由泰戈尔的诗句联想到唐铭书记对“追风的城市”的定位:

然后他们说到南州,说到南州正在推行的科技创新,唐铭说,这也是一次追风行动。南州就是一座追风之城。杜光辉觉得“追风之城”这四个字概括得太准确了。科技就是风,神游八极的风,驰然物外的风,改变现实的风,展望未来的风……

(作者:李成,系新华出版社编辑)


]]>

2022年08月09日 14:12
1417
《中西文明根性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