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简介 新书推荐

取乎学,传诸学

读《甲骨文常用字字典》

孙喜

2019年07月18日 01:46

赵鹏
《 中华读书报 》( 2019年07月10日 16 版)

《甲骨文常用字字典》是由刘钊先生与冯克坚先生主编的一部甲骨文字形与现代汉字相对照的字典。该书以刘钊先生主编的《新甲骨文编》(增订本)为主要依据,所录甲骨文以学界基本达成共识的考释成果为主。书名为“常用字”字典,形式也以简洁明了为主,应该说是走普及路线,为更广大的非专业读者服务,便于他们接触甲骨文、靠近甲骨文。但在普及的面貌之后,蕴含的是深厚的学术积累、对学术动态的全面把握,和精益求精的用心。

  一、收入最新甲骨文研究成果

此书选择字形,反映了最新甲骨著录成果。字形的选择不仅限于《合集》《合补》等大宗著录书,还注意到以往著录书,如《存补》《德瑞荷比》《明后》《南坊》等。民间藏甲骨著录书,如《辑佚》《殷遗》。新出著录书,如《旅藏》《村中南》等。散见甲骨著录,如大司空刻辞牛骨。殷墟以外甲骨,如:大辛庄、周原、周公庙甲骨。(按:以上著作均为简称,全称详见《甲骨文常用字字典》卷首《字形出处简称表》)尤其是大司空刻辞牛骨,为《考古》2018年第3期最新刊布的一版甲骨记事刻辞,本书也加以收录。可见,本书所录甲骨文字形的广泛与新进程度。

字形认定反映了最新的文字考释成果。如第42页的“颠”,第53页的“凡”,第226页的“同”,第64页的“羔”,第73页的“祼”,第297页的“瓒”,第90页的“或”,第111页的“阱”、“粱”,第133页的“临”,第175页的“掔”,第192页的“扫”,第214页的“欶”、第218页的“速”,第220页的“穗”等等。尤其是第196页的“觞”是2018年8月新出版的《古文字研究》第三十二辑的新成果。甚至像第130页的“联”是学者尚未正式发表的考释成果。可以说,这些年甲骨文字考释的优秀成果,本书都吸纳进来了。

  二、讲究甲骨字形的选用

书中选用字形体现了“甲骨字形以清晰和典型为首选”的特点,如:第6页“保”字选用了《赫赫宗周》(台北故宫特展书)中的字形,第9页“鼻”字选用《南坊》4.158字形,第316页“鼄”字选用《存补》5.3.22的字形。

书中所录字形,很注意对甲骨文字的造字理据的表达。如:第65页《屯南》2194的“戈”,第143页《合集》19813的“马”,第207页《花东》304和446的“首”,第286页《合集》27456中的“鱼”,第161页的“辇”等,很注意对甲骨文字象形程度的反映,突出了甲骨文字象形性的特征。第60页《合集》5810师宾间类的“斧”,第74页《合集》28002的“归”,《英藏》2674的“壶”,第113页的“阄”,第137页《合集》21099的“聋”等体现了对形声字形的关注。

  三、设计用心,方便使用

书中甲骨文字排序,跳出了传统“甲骨文编”或“甲骨字表”等工具书按《说文》部首或类的方式编排,采用按音序排列甲骨文字的方式,方便查阅。凡是《新华字典》的熟练使用者,都能够直接翻阅到所查文字所在页码。另外,字典有两种检索方式,一是“笔画检索”(基本同于《汉语大字典》),一是“拼音检索”,使用者可以方便快捷地查找到所需甲骨字形。

字形下附字形出处,便于使用者追根溯源,查找文字所在辞例及语境。“通用为”扩大了甲骨文在书法等方面的使用范围并使所选用的文字有所依托。

另外,从我个人的专业理解来说,对此书也有一些建议。比如,有些地方可以选用更能反映学术发展问题的字形。如:第95页“吉”字多选择的是“戈头”形,没有明确殷墟甲骨文的“钺”头形,“戈头吉系”“钺头吉系”关系到无名组卜辞分类的问题,还是以选入明确“钺”头字形为宜。第105页的“郊”,见于第79页的“蒿”,字头下应该选一个类似《合集》28111中的“蒿”形,因为这个字形关乎到对“亳社”认知的修正。另外,对个别字形可以综合考虑,如:第81、82页的“黑”字与第109页《合集》10192的“堇”字,基本同形。第109页的“堇”字,可能还是“艰”字,这在花东甲骨可以得到很好的证明,若此,可以合并到103页“艰”字条。第312页的“栉”是一个从即从燎的字,还可以考虑对这个字的隶定是否合适。当然,这仅是笔者一孔之见,有待学界进一步研究。

最后想提一句的是,本书的形式亦让人赞赏。排版中,甲骨文字字形处理准确清晰,保持了甲骨文字的原汁原味,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每页甲骨字形排版疏密得当,赏心悦目。书的开本与重量便于翻阅。圆脊设计美观且方便打开。硬质的书皮耐磨损,适合工具书的高使用频率。方方面面都体现了出版方的用心,非常体贴而人性化。

总的来说,这是一本制作精良、使用方便、吸收了最新的甲骨文研究成果、可以放心使用的甲骨文常用字字典。希望在甲骨文发现120周年之际,这本书能够让更多的读者了解甲骨文,不再对这种古老的文字敬而远之。 


]]>

2019年07月18日 09:46
324
来自图书馆一线的深度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