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生论坛 研究生教育 教育机构 机构设置 社科院简介

重大突发事件的谣言控制——以汶川5.12地震为例

——以汶川5.12地震为例

超级管理员

2008年12月01日 03:09

.

    [摘要] 科学地分析与控制谣言,以最大可能地避免谣言带来的社会危害,对构建和谐社会有着重要意义。本文从谣言产生时间、内容、传播方式、起因、影响因素等方面对5.12震后谣言进行了分析,在此基础上对重大突发事件中的谣言控制提供了对策。

    [关键词] 重大突发事件;谣言控制;5.12地震

    近几年,SARS疫情、禽流感、松花江水污染等重大突发事件之后产生的谣言现象,逐渐受到学界和社会关注,并引发了对谣言传播深层机制的思考。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后的谣言传播现象,使以往各种谣言传播方式得以集中呈现,同时又具备了一些新的特点。这为我们分析谣言传播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契机。如何与时俱进地分析与控制谣言,以最大可能地避免谣言带来的社会危害,为构建和谐社会提供智力支持,是笔者思考的出发点。本文基于对汶川5.12大地震震后谣言的分析,对谣言传播现象及其深层机制进行了思考,并提出了相应的对策。

     
    一、5.12汶川地震中谣言分析

    5.12地震后,谣言借助网络发布、手机短信、人际口传等方式迅速扩散,以下为影响较大的谣言:
   
     
    

    时间

    谣言内容

    谣言产生初时的传播方式

    起因

    辟谣时间、方式

    5月12日17时前后

    这次地震有可能是人为的,与美国有关。

    互联网

    提高点击率

    14日将其抓获。

    5月12日

    当晚10到12点北京局部地区有2-6级地震。

    互联网

    未知

    当日,北京市地震局辟谣称,该说法纯属谣言,近期北京地区不会发生破坏性(5级以上)地震。

    5月13日凌晨2时

    有关四川汶川地震情况报道不实。

    互联网

    提高点击率

    15日,该人被警方拘留。

    5月14日

    都江堰化工厂爆炸,水源被污染。引发成都市居民争相购水。

    互联网

    未知

    四川省抗震救灾应急中心于14日12时30分紧急辟谣。成都市政府秘书长毛志雄已经通过电视等当地媒体,向公众作了解释。

    5月14日

    都江堰某化工厂发生爆炸引发泄漏,引发万人恐慌转移。

    互联网

    未知

    当地政府通过媒体发布权威信息、工作人员现场宣传、告市民书、警告散谣市民等方式成功制止并劝回。

    5月15日

    当晚将发生大地震。

    手机

    未知

    达州市防震办公室紧急辟谣,发布公告。

    5月16日

    6月中旬广东将有9.4级大地震,余震达3000多次。

    手机

    恶作剧

    20日,当地警方破获此案件。

    5月24日[1]前后

    江油地震灾区的儿童被拐。

    互联网

    未知

    5月30日晚,四川省公安厅办公室主任张光华在抗震救灾新闻发布会上澄清。

    5月27日

    当天要发生大地震。

    未知

    未知

    28日下午,四川省人民政府新闻发布会上,四川省地震局预报研究所所长程万正辟谣。成都电视一台采访成都市防震减灾局局长陈代生辟谣。

    5月28日前后

    唐家山堰塞湖坝顶“正在泄洪”和“出动轰炸机炸坝”。

    未知

    未知

    媒体采访水利专家辟谣。

    5月28日前后

    一些官兵得了尸毒。

    互联网

    未知

    媒体采访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辟谣。

    5月28日晚

    陕西地震信息网遭遇黑客攻击,黑客在网站首页留下一条题为“网站出现重大安全漏洞”的虚假信息。

    互联网

    未知

    网站工作人员及时进行了处理。

    5月29日晚

    黑客攻击陕西地震信息网站,在网站首页上发布了“23时30分陕西等地会有强烈地震发生”的虚假信息

    互联网

    未知

    一方面陕西地震局在网站上紧急发布消息辟谣,一方面通过西部网和陕西电视台等媒体发布公告。6月3日将嫌疑人抓获。

    5月31日-6月2日[2]

    广西地震局官方网站连续遭到黑客攻击。黑客篡改网站数据资料,发布近期将发生地震的虚假信息。

    互联网

    未知

    6月4日,专案组在苏州警方的帮助下,抓获犯罪嫌疑人。

    6月3日左右

    广州将发生大地震。

    互联网

    未知

    广东省地震局予以澄清。
表1 震后影响较大的谣言[3]

    (一) 谣言产生时间分析

    

    
2 谣言发生频率图

    由表2可以看出,地震刚刚发生后三天内及两周后形成了谣言传播的两次高峰状态。一般而言,地震刚发生之后为民众的心理最紧张时期。而震后两周,民众刚从紧张心理状态中得以恢复。

    (二)谣言内容分析

    谣言主要有直接谣言与伴生谣言两种。前者直接针对事件本身,后者为直接事件所引发的相关事件。地震之后影响较大的谣言中,有关地震的直接谣言达到10次,其他伴生谣言如水源污染、灾区儿童被拐等方面的谣言达5次。  

    (三)谣言传播方式分析

    信息时代,所有谣言产生之后都会迅速借助人际、群体以及媒介传播等多种传播方式进行扩散,因此,谣言传播方式的差异是指某一具体谣言产生初时的传播方式。本次统计所列举的网络、手机、未知[4]三种方式,依据有关资料明确提供的谣言起始渠道列出。由表3可以看出,由网络传播的谣言有11次,由手机传播的谣言有2次,未知[5]方式传播的谣言有2次。

    

表3 汶川地震影响较大的谣言产生初时的传播方式 

    (四)谣言起因分析

    震后多数谣言通过一传十、十传百,参与和受影响人数呈几何级数增长,并且传播速度快、波及面宽。尤其是网络、手机等现代高技术工具的普及,使谣言传播突破了时空界限,可以瞬间传遍四面八方。一经发现,覆盖面已然扩大,因此寻觅谣言发起者更加困难,甚至无从追寻谣言发起者或追溯谣言起因。根据表1,目前所知的谣言起因中,2次是为提高点击率,1次是出于恶作剧心理。

    关于传谣心理,卡普费雷(Kapferer)曾做过描述,他认为传播谣言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可能是因为这个信息满足了人们盼望或恐惧的心理,也可能是出于与群体态度保持一致、说服他人、以匿名的方式发泄、娱乐、引为谈资等心理。  

    (五)影响谣言传播因素分析

    关于谣言产生的机制,已有很多学者进行过研究。基本涉及以下几方面:

    1、重要度、模糊度

    美国社会心理学家奥尔波特(G. W. Allport)等人在二战期间曾对谣言问题进行过专题研究。他们认为谣言流通量与该问题的重要性和涉及该问题的证据的暧昧性之乘积成正比,用公式可表示为:R(谣言)=i(重要性)×a(模糊性),其中,R代表谣言(rumor),I代表重要度(importance),a代表模糊度(ambiguity)。

    在此基础上,1953年,克罗斯也提出了信息的重要性与模糊性对谣言的影响,他提出的决定谣言产生的公式:R= I×a×c中。其中,c代表听者的批判能力(critical ability),主要指谣言参与者和受影响者对谣言传播内容的信任程度。该公式说明了谣言的传播必须具备的两个基本条件:一是谣言传播的信息对于传谣者和听谣者具有某种重要性,二是真实的信息被某种模糊性掩盖了起来。上述表明:人们对事件越重视,信息越模糊,谣言的流量就越大,影响就越广。

    2、信息发出者的可信度

    彭德尔顿(Pendleton)认为,谣言作为信息,目的之一在于说服别人相信,而信息是否具有说服力,部分取决于信息发出者的可信度(credibility)。同时,他还总结了具备可信度与说服力的信息发出者所具备的三个特征,第一是专家的形象、丰富的知识、充分的经验;第二是安全、诚实的个人特质;第三是魄力,包含魅力、活力。在传播学里,更直接地体现为意见领袖对信息传播产生的影响。

    3、信谣人数

    信谣人群中,下一个人相信谣言的概率和信谣人数的比例有一种非线性的函数关系[6],即:相信谣言的人数越多,下一个人相信谣言的可能性越大。

    如表4所示,谣言传播存在两种可能,一种是大家都不相信谣言,一种是大家都相信谣言。相信谣言概率的人与当时信谣人数的比例存在一种正相关关系。这也就是谣言中的从众心理。

    

    
图4 信谣概率与信谣人数比例关系图

    

    根据表1列举的5.12震后的主要谣言,可以看出信息的重要度、模糊度,信息发出者的可信度,信谣人数比例等诸多因素对谣言的影响。譬如谣言内容大多是与地震预测、市民生活等重要事件有关,但是传播时,却清晰不足,模糊有余,出现了“一些”、“可能”、“有关”等字眼。再如,网络或手机传播谣言时往往会借助权威机构的影响力,黑客攻入地震网站传谣便是很明显的例子。又如,都江堰某化工厂发生爆炸引发泄漏,引发的万人恐慌转移,信谣人数众多,也对谣言散播也起到了促进作用。

    同时,在此次谣言危机传播中,也出现了新的因素:

    1、手机、网络的强力参与
手机、网络在谣言传播中的强力参与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成为绝大多数谣言产生的起点。二是使谣言传播产生“加速度”。传统社会谣言的传播过程一般是开始——饱和——低潮——消失。但是随着网络、手机等媒体的发展,谣言传播骤然加速,往往一开始便表现为一种高潮、饱和状态,然后逐步消失。

    2、技术因素

    以往对谣言的认知往往将其与技术剥离开来,但是震后有的谣言却借助高科技手段得以迅猛传播。如5月29日20时53分前后,陕西地震信息网遭到黑客袭击,网站主页上被发布了“23时30分陕西等地会有强烈地震发生”的虚假信息;5月31日、6月1日、2日,广西地震局官方网站连续遭到黑客攻击。黑客篡改网站数据资料,发布近期将发生地震的虚假信息。

    3、国际因素

    无论是谣言内容还是传播形式,都在全球一体化的过程中开始掺入国际化色彩。譬如5月12日的谣言:“这次地震是人为的,与美国有关”。再如6月23日印度《经济时报》曾报道一些反华团体建立了恶意网站,利用最近世界对中国地震的关注,散步各种有关于中国地震的谣言,诱导网络用户点击,从而达到控制其电脑的目的。
    

    另外,笔者也注意到,和本文文首提到的于地震之前发生的几次重大突发性事件相比,此次地震中、地震后发生的谣言现象种类更为繁多,次数更为频繁,可见谣言现象活跃程度和机制复杂性与突发事件的严重性存在正比关系。

    二、重大突发事件中的谣言控制

    谣言历来是突发事件的伴生物,对于个人、社会、国家都有极大的危害。由于重大突发事件中的谣言传播速度更快,后续影响更大,因此危害更大,这主要表现在:第一、对个人,可能影响其财产、生命安全;第二、对社会而言,重大突发事件下的谣言传播更容易演化为群体性行动,威胁社会稳定;第三,对国家而言,谣言如果被不法分子利用,可能会影响到国家安全。

    因此,根据前文分析,我们应当根据谣言传播的方式、影响因素等方面,实施综合性的谣言控制策略,这主要包含以下几方面:  

    (一)权威声音:“控制”与“引导”

    权威声音指的是在某个区域内起舆论主导作用的声音,具有决定性的权威力和影响力。现代社会中,权威声音一般由权威机构、主流媒体、专家等方发出。权威声音的有无、多少、快慢直接制约着谣言的数量、传播速度与持续时间。由表1可以看出,几乎每次震后谣言,都由政府机关、地震局、警方、媒体、专家准确、快速地发出“声音”, 并通过各种渠道放大、强化此“声音”进行辟谣,从而有效地控制了紧张局面,引导了社会舆论。譬如,5月14日中午,都江堰市化工厂爆炸导致水源污染的谣言传出后,引起市民恐慌,导致成都居民纷纷抢水。四川省抗震救灾应急中心于当日12时30分紧急辟谣。成都市政府秘书长毛志雄也通过电视等当地媒体进行辟谣。

    同时,此次地震还创新了权威声音的传达方式,这也权威声音控制与引导作用的一种体现。例如,5月27日,中国军网首次出现用于辟谣的“个人授权声明”:“今天,有门户网站称,国家水利部总工程师刘宁说唐家山堰塞湖已泄洪,还说刘宁建议用轰炸机炸坝。国家水利部总工程师、唐家山堰塞湖现场抢险指挥部副总指挥刘宁授权中国军网发表声明:这些纯属谣言。”[7]

    由上可见,权威声音在此次震后谣言控制中的表现表明:在控制谣言方面,权威声音所起的作用非常关键。因此,我们应当进一步加强权威声音的建设。

    (二)重视新媒体:“规范”与“利用”

    传统社会的谣言传播基本是人际口传式的。但是,信息化时代,互联网、手机的发明、普及却使当今社会进入了扁平化传播时代,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能够即时、自由、大量地传播信息。但是,技术和信息的高度发展的后果却是双刃剑,据统计,中国现已有超过4亿部移动电话,8亿部座机电话和1亿以上的网民,这表明:任何一个网站、一部电话都可能是一个独立的信息源,这就为信息管理带来了极大的不便。由表3可以看出,震后多数谣言的发起都是源自网络、手机等新媒体。同时,借助网络放射状和旋涡型的传播方式,谣言迅速取得了“众人渲染”的效果,甚至引发社会盲动行为,对个人、群体、国家造成危害。

    因此,此次地震让我们意识到,重大突发性事件中对网络、手机等新媒体的规范迫在眉睫。

    虽然我国目前已初步形成了网络信息传播的法律体系,如: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和《刑法》,编造疫情等恐怖信息进行传播,扰乱公共秩序的,需承担行政责任;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需承担刑事责任。关于网络信息传播法规,如《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等,对有害政治信息的传播做出了管理规定。《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规定:网站不得制作、复制、发布、传播含有反对宪法所确定的基本原则的;危害国家安全、泄漏国家秘密,颠覆国家政权,破坏国家统一的;损害国家荣誉和利益的;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破坏民族团结的;破坏国家宗教政策,宣扬邪教和封建迷信的;散布谣言,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社会稳定内容的信息。但是,针对此次地震谣言现象,上述法律规范仍然暴露出“规范不足”的问题:一方面,现有规范多为传统媒体管理机构管理范围的延伸;另一方面,对互联网的管理或相关信息的职权职责架构,或存在重叠,或依然存在真空地带。由于国家规范对现实信息问题的上述覆盖范围不足,从而使现有规范不能适应高速发展的网络社会在重大突发事件中信息管理的需要。

    目前我国手机用户接收短信是被动接收,手机短信发送者只要根据每个城市的号码段,进行随机组合后群发,一次便可发送上万条。因此针对此次地震中的手机传谣现象,国家亟需在相关信息管理和服务上做好规范工作。譬如说,是否可建立公共舆论监测制度,争取在谣言泛起之初便有所知觉;是否能设立便利的查询举报制度,以降低群众行使知情权的成本等;此外,在重大突发性事件中,移动通信运营商、网站等信息控制主体的作用如何,也应当进一步予以明确和具体的规范。

    此次地震中谣言控制一个经验是:国家应当充分利用好网络、手机进行辟谣工作,例如,“中国广播网中广论坛”等网站也开办了辟谣专帖的栏目;5.12地震后,成都市抗震救灾指挥部通过10086多次发布辟谣信息。这些有益的经验应当进一步总结。

    (三)重视前瞻性眼光:“防谣”与“辟谣”

    以前瞻性眼光防谣、辟谣,既体现在对谣言产生时间与传播内容的预测上,也体现在谣言传播中新技术的运用与重视国际化因素的渗入中。

    如表2对谣言发生频率所作的分析,谣言产生与受众紧张情绪有一定关系,但是这种关系并无定律可循。此次汶川地震的谣言传播,在震后两三天内形成高峰,之后在紧张情绪渐渐舒缓之后的两周后形成第二次传播高峰。可见对于谣言的防治应早有准备,且不能随着受众紧张情绪的缓解而放松警惕,而应以前瞻性眼光去冷观、静察、深思,防患未然。而由此次震后谣言的内容分析也可以看出,无关地震的谣言也为数不少,因此,地震发生后将谣言防治范围紧锁事件本身往往不能满足情势要求。“电视人联盟”的网站曾有网民发贴对此次地震谣言的阶段性特征作了总结和预测,[8]并提醒网民认真分辨。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完全可以走到谣言的前面,显然,这对于政府或者民众处理已经出现或可能出现的谣言都有所助益。

    另外,2007年,CNCERT/CC监测到中国大陆被篡改网站总数累积达61228个,比2006年增加了1.5倍。中国大陆政府网站被篡改数量达3407个。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2008年1月第2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中指出,我国网站的安全问题十分严峻,大量网站被黑客入侵和篡改,甚至被植入木马攻击程序,成为黑客的得力工具。利用网站操作系统的漏洞和WEB服务程序的SQL注入漏洞等,黑客能够得到Web服务器的控制权限,轻则篡改网页内容,重则窃取重要内部数据,使得更多网站访问者受到侵害,造成恶劣的影响[9]。表1中便有例证。因此,对于谣言的防治不能耽于传统手段,我们应当对当前的新技术保持应有的重视,尤其要增强权威媒体(含其电子媒体)的安全防范意识,保证权威媒体的信息安全。同时随着国际化程度的进一步加深,谣言内容与形式都带上国际化色彩,这促使我们对谣言的防止与治理不应固守一隅,而应立足于信息化时代全球性背景来应付突发重大性事件中的防谣和辟谣。

    (四)建立辟谣机制:“层级”与“联动”

    重大突发事件下谣言治理,不仅涉及到纵向部门的传递与沟通,而且还涉及到横向部门的协调与合作。传播过程中介环节越多,意味着不同层级政治区域利益发生冲突的概率越大;信息传播所经受的利益筛选次数越多,信息失真的频率和幅度也就越高。因此,要注重建立重大突发事件中的层级传播机制。这种层级传播机制至少应当具备两个鲜明特征:一是传播环节简化,使信息畅通无阻;二是借助新媒体,在政府与公众之间架起直接沟通的桥梁。只有这样,才可以保证权威信息在第一时间内发布,让谣言止于公开和即时。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如空降汶川伞兵死亡4人、失踪10人的谣言刚一出现,便被正面报道所淹没,甚至遭到众多网友的抨击。

    同时,辟谣中还要注重部门联动,社会参与。这种联动一方面表现在辟谣主体众多,如表1所示,震后辟谣方包含了执法机构、市政府、专业机构、媒体、专家等;一方面表现在同一个谣言的辟谣中,往往多个声音(包括主流声音)的同时出现,如针对5月27日可能会发生大地震的传言,28日四川省人民政府新闻发布会上,四川省地震局预报研究所所长程万正进行辟谣,同在28日,15:40分左右,成都电视一台采访成都市防震减灾局局长陈代生也进行了辟谣。同时,震后辟谣方式囊括了媒体发布、现场宣传、新闻发布会、告市民书、散发传单等多种方式或形式,从而在尽量广的范围内动员最大数量的社会群众参与到辟谣的阵营中,促使各种谣言在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中消弭于无形,向谣言控制的“群防群治”迈进了一大步。

    (五)把握时机:“趁早”与“适时”

    长期以来,在重大突发性事件发生后,某些机构、人员或担心舆论添乱,或寄望尽快解决,因此事件发生之后往往选择沉默,但在传播手段多样化的现代社会,这种紧要关头的“失语”丧失了引导舆论的主动权,给谣言传播留出了时间和空间,增大了处置公共事件的难度。因此,依据表4,辟谣要注重把握时机,从减少人群中相信谣言的比例、降低下一个人相信谣言的概率两个方面着手,“切断”谣言传播。把握时机有两个含义:一是“趁早”,结合“前瞻性眼光”,在谣言传播的早期阶段及早安排部署,明辨是非,以正视听,防止谣言扩散达到临界规模。二是“适时”,注重在谣言扩散态势减弱的时候进行辟谣工作。在谣言扩散的过程中,至少有两种情况下谣言会出现减弱的态势:一个是在互联网条件下,谣言虽凭借网络获得传播便利,却仍然不能单纯、完全依赖互联网进行传播,即:如果不借助其他传播方式,谣言在现有互联网络环境下传播的过程中必然会出现具有自身特点的复杂的衰弱现象。二是在人际传播中,个人的心理上得好恶因素决定了人类个体传播某个谣言的兴趣会随着多次收到同样的谣言而降低,即:当多次听说某一谣言时,个体会本能地认为该谣言已经广泛传播,从而减弱谣言自身的传播。[10]

    从多次重大突发事件之后谣言传播现象来看,谣言的产生对社会稳定与人民生活都形成了较大危害,因此只有重视谣言,破除谣言,才能有益于和谐社会的构建。综合以上论述,在谣言传播已具备国际化、高科技化色彩的情况下,我们唯有以前瞻性眼光、灵活性策略,把握时机,建立机制,才能在谣言之仗中立于不败之地!

      

    注释:

    [1] 5月24日为网上发布的有关此事件的帖子所显示的最早时间。

    [2] 为统计方便,将此次谣言发生时间计入5月30日-6月1日时间段。

    [3] 根据网上有关谣言的报道、帖子等经验材料整理而成。

    [4] “未知”指谣言产生时的传播方式无法追溯。

    [5] 注同[4]。

    [6] 参阅W. Brain Arthur,Increasing Returns and Path Dependence in the Economy, the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1994。
[7] 中国新闻网.汶川大地震一月祭:一场史无前例的救灾网络战役[OL],(http://www.chinanews.com.cn/gn/news/2008/06-12/1279293.shtml)。
[8] 电视人联盟网站.抵制谣言 净化网络空间 为地震辟谣[OL],(http://0991.5d6d.com/thread-3524-1-1.html)

    [9] 中国安全信息网.《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与政务网站信息安全[OL],

    ( http://www.hacker.cn/News/gnfg/2008-5-14/085141643I44H.shtml)

    [10] 窦文,王怀民,贾焰,邹鹏. 模拟谣言传播机制的无结构P2P网络中广播机制的研究[J].计算机研究与发展,2004(9).

    

    参考文献:

    [1]古斯塔夫·勒庞. 乌合之众[M],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

    [2]奥尔波特等. 谣言心理学[M],辽宁教育出版社,2003.

    [3]埃弗雷特·M·罗杰斯. 创新的扩散[M],中央编译出版社,2002.

    [4]胡钰. 大众传播效果问题与对策[M],新华出版社,2000.

    [5]Robert K. Merton. Social Theory and Social Structure. New York: The

    Free Press, 1968.

    (本文刊发于《西南民族大学学报》2008年第10期)

    


    (作者系四川省社会科学院新闻所助理研究员,四川大学博士生)

]]>

2013年09月28日 01:47
12442
我国城镇家庭社区养老模式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