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推荐 新闻中心

一个失落了的古蜀医学文明以舂容大雅的气概重显于世

——谈电视专题片《简牍探中华·天回医简》

管理员

2024年05月17日 01:32

谭继和
《四川日报》2024年05月17日

2012年,在天回镇——唐明皇逃蜀天回鸾驾之地标所在之处,发现了一个2000多年不见墨迹的古蜀传承的扁鹊医学文献——《天回医简》与鞣漆经脉点穴人像。它使一个已经失落了的、只有文献茫昧迷离、薪火若断若续而缺乏简牍传世证实的古蜀中医学文明破土而出,喷薄而发,闪现出神奇神妙、瑰玮绝丽的灿灿耀眼光芒,其中蕴含着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和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是古蜀中医学文化的生长点。它让幸运之神给予了找到这把“钥匙”的新时代索解和改写巴蜀医学史新一页的历史机遇。

著名学者柳长华先生率领的科研团队,经过近10年的保护和研究,终于还原了这件“最神怪”的“古蜀之书”(这里引用蒙文通老师评价巴蜀楚人著《山海经》的观点)的原始面貌,并且用数字科技制作出“天回医简数据库”,便于大众阅读,助力催生出“大众化的中华简牍解读学”。

《简牍探中华·天回医简》电视专题片给予我的感受和启发是多元的,最宝贵的启迪乃如上述。作为有幸被该片编导组邀请的“指导专家”,实际上是第一读者的我与李海毅先生,要正心诚意地为该片大大点赞,因为确实得到了一种难得的心灵美学境界享受。

该片没有用教诲的口吻讲我们学者爱讲的学术大道理、术语,而是把简牍里的中国心,放在一个医工弓先生的日常生活故事里,以生活细节故事展现出“医者仁人之心,中国之心”的大道理。亲近基层大众生活,这是《简牍探中华》的特点,在本篇中得到了充分体现。

弓先生累次领读“心,病之正,极微极精,以观死生,可十全”。一听到这里,我就想到扁鹊医学是源于中华文化元典。《尚书·大禹谟》云:“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这就是扁鹊治病医德的源头。

关于中医学三大世系,柳长华等先生有精深研究,我不再饶舌。我想特别说一说该片充满巴蜀文化语境和特色的细节。

弓用药“蜀椒”加“附子”。“蜀椒”是古蜀 3000年前“尚滋味,好辛香”传统的第一代表性食药物,“附子”是蜀中扶阳医学派用药的特色。

弓与鹂子日常事业中产生爱情的故事,别出心裁,显示出医者“重民心、重民生、富民彝的仁心”大道理,这里的寓意是大禹说的“民为邦本,本固邦宁”的第一个华夏家训。我们对虚构故事中的“弓”的亲敬,源头在大禹以民为重、天下为公的华夏家国情怀的文脉传承。医工医长故事中不顾个人安危、防疫治疫的平常心,使我们感受到其中蕴含着炎黄华夏“天聪明自我民聪明,天明畏自我民明威”。天人合一、万物和谐相生的仁人之心,是古蜀百姓的情怀。

“弓”的故事放在汉景帝、汉武帝“文翁倡其教,相如为之师”的文翁化蜀的历史环境语境里,这是聪明之举。因为医界、学界、考古界还在探索天回老官山汉墓具体主人是谁这个历史之谜的过程中,先把他放在文翁治蜀时代,这符合文化发展的逻辑与历史进程相一致的规律,也是西汉盛世时代成都作为全国五大都会(陈子昂语)之一的实际。

司马相如是蜀中第一位注意写本草药用的学者,他的《凡将篇》残句里就有“乌喙、桔梗、芫华、款冬、贝母、芒消、莞椒、茱萸、芍药”等中药名,可见西蜀“辞赋之宗”对中医本草学的贡献。在文翁石室讲堂里,相如讲学,应该有神农本草学和扁鹊医学在内。

“中医”这个名称,历史上第一次确立,是《汉书·艺文志》。文人学者与中医大师互相敬慕、互相交融,甚至学术术语与中医术语互相借用,互融互通,也有数千年历史,这是中华传统文化独有的特点。如经络医学术语“经络”“经脉”“十二经脉”“奇经八脉”“端络经脉、会通六合”等,变为文化学的“文脉”“文化脉络”“文化基因”“古今会通”。文化学的“阴阳五行为基”又为医学所使用。文化学与中医学互相融合,互相印证、互相补充,直到现今还是如此互相反哺。所以,德国中医学家曼福瑞德·波克特语:“中医学是‘真正意义上的人类医学’。”中医学是守祖宗之正,传医经义理训诂解读之脉,创现代生命科学研究之新的开拓之学的范例,是进入中华文化宝库的钥匙。

弓讲齐语的故事,自然使人联想到文翁兴学,促动着蜀学向京师儒学的转型,“其学比于齐鲁。”齐鲁与巴蜀,一在东一在西,从来是互相交流融汇的两兄弟,从来比肩发展,比肩竞艺,语言上自然互相交流。

《天回医简》还有一引人注目的创意,根据“医简”中敝昔即鷩鹊,亦即扁鹊的文字学考证,幻化出“羽化飞仙”的凤凰仙鸟,数次出现在观众面前,这引起观众对古蜀文明的回忆。

三星堆与金沙的人面鸟身、人身鸟足、青铜羽人、青铜杜鹃以及众多青铜鸟与翅膀饰件,特别是顶尊反转曲身飞翔双足举着双鹰的“肉身能飞,其翔似鸟”的青铜羽人像,和融进太阳中追求光明的太阳神鸟形象,与扁鹊、鹂儿的理想对照,可以看出古蜀文明人的理想,已经由对“自然宇宙”的向往,进到“文化宇宙”的美学创造的境界。让鷩鹊形象,给观众以无限的“历史空间”和“想象空间”,让观众体味古蜀人“贮千古,凌万乘”的英雄气概、“大哉乾元”的磅礴神力,和古蜀人上对宇宙、下对人类身体健康奥秘的永恒探索,“控引天地,错综古今”的“非常之人”(司马相如语)的精神。

由中华文明母体生长出的浩然民族魂,深厚家国情,浪漫中华梦和天人合一的人类健康信念,便是我们体味到的古蜀文明的韵味。

点击查看





]]>

2024年05月17日 09:35
865
李明泉:建好用好长江国家文化公园